万古帝皇

第122章 瞬流剑

第122章 瞬流剑

白影闪烁,弈倾天脚步轻轻踏在雪地之上,卸去尸王的反弹之力。

没有理会尸王的震惊,弈倾天面上却是流露出趣味之色来。

方才,尸王后背脊柱位置的那股反弹之力,可是有些古怪啊!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尸王老人家,我们可是已经有着三月时间没见到了,您老人家是不是该把眼睛狠狠刮上三十遍,再来看看我啊!”

弈倾天嘴角挑起一个戏虐的弧度,饶有趣味地看着尸王。

“该死啊!”,被弈倾天一招柔字诀轰炸,尸王身上黑袍,已经化作片片黑色蝴蝶纷飞开来,露出内里的面容来。

对方的面容,却是不同于被弈倾天斩杀的腐尸那般恶心,整个身体看起来就像是干燥至极的木乃伊一般。

让弈倾天感兴趣的是,尸王的背后,露出一条黑色尾巴一样的东西,一直从颈部蔓延而下,拖到腰部,煞是恶心!

“弈倾天!就算是你修为突破到先天七重天,但是,没有突破真罡之境,你在我眼中,还是一个渣渣!今天,你必死无疑!”。

尸王咬牙切齿的瞪视着弈倾天,他发誓一定要宰了弈倾天,然后将对方炼制成一具新的腐尸,让弈倾天一直行尸走肉的生活下去。

话音刚落下,尸王身后猛然荡漾出两道锋锐的黑色光波,而尸王背后,诡异的黑色尾巴一样的东西,猛然发出布帛的撕扯声。

随即,那诡异的东西,就像是一匹布匹,被狠狠从中间撕裂开来一般。

裂开的黑色融合着光波,瞬间就是向着两边延伸开来,像是展开的羽翼一般。

“给我死来!”

尸王一声大吼,身子不动,背后裂开的羽翼,却是瞬间化作两只庞大的黑色巨手,向着弈倾天狠狠捏来!

看着尸王的变身,弈倾天面上,也是不由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目光静静凝视着向着自己捏来的两只魔掌,弈倾天脚步踏在地面上,微微陷入雪地中,双掌微微团起,一道圆球猛然浮现在弈倾天双掌之间,被弈倾天团在胸前。

球面水波流转,蓝芒微微闪现,弈倾天猛然轻捏住对方的一对魔掌,水球轻轻团住对方的魔掌,一阵波动交错,随即便是错开对方的攻击。

两只魔掌交错着,向着弈倾天身后爆射而出!

“弈倾天,你以为,这样就能躲过我的攻击了吗?痴心妄想!”,眼见弈倾天轻而易举地就是化解了自己的一次攻击,尸王面色微变。

被拉伸开来的魔之手臂一阵晃荡,随即,便是见到,被弈倾天错开到身后的魔掌,猛然一阵扭曲,一个急速弯折,微微一滞后,便是再度向着弈倾天狠狠轰来!

弈倾天看着这一幕,眉头不由微微一皱,脚下踩着瞬之步,瞬间就是化作一道白色流光,闪开攻击,出现在手掌攻击之外。

“魔虫,给我吸!”

尸王见到弈倾天再度躲开自己的攻击,面上却是不露声色。

一声冷喝传出,便是见到探出的魔掌之上,猛然鼓起一个个小小肉包。

随即在弈倾天有些古怪的目光之中,肉包猛然就是破裂开来,化作一个个的细小触角,触角前端露出一个个黑洞一般的圆形小嘴,直直对着弈倾天。

同时一股庞大的吸力,从出现的小嘴之中猛然传出,成百上千的黑色小嘴,同时释放出吸力。

弈倾天身遭空间的一切瞬间就是一空,化为虚无,全部都是被尸王吞噬的一干二净。

弈倾天的身体,也是不由自主的向着对方移动过去。

更加让弈倾天感到有些惊讶的是,在对方古怪的吸力影响下,他自身丹田之中的元气,隐隐间有些波动起来,不受抑制的向外逸散开来,化作缕缕黑烟,不断飘散到黑洞小嘴中。

“嗯?这东西、居然能够吸收我的元气?这到底是对方的兵器,还是对方身体的一部分?”

看到弈倾天脸上微变之色,尸王不由猖狂一笑,“小兔崽子,老夫这只手臂乃是少主特意赐予老夫,为老夫转接的真正魔族手臂,

就算是与老夫同等级的真罡强者,分分钟就会被老夫吸干元气而死,你这渣渣,老夫随时就能秒杀你!”

“喔?真是这样吗?”,弈倾天淡淡一笑,体内太极玄心诀运转开来,瞬时就是抑制住了丹田之中元气的消散。

感受到变化,尸王有些不可置信地瞪着弈倾天,“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抵挡着住老夫魔虫的吸力?!”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你不能接受,只是因为你没见过而已!”。

目光一冷,弈倾天冷冷看着尸王,藐视道:“就像是,你从来不知道,我一直就是在拿你作为试探我实力的踏脚石一般!”

冷冷的话音刚落,弈倾天身体上,一道白芒猛然闪现而出,像是轻薄的蝉翼一般,急速划过长空。

来回几个闪烁,瞬间就是将尸王魔掌之上的触角统统割裂开来,化作魔气消散在空中。

“怎么可能?!瞬流剑!这是瞬流剑!?你怎么会?!”

尸王发绿的眼珠瞪出眶外,先前,弈倾天使用瞬之步的时候,他心中就是已经有着惊讶了。

但是,毕竟瞬之步在魔族收集的武学之中,也就是渣渣级别的三流货色,虽然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还真是宝贝一般的存在······

尸王也只是以为,这只是弈倾天从影子首领那里学的,毕竟,影子首领就是死在弈倾天手中的,想要逼迫一个女子,而且还是一个绝色的女子,交代一些东西,能够动用的手段还是挺多的······

所以,对于弈倾天能够使出瞬之步,尸王毫不惊讶,但是,弈倾天居然还学会了瞬流剑,尸王心中只有一片惊骇了。

这门武学,可是那位君王大人早年时期的成名武学!

能够学到这门武学的,在天荒山脉的这个魔族据点之中,无一不是地位超然之辈!

弈倾天怎么能够学会这门武学?

就在尸王为眼前所见感到惊讶的时候。

弈倾天冷冷的话音,却是犹如恶魔低吟一般,在尸王耳边响起。

“与敌交战,居然还敢分心,这是你们魔族送死的优良传统吗?”

话音落下,一道幽黑的光剑再度浮现出来。

犹如慑人的黑洞一般,吞噬周遭一切的光线,内敛的光华,非但没有减轻它的锋芒,更是透露出一股难以掩饰的慑人气息。

“瞬流剑!”

急速割裂,带起无形的风痕!

幽黑光剑,瞬间在尸王背后轻轻划过,一闪而逝!

在弈倾天元气的克制作用下,尸王背后嫁接的魔之手臂,瞬间就是齐整光滑的掉落地面,从尸王身上分离开来。

“啊!弈倾天!你该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