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24章 斩杀

第一百二十四章 斩杀

滔天的黑色洪流,夹杂着丝丝猩红,向着四周到处四窜开来。

就在尸王面色不定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猜测着弈倾天的生死的时候。

漫天的魔气,却是猛然一滞,随即像是江河倒灌一般,猛然向着下方回涌而来。

一个塌陷的能量漩涡,随即便是轰然出现。

漩涡中央,一道白色身影隐隐间矗立着······

“这小兔崽子到底有没有死?”,尸王盯视着那道有些模糊的身影,面上有些惊疑不定。

一咬牙,尸王低声自语道:“不管了!这小子太妖孽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老夫还是早些离开,至于报仇的事,以后机会多得是······”

心中决定已经下了,尸王有些不甘的瞪视着渐渐缩小的能量风暴,一个转身,便是准备离开。

就在此时。

弈倾天有些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戏虐的笑意,轰然炸响在尸王耳边,带起一阵心惊肉跳。

“哎呀!这招可真是不错,我险些就是撑不住了,尸王······还有没有更好的货色,拿给我尝尝。”

尸王心中虽然惊骇,面上却是一派的平静,缓缓转过身来,目光盯视着弈倾天。

衣袍的双袖已然炸成粉末,无袖破败的长衫穿在弈倾天身上,此刻倒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不过,看着弈倾天,尸王却是直接就是忽略了弈倾天的狼狈,目光紧紧盯视着弈倾天的双手,心中惊骇欲绝。

怎么可能?!

弈倾天微微一笑,脚步缓缓向前踏着,双手之中,却是分别团握着一个黑红的能量球。

丝丝魔气逸散开来,像是黑烟升腾在弈倾天身后,渲染着弈倾天周遭的一片空间,此刻的弈倾天好似成了魔王一般。

“这就是你的压轴绝学吗?尸王,你······要不要尝尝?”

淡淡的话音像是冰雪一般,轰然坠落,弈倾天双手轻松写意地向前一推。

两道黑色光球,瞬时激射而出,带起浓浓的黑炎。

尸王有些心惊胆战地看着这一幕,他的绝学威力如何,他自然是最清楚的。

这招魔光血闪,本来乃是蝠王一族的绝学,他之所以能够使用,也只是借助自爆魔之手臂的纯正魔气才能施展。

即便眼下这招经过弈倾天消融吞噬了一部分,但是,剩下来的这一部分能量,也是足够他喝一壶的了。

心中大骇,尸王全身魔气荡漾而出,大吼一声,“化虫飞流!”

瞬时,尸王整个身体便是猛然崩解开来,化作无数黑色甲虫,四散开来,密密麻麻,组织成一股黑色甲虫的墙壁。

这一招和腐尸当初垂死挣扎的一招相同,都是属于自残的招式,只是,如今由真罡之境的尸王施展出来,威力却是更胜许多。

“嗤啦!嗤啦!”

黑色能量球轰然撞击在虫网之上,压迫着整个虫网一阵凹陷,向外鼓出两个巨大的小山包,攻势却是被尸王挡下了。

看着渐渐消磨开来的黑色能量球,弈倾天冷然一笑,脚下踩着瞬之步,一个闪烁便是出现在虫网之前。

“弈倾天,你能杀的了我吗?这些黑虫,都是老夫的化身,只要逃出一只,老夫就能东山再起!”

黑色甲虫看着弈倾天逼杀而来,有些凶狠的叫嚣道,虫群有着四散开来的趋势。

嗡嗡的虫鸣,不断的从眼前的虫网之上传出,弈倾天嘴角就是划起一抹不屑的弧度,“现在才想逃?可能吗!”

剑指猛然化出,一道耀眼的金芒,猛然从弈倾天指尖闪现出来,化作无数细小的金色卍字印记,爆射进入虫群之中。

随即轰然爆开,整个天地,瞬时就是化作一片金色海洋一般。

四散开来的甲虫的身影,猛然在半空中一滞。

见此,弈倾天身影一闪,一道微不可查的红芒闪现,伴随着弈倾天的身影,穿过整个虫群,瞬息闪现在另一端。

红芒一闪而逝,弈倾天看都不看身后的景象,轻声低语道:“这尸王修为处在真罡之境,而且掌握了魔光血闪这样的自残招式,若是真正论起来,他的实力,怕是能够媲美真罡二重天的修者,

只是,我修炼着太极玄心诀,元气专门克制对方,再加上我的武道规则领悟远远超越对方,武学也是胜过对方,这才能够压制对方,

换做人类正道真罡修者,我怕是不能轻易取胜,除非借助一些外力······”

说话间,在弈倾天身后,漫天的黑色甲虫,突然闪现出一缕迷离的红芒,一股炽热的光华闪过,随即轰然碎裂开来,化作漫天的黑烟消散天地。

魔族一代真罡修为的强者,尸王,已然陨落!

“霍青、焦天龙,你们说······我该怎么对你们?还有那个藏在暗处的老鼠······”

轻声呢喃着,弈倾天脑海中浮现出三月前的一幕幕,眸子中寒光猛然爆射,杀机凛然。

就在此时,弈倾天目光猛然一转。

随即,一道金色光华,便是瞬间映入弈倾天眼帘,道道锋锐的气息荡漾而出,向着弈倾天割裂而来。

眼中白芒闪现,弈倾天双眼瞬间化作白瞳,金色光华外围闪耀的金芒。像是被剥离的一干二净一般,露出内里的面容。

“这是······”,脑海中闪现出那道奇怪的身影,弈倾天眼中不由流露出古怪之色。

白瞳之中猛然散发出一阵晦涩的波动,像是波纹一般荡漾到金色光华之中。

随即,弈倾天单手轻柔一探,分裂开来锋芒之气,犹如探囊取物一般,捏住内里。

金芒散去,瞬时,隐藏在其中的东西,没了遮掩,瞬间就是暴露在阳光底下了。

弈倾天看着在自己手中挣扎不停的小东西,面上古怪之色不减丝毫。

虽然,先前就是已经通过白瞳目睹了对方的真容,但是,等到对方真正暴露在阳光底下,弈倾天心中还是泛起奇怪的感觉。

“小东西,你要是再敢动个不停,信不信我立刻就把你烤了!”,感受着手掌之中不断荡漾的锋芒切割而出,划拉着火花盛开,弈倾天目光不由一冷。

这小东西,偷袭自己不说,被自己抓住了,居然还不安分,找死吗?

掌心柔字诀微吐,瞬间锋芒再度湮灭开来,露出一双瞪得老大的眼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