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40章 东郭先生

第140章 东郭先生

呆呆的站立了一会,明月楼主看着弈倾天消失的方向,嘴中轻声呢喃着:“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这就是你的选择吗?真是······可惜,又可敬啊”

明月楼主提醒弈倾天一番,也只是看在弈倾天天赋非凡,不忍心看着他这样的天才人物,就这般陨落。

如今知道了弈倾天的选择,明月楼主心中只剩下无尽的可惜了。

这样的天才,若是能够拉到他们的势力中,花个几十年的时间,绝对可以为他们的势力再度增加一个超级强者,能够在超级势力中说得上话的强者。

真是可惜啊

就在明月楼主心中惋惜之意流淌着的时候。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带着无尽的杀意,“楼主,那人已经走了,我们要不要斩杀他”

无声无息浮现出来的鬼婆婆,看着明月楼主,话语中带着对弈倾天无尽的杀意

回过神来,明月楼主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这个属下,有些意味深长地道:“你想杀他?鬼婆婆,你知道他是谁吗?”

裙摆微微浮动,明月楼主慵懒得躺在床榻之上。

鬼婆婆面上微微一愣,小心的问道:“这小子莫非来历不凡?就连楼主大人也是忌惮他?”

想起先前交手时,弈倾天的大势力量,鬼婆婆心中猛然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来。

“忌惮吗?也可以这样说吧”,明月楼主不置可否地轻声笑了笑。

随即看着有些紧张的鬼婆婆,明月楼主轻笑道:“啧啧这般年纪,这般恐怖的天赋,再加上对方诡秘的衍术,以及我获取的火极之力,鬼婆婆,你说,这个小子······会是谁呐”

听到这里,鬼婆婆面上已是冷汗涔涔留下。

这些信息一综合起来,一个独一无二的人物,便是突然浮现在鬼婆婆的脑海中。

不会真是那人吧?

想起当初这人的信息情报还是她亲自收集,鬼婆婆心中慌乱之色,更是浓重了几分。

明月楼主看着忐忑不安的鬼婆婆,不屑笑道:“就你?还想杀人家?对方不宰了你就是好事了,

根据那人的最新消息,弈倾天出关后,可是已经斩杀了魔族的一位尸王,而这尸王的修为,和你一样,嫁接了魔臂的尸王,手段更是要超出你一筹,弈倾天的元气,更是能够克制你们的这些存在,

现在,你还认为,你能够斩杀对方吗?”

“属下该死险些就是坏了楼主的大事”,鬼婆婆心中慌乱,身子猛然一软,就是跪倒在地。

明月楼主有些不屑地看了鬼婆婆一眼,冷然笑道:“根据我们和那人的约定,弈倾天,我们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对付的,或者说是亲自对付,

以着那人的性格,我们若是借助四大宗门的人,对付弈倾天,想必那人也是乐观其成的,

所以,你马上就给将弈倾天未死的消息传出去,务必要保证,四大宗门之中和弈倾天有仇的那些人,都能收到消息,我要让这些人齐聚问剑宗,

让弈倾天和他们彻底决裂”

“是楼主,属下这就去办”,鬼婆婆面上闪现出快意之色,恭敬的退出去了。

“弈倾天,我这也算是帮助你更快的成长起来啊你可······不要怪我啊再说,这也只是那人的意思而已,你要怪就怪那人吧”

明月楼主语气有些戏虐地低声响起,“只要你成长的够快,说不得,问剑宗还能有一线生机,只要在那一天到来之前······”

离开明月楼后,弈倾天便是马不停蹄地赶往问剑宗。

此次经过皓月城,在明月楼中的收获,也算是不凡了,不说交换所得的丹药,以及明月楼主的一个承诺,弈倾天感觉收获最大的还是验证了他心中的一丝猜想。

问剑宗果真是陷入巨大的危机了,而且,这个危机的来源,还是他最不愿意为敌的花弄影。

也不知道日后,两人之间会发生什么,是刀剑相向?还是其他什么······

“也不知道师父和无情姐他们有没有察觉到不对?”,弈倾天眉头微微皱起。

月清影的异常情况,慕容华等人应该已经从叶非叶等人口中知道了,有着烂柯寺相助,应该能不能够查出月清影身体上的异常问题。

心中念头泛着,弈倾天前行的脚步,却是猛然一停,疑惑地看着身前拦住自己的一群人。

“霍家主,就是这小子,方才在明月楼,明月楼主单独邀请这小子上了明月楼的第二层,这小子身上肯定是有着重宝,不然明,月楼主那般骄傲的天之骄女,怎么会邀请这个癞蛤蟆一样的狗东西”

说话这人一脸怨恨之色地看着弈倾天,好似弈倾天和他之间有着杀妻之仇一般。

弈倾天心中泛起古怪感觉,古怪地笑道:“我记得你,在明月楼,你被张宇刁难过,最后要不是我出手灭杀了张宇等人,怕是你最终难逃一死吧”

“你不出手,我的确是会死”,对方认同的点点头。

随即面色瞬间变得狰狞无比,有些咬牙切齿地恨声道:“可是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手,为什么不在对方威胁我之前就是出手,你就是想看我的笑话,对不对你这个渣渣,凭着运,修为比我高,就能这般戏弄我吗?我要让你死”

“呵呵居然、居然是这种原因?”,弈倾天心中泛起古怪的感觉,嘴角微微抽搐着,“这种心态,这种心理,我能说,这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吗?”

弈倾天抚了抚额头,有些头疼,心中念道。

千算万算,没想到救人一命反而被对方嫉恨

不知道,若是自己当时不出手,这家伙是不是反而会感谢自己?

心中念头泛起,弈倾天眼中泛着淡漠之色,淡淡道:“我赶时间,不准备和你们纠缠下去,若是你们再不让开,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惹怒我的下场,你们这些渣渣可是承受不起的”

慑人的眼神,带着无匹的压力压迫而来,对面那人面上猛然化作惨白之色,冷汗暴流而下。

就在此时,一股强悍的气势,猛然荡漾而出,破开弈倾天的精神压迫。

随即,一道有些和气的声音响起。

“小兄弟,这你可就是做的不对了,人家只是来找你要个说法,你却是要杀人家,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要不你直接道个歉,再拿些东西出来赔偿一下,聊表心意嘛”

弈倾天目光微微一转,看向眼前这位被称为霍家主的男子,冷笑道:“就算是我想杀对方,那又关你何事,轮得到你瞎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