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52章 好戏开场

第152章 好戏开场( 大章 )

擂台之上,赤色的火焰四窜开来,火舌吞吐之间,急促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整个擂台瞬间犹如人间炼狱一般!

眼前这幕,映入众人眼帘之中,一股压制不住的惊骇感,像是波浪一般,一波一波的袭来,渗入心间。

这么多火云丹一起引爆!这家伙······真是够狠得啊!

火云丹爆炸的威力,相当于先天五重天修为的修者全力一击,方才,弈倾天弹射而出的火云丹,少说也是有着五十多粒。

也就是说,烈阳门、天岱山的那一批弟子,一时间可是遭受了,五十多位先天五重天高手的密集轰炸。

这般攻击,谁能受得住?

“呵呵!这次,还真是对亏了明月楼主赠送我的火云丹,不然对付你们这些家伙,还真是会有些麻烦啊!”,随手挥开扑面而来的炽热火焰,弈倾天脚步轻踏在地面上,向着前方缓缓走去,眼光却是意味深长的投射到,慕容华旁边的那位白衣女子身上。

虽然,对方带着面纱,但是,弈倾天还是能够看出,对方就是明月楼的那位楼主。

他未死的消息,被人四处传开,让得烈飞云以及羽青阳等人,齐聚问剑宗,这件事,弈倾天可不认为和明月楼主没有关系······

既然对方有意激化他和两大宗门之间的矛盾,弈倾天不介意将对方也是拉下水,而且,他的话······可也是事实,火云丹,本来就是明月楼主赠送他嘛!

只是,作为交换,他也赠送了对方一对无根之花而已,仅此而已!

“哦?这火云丹,是楼主赠送给弈倾天的,楼主、楼主你和弈倾天,关系不错?”,闻言,烈焰面色微微一变,目光微微闪烁着看向明月楼主,试探着问道。

火云丹虽然对他来说,也不算是什么稀罕东西,更是不能对他这种强者造成任何伤害,但是,对于弈倾天这种修为的修者来说,却也算是不错的护身符了。

明月楼主既然能够赠送弈倾天火云丹,这两人的关系······可是不简单啊!

若是真的如此的话,以后,就算是他处理关于弈倾天的相关事务时,也不得不考虑一下明月楼主这方面了。

“呵呵!只是和弈倾天有过一次交易而已,弈倾天,算是我们明月楼的一个普通客户而已,烈焰门主不必多想。”,被弈倾天戏虐地看着,明月楼主心中升起一阵羞恼之意。

弈倾天这个家伙,居然胆敢如此,真是可恨啊!

虽然明月楼主口中说着她和弈倾天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烈焰面上却是仍旧是弥漫着一丝凝重之色。

不必多想?是让自己不要误会弈倾天和她的关系,还是,警告他不要在弈倾天身上多想?

烈焰心中的心思,弈倾天当然不知道,他也不企图自己随口一说,就能让烈焰和王琨对他忌惮无比,不再针对他。

他说出那番话的意图,也只是在烈焰和王琨心中埋下一颗种子而已,一颗怀疑的种子······这就够了!

火焰散开,现出擂台之上的场景。

只见两大宗门的内门弟子,此刻已然尽数瘫倒在地面上,整个擂台之上一片血色弥漫开来,残肢断臂七零八落的散开,勾勒出一幅人体组织的血色画面。

“这就是烈阳门、天岱山的两大天才吗?不过尔尔。”,弈倾天看着流淌到脚尖前的血流,步子微微一顿,淡漠地看着眼前七横八落躺着的众人。

烈飞云、羽青阳身上沾染着一片血色,虚弱的躺在血泊之中,已然失去一战之力了。

其他弟子,大部分都是被轰炸成血肉碎末,散落在地面上,只剩下几个修为强盛的弟子昏迷在地上。

这一幕,配合着弈倾天一尘不染的白衫,对比之下,显得刺目无比!

不过尔尔?

这句先前屡次被烈阳门天岱山弟子拿来,讥讽问剑宗的话语,此刻从弈倾天口中缓缓流淌而出,相比于他们那种嚣张的姿态,弈倾天这种淡然的姿态,那种骨子里的无视,却是显得更加的讽刺了。s173言情小说吧

两大宗门,众多的弟子听着这句话,脸上涨得发紫,心中羞辱之意,不可抑制的升起。

可是,就连烈飞云羽青阳师兄,都是奈何不了弈倾天,他们又能如何?只能怒瞪着弈倾天。

弈倾天冷然一笑,嘴角一撇,懒得理会这些人,“既然是生死战,那我怎么的,应该继续下去,让这场比斗有个完美的终点啊!”

指尖黑色元气萦绕而出,化作一个幽黑的光球,在弈倾天指尖不断跳跃着,随即,弈倾天剑指微微点出,缓缓刺向地面上的烈飞云等人。

眼见这一幕,王琨眼中浮现出一抹诡异之色。

就在此时,地面上,残肢断臂的掩盖下,一道血色身影,猛然爆窜而出,直奔弈倾天而来。

剑气缭绕而出,剑风瞬间扫向弈倾天!

“哼!早就是在等着你这只老鼠了!”,见此,弈倾天却是冷哼一声,随即剑指一移,瞬间点落,黑色光球像是炮弹一般,弹射而出,压制住对方的攻击。

一招挡住对方的偷袭,弈倾天动作不停,脚下踩着瞬之步,刹那间,就是逼近对方身体,变指为掌,柔字诀瞬间拍出。

“弈倾天,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实力果真是不凡,只是,你能破开真罡铠甲的防御吗?”,来人被弈倾天攻势一阻,速度猛然降了下来,现出人影来,正是先前败了慕容韵的李成阳。

对于弈倾天居然早就是在防备着他,李成阳心中也是有些惊讶,弈倾天一招败了两大宗门的内门弟子,按理说,心中应该有些轻视骄傲的情绪滋生出来。

而这也是他掩藏不出,准备给予弈倾天致命一击的最佳机会,可是,他没想到弈倾天居然丝毫都是没有放松,这小子真是有些可怕啊!

不过,自己有着真罡铠甲,而且自己修为比起对方要高上一筹,弈倾天就算是手段再出色,也绝对是奈何不了他!

“真罡铠甲,很牛逼吗?”,弈倾天眼中闪烁着诡异之色,当初尸王的真罡护罩,在他的转轮手之下,也是顷刻间就是破碎开来。

李成阳以着先天修为催动真罡铠甲,根本就不能发挥出真罡铠甲的全部威力,防御再强,比起尸王的护罩防御,还是要弱上几分的。

心中念头闪过,弈倾天掌心柔字诀浮现,轻柔的印在了李成阳的身体上。

“哈哈!弈倾天,你是在给我挠痒痒吗?”,占着真罡铠甲的防御,李成阳直接就是无视弈倾天的攻击,手中长剑挥动,璀璨的元气带着锋芒向着弈倾天切割而来。

不理会对方嘴中的挑衅,弈倾天脚下瞬之步闪现,躲开李成阳的攻击。

随即,整个人幻化出无数的残影,围绕着李成阳不停转动着,道道柔字诀掌印,更是犹如雨点一般,密集的拍击在李成阳身体上。

“你在干什么?!”,心中不安的情绪升起,李成阳大声怒吼道,长剑更是四处挥洒而出,只是,弈倾天全力施展瞬之步,速度之快,根本就不是李成阳可以追的上的。

随着弈倾天掌力不断的拍击,真罡铠甲之上密布的符文上,光泽渐渐紊乱起来,像是灯泡一般不停的闪烁着。

“这是······好诡异的招式,居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无视真罡铠甲的防御!”,慕容华看着擂台之上的一幕,眼中的担心之色渐渐褪去,他可是已经做好将弈倾天从擂台上拉下来的准备了。

没想到,弈倾天居然又是给他带来了一个惊喜!

能够透过真罡铠甲防御,直接攻击人体的······大势吗?这点,倒是和蓝枫羽师弟的领悟有些相似啊!

就在慕容华心念闪现之间。

擂台之上,弈倾天戏虐的笑声,再度缓缓荡漾开来,“这下子,你还认为,我破不开你的乌龟壳吗?”

话音未落,弈倾天脚步一定,顶着李成阳的身体,不断倒退开来,柔字诀更是不断的轰击在李成阳的胸腹之间。

被弈倾天先前一番密集攻击,李成阳只感觉身体四处关节都是软化了一般,一点力气都是使不上。

此刻,李成阳再度被弈倾天顶着拍击,彻骨的疼痛像是波浪一般,轰击在五脏六腑,血液瞬间喷洒而出。

场上,血花瞬间纷飞开来!

场下,一片死寂!

砰地一声响起。

李成阳的身体,像是一团浆糊一般,瘫倒在地。

有着真罡铠甲的遮掩,他的身体外表上,倒是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

但是,上方座椅之上的几位巨头已然知道,李成阳的整个内腑,怕是已经被弈倾天诡异的掌力,震得稀巴烂了。

李成阳,生机已绝!

“这就是,天岱山玄战榜上的强者?不过尔尔。”

弈倾天有些平淡的笑声响起,众人心中却是不由自问道:玄战榜上的强者,真的是不过尔尔吗?

只有一片沉寂!

“啧啧!真是了不得啊!年纪轻轻,修为又只是处在先天之境,可是却已经领悟了天地大势,而且又是这种诡异威力极强的大势,慕容华掌教,你们问剑宗可真是拾到宝了!”,巧笑声响起,打破了诡异的沉寂。

明月楼主美眸微微一瞥,从弈倾天身上掠过,落到旁边慕容华身上。

弈倾天的背景来历,她可是调查的一清二楚,天生弃儿,被叶无名在雪地中捡回问剑宗的。

只是,怕是叶无名,也是没有想到,一个自己随手捡回的弃儿,居然会成长为这般妖孽的存在吧!

“哪里哪里!明月楼主真是过奖了!”,慕容华眼中喜色蔓延开来,却是不以为意的摆摆手。

烈焰看着这一幕,有些嫉妒得道:“真是虚伪!”

目光一转,烈焰瞪着擂台下烈阳门的外门弟子,怒吼道:“还傻站着干嘛!还不快些将少主他们扶下去!真是一群痴呆!”

“是!门主!”

几个外门弟子步上擂台,却是直接就是被弈倾天一脚一个踹飞开来。

看见这一幕,烈焰心中怒火唰唰的就是蹿升起来了,涨红着脸,“弈倾天,你这个黄毛小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弈倾天微微摊了摊手,轻笑道:“我能有什么意思?我倒是想问问烈焰大门主,您是什么意思?私自干预定下的生死战,你是不想要你这张老脸了,还是无视我们问剑宗,认为我们问剑宗无人能够压制你?”

说道最后,弈倾天语气中杀意磅礴而出,腊月飞雪一般飘洒而出,直指烈焰!

“你!”,烈焰面色猛然一变,这小子居然敢骂他不要脸!

旁边,王琨摆摆手,压住烈焰站起的身子,笑道:“唉!烈焰门主,不要生气了,小兄弟也只是说着笑话而已!”

“对不对啊!小兄弟,这生死决战,大家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王琨笑看着弈倾天,面上挂着慈祥的笑容。

弈倾天嘴角一撇,不屑道:“老头,我认识你吗?再说,谁在和你开玩笑!生死决战就是生死决战,今天,烈飞云和羽青阳的命,我要定了!”

这个王琨,看起来就是个慈眉善目的老爷爷,但是,弈倾天可是丝毫不敢小瞧对方,看着对方面上的笑容,他不自觉的就是联想到虚伪这个词。

再加上来这之前,神无情也是交代过他,要他小心天岱山带队的长老,弈倾天可不会将对方和好人联系到一起!

“呵呵!小兄弟真想要烈飞云和羽青阳的命吗?你知道你的这个决定,会让你付出什么代价吗?”,王琨吸了口烟,努力压制住心中的杀机,这个小子居然如此不识趣,真是留不得啊!

“杀了他们,能有什么代价?”,弈倾天脚尖点在烈飞云身上,微微扭了扭,登时让得烈飞云龇牙咧嘴一阵惨叫。

看着这一幕,烈焰有些咬牙切齿地道:“小子,烈飞云是我烈焰现在唯一的儿子,羽青阳是王琨长老唯一的徒弟,你若是敢斩杀他两,除非,你不出问剑宗一步,否则,烈阳门天岱山两大宗门,绝对会将你碎尸万段!”

“哎呦!我可真是好怕怕啊!”,弈倾天脚尖移开,转移到羽青阳身上,再度用力的扭了扭,让得羽青阳痛不可忍的惨叫起来。

明月楼主看着弈倾天的动作,心中微微一笑,这个弈倾天,说到底还是个少年,脱不了少年人的毛病。

这般折辱烈飞云和羽青阳两人,对他可是没对大好处的,只会更加坚定烈飞云羽青阳两人,斩杀弈倾天的决心的,不过,这倒是符合她的意愿的,她也乐见其成。

一旁,一直未曾发言的渡厄,看着弈倾天的动作,眼中却是流露出一丝疑惑之色,刚才那股波动······是衍术吗?

“弈倾天,你到底想干嘛!直接提条件吧!”,冷静下来,王琨心念一动,已然知道弈倾天也是不准备杀羽青阳两人的,不然也是用不着废这么多口舌和他说话,大可直接斩杀了羽青阳两人。

对方这般姿态,必然是有着什么要求。

“还是王琨大长老明事理!”,弈倾天目光一转,看下慕容华,笑道:“慕容师伯,你说烈阳门的少主,还有王琨大长老的徒弟,我该出个什么价位呐!出低了,可是对这两位大天才的侮辱啊!”

慕容华微微咳嗽几声,有些无奈看着弈倾天,“我看你背上的长剑还只是外门的佩剑,你正好缺一件剑器,我看就让烈焰大门主拿出一件真罡剑器吧!这样也不算辱没了烈飞云少主的身份!”

慕容华目光转向烈焰,淡淡笑道:“烈焰大门主,你看如何!”

烈焰心中冷哼一声,懒得再和弈倾天纠缠,单手一挥,一把火红色的长剑暴掠而出,直直射向弈倾天!

弈倾天嘴角微微勾起,单掌一划,贴在剑身上,掌心转轮之力化开,瞬间消弭开来剑器上的巨力。

“不过如此!”。

烈焰显然是想让弈倾天吃个闷亏,射来的长剑之上力量可是不小,不过,烈焰显然也是没想到,弈倾天居然如此轻易的就是化解了他的手段,听到弈倾天不屑的话语,烈焰老脸不由一阵涨红。

稍微看了看手中长剑,弈倾天心念一动,便是将剑器收回虚空戒之中,随即,脚尖一点,挑起李成阳身上的真罡铠甲,顺手便是收回了。

王琨有些肉疼的看着弈倾天的动作,欲言又止,最后却是硬生生的咬牙没有说话。

防御型的真罡兵器比起同等级的剑器,可是还要高上一个档次啊!

不过,王琨显然也是怕弈倾天再闹出什么幺蛾子,只能忍痛看着弈倾天收取战利品!

见到弈倾天收拾完,慕容华笑了笑,道:“好了!这次······嗯,问剑宗外门大比已经结束了,现在······”

“慕容师伯!弟子还有事要办,打扰你一下!”,就在此时,弈倾天有些淡漠的话音,却是猛然响起。

慕容华面色一呆,随即笑道:“你说!”,他也是听出了弈倾天话中语气的不同,隐隐间感觉好似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

心中不安升起,到底是什么事呐?

弈倾天眼中戏虐的笑,意已然尽数收起,只剩下一片冰寒。

目光一挑,弈倾天冷冷盯视着前方,那里,焦天龙赫然站立着。

“焦天龙,我给你杀我的机会,你敢不敢接下!”,弈倾天眼中杀机如潮水一般,一波波荡漾开来,袭向焦天龙。

背后长剑,更是,瞬息,半出鞘!锋芒如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