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56章 无面

第156章 无面

庞大的吸力,顷刻间逆转开来,不断作用在焦天龙身上。

猝不及防之下,焦天龙的身体,瞬间就是被拉扯地面,向着半空中的五指轮盘,倒吸了过去。

“怎么可能?!”,身子处在半空之中,焦天龙面上一阵错愕之色,整个人都是有些蒙了。

他引以为傲的招式,非但是没有给弈倾天造成任何的伤害,反而,被弈倾天利用来对付自己了。

一时间,焦天龙心中久久回荡着不可置信之意。

慕容华等人也是有些震惊的站起身来,“这小子的手段,怎的这般诡异!不对!这招式中的意境······怎么有些古怪啊!”

弈倾天的转轮手,乃是弈倾天体悟大势,融合两种大势,自创出来的武学。

其中的意境,自然是难以言喻的,不是单纯的一种大势可以比拟的,就算是慕容华这些真灵巅峰的修者,也只是察觉出弈倾天此招中意境的非凡,却是不能探出根本的。

“清心咒!”。

焦天龙被突然逆转的吞噬之力给惊呆住,趁着这个机会,弈倾天眼中白芒金芒霎时闪耀起来,无数细小的金色卍字印记,瞬间纷飞而出。

像是片片雪花一般,倾洒而出。

刹那间,就是飘荡到焦天龙身上,透体而入!

半空中的焦天龙,眼神猛然一呆,身子微微停滞开来,脸上现出挣扎之色。

“清心咒!果然是清心咒,这种程度,已经算是炉火纯青了!还有、还有这种精神力波动,怕是已经快要达到真罡之境了吧!这个弈倾天,果真是难得的衍道天才!”

清心咒化出的瞬间,渡厄便是猛然站起身来,目中神色剧烈的波动起来,喜色蔓延开来。

王琨和烈焰对视了一眼,随即看向渡厄,有些迟疑的问道:“渡厄大师,这小子的衍道修为,快要达到真罡之境了?这、这岂不是说,这小子的衍道天赋,比起他的武道天赋而言,要更加出色?”

“绝对没错!”,渡厄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有些尴尬的一笑,随即缓缓落座下去,道:“弈倾天的衍道天赋,怕是已经足以媲美悟红尘的衍道天赋了,只是不知道弈倾天的佛性如何,

若是弈倾天的佛性,也不错的话,老夫都是想要从慕容华掌教手上抢人了,这般天才,放在问剑宗······真是浪费啊!”

原本,慕容华听着渡厄的话,脸上抑制不住的荡漾出喜意。

只是,听到最后,慕容华的面色,却是不由有些发黑起来。

什么叫做“这般天才,放在问剑宗······真是浪费啊!”?难道,弈倾天待在他们问剑宗,就是浪费了他的天赋,待在你们烂柯寺,就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渡厄,也真是太不会说话了!

哼!要不是看在烂柯寺有些特殊的地位上,慕容华都是想要准备和渡厄理论上一番了。

旁边,烈焰几人听着,却又是另一番心情了。

若是让渡厄将弈倾天收入烂柯寺门下,那还了得!

他们以后休想再打弈倾天的主意了,而弈倾天随时找他们麻烦,那都是只是小事一桩,只要不是干的太过火,他们敢动弈倾天一根毫毛?这些秃驴不劈死你!

这可不行!

想到这里,烈焰慌忙开口道:“渡厄大师,弈倾天这样的人,你真不必可惜,你看看他,从出现到现在,死在他手里的弟子,已经有着半百之数,这小子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大师将他收入烂柯寺门下,也只会是污染了佛门净地,要不得啊!”

渡厄点点头,沉思半响,道:“这倒也是······一切还是要看燃犀师兄的决定,以后再说吧!”

几人说话间,焦天龙面上的挣扎之色,已然越来越是不明显了。

察觉到这一幕,弈倾天心中低语一声,“就是现在!”

心念一动,弈倾天脚下踩着瞬之步,瞬间就是贴近了焦天龙,抬手,便是一掌拍落!

转轮手轰然拍击在焦天龙的罡气护罩之上,两色光芒闪耀而出,像是染料顺着玻璃球一般滑落而下,瞬间,细密的两色光线,密布在罡气护罩之上,仿佛条条闪着光芒的细线一般。

“咔咔!”

破裂的声音响起,沿着光芒细线的位置,罡气护罩之上,顷刻间便是布满无数的裂纹。

随即,轰然碎裂开来,无数的罡气碎片,四处席卷开来,刮得整个擂台都是火星四射,风沙飞扬开来。

“瞬流剑!”

破开焦天龙的防御,弈倾天身体上瞬流剑气猛然浮现出来,光剑荡漾而出。

像是瞬间移动一般,突兀的浮现在焦天龙眼前,带着璀璨的锋芒之气,划过焦天龙的头颅!

“啊!”

惨叫声响起,罡气护罩被破时传来的震动,再加上瞬流剑划过皮肤带来的刺痛,焦天龙的意识稍稍清醒了过来,下意识的便是身子往后一倒。

“嗤啦!”

本来划过脖颈的瞬流剑气,紧贴着焦天龙的面部,像是炽热的刀锋划过雪人一般,划过焦天龙的下巴,接着划过嘴巴,再接着划过鼻子、眼睛,最后切割开来额头,闪现在虚空中!

刺耳的摩擦声,短促的响起,随即便是消弭无声开来。

“啊!!!”

“嘶嘶!!!”

台上台下,死寂的沉默之后,女人的尖叫声刺激着耳膜,阵阵音波传来,其中,更是夹杂着男弟子们不可抑制的倒吸气声。

“啊!!小畜生!!!你该死啊!!!!”,就在此时,一道痛不欲生的惨叫声,盖住所有的声音,猛然从焦天龙嘴中传出。

“给我死来!!!”,无尽的罡气化作剑气,交织爆射而出,整个擂台,瞬间就是化作了剑气海洋。

只是,却是没有一丝剑气落在弈倾天身上。

“焦天龙算是完了······”,明月楼主看着盲目的爆发着剑气的焦天龙,有些感叹道。

此时的焦天龙,整个人已经完全化作血人一般,没鼻子,没眼睛,没嘴巴,整个面部,已经完全成了齐整的平面一般,一片血色!

“这小子······”,看着焦天龙的惨状,烈焰心中一阵复杂之意弥漫开来,杀意像是要破茧而出一般,蠢蠢欲动!

完整状态的焦天龙,都是三番两次地被弈倾天压制住,更不要说,此刻,焦天龙受了如此之重的伤势,再加上失去视线。

弈倾天想要斩杀他,已经不是不可能了!

也就是说,弈倾天已经具备斩杀真罡强者的能力,可他,还只是一个先天七重天的修者啊!

就在烈焰心中杀意起伏的时候,弈倾天元气荡起,瞬流剑再度幻化而出,悄无声息地刺向焦天龙的命脉,像是诡秘的影子一般。

“弈师弟,这般对待宗门长老,未免有些不太好吧!”

就在此时,一道爽朗的笑声响起。

光影闪过,瞬流剑无声碎裂开来!

人影浮现,直面弈倾天!

“是你!”,弈倾天注视着来人。

手中剑,剑微扬,直指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