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62章 旧事重提

第162章 旧事重提

“你、你突破了?”,看着站起身来的弈倾天,慕容华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弈倾天身上气息内敛至极,刚突破的那种元气波动,在弈倾天身上,他完全就是看不到。

弈倾天笑了笑,道:“侥幸突破了!”

目光一转,弈倾天在烈焰几人身上扫视了一眼,随即,又是看向废墟之中站立的一个狼狈身影,正是被慕容华震飞的封罗宇。

嘴角挑了挑,弈倾天淡笑一声,戏虐笑道:“这次修为能够突破,还真是占了封罗宇师兄的福气啊!那一掌可真是拍的好啊!”

若是没有封罗宇那一掌,弈倾天自然就是不会身受重伤,也就不会触发冰极之力,引爆无根之花的药力,修为自然也是不会这般水到渠成的突破一个层次。

说起来,弈倾天还真是要感谢封罗宇。

只是,弈倾天的话听在封罗宇耳中,却是成了无尽的讽刺一般。

杀人不成,反而······促成了对方修为突破,偷鸡不成蚀把米!弈倾天这是在**裸的讽刺他啊!

“弈倾天!说话要小心一点,要知道······祸从口出啊!”

封罗宇面色一寒,阴沉着脸:“你在问剑宗也只是一个小师弟而已,上面可是还有许多师兄们,若是得罪了他们,想让他们向我这般客气的对待你,那可是不可能的啊!”

“切!封罗宇,你是在威胁我吗?”,弈倾天嘴角一挑,有些不屑道。

明里暗里,这家伙都是对他直接下死手了,居然还好意思说对他客气!

难道对于他来说,把人往死里整,就是客气的方式?

要是这样,小爷早晚也要对你客气客气!

封罗宇冷笑一声:“威胁你?你还不配!只是在告诫你而已!”

慕容华在这里,封罗宇现在也不敢表现的太霸道了。

方才,慕容华那般威严的姿态,他可是从未见过。

从小到大,慕容华见到他,那一次不是笑眯眯的,没想到,就是这般和蔼可亲温和的掌教,居然也会生气,而且还打了他。

封罗宇现在可是不敢再触怒慕容华了,不然,那可真是不知死活了!

不过,慕容华会这般对他,封罗宇心中将罪责都是归结到弈倾天身上。

毕竟,以往问剑宗天赋最为出色的存在,可是只有他一人,如今,却是平白的多出一个弈倾天,而且,这个弈倾天被叶无名当成义子一般,论起对问剑宗的认同感亲密度,他封罗宇可不比弈倾天强多少······

慕容华会不会,也将弈倾天当成掌教继承人来培养吗?

这个念头在封罗宇心中猛然升起,像是附骨之疽一般,难以驱散开来,让得封罗宇看着弈倾天的目光中,不由就是闪过一缕浓浓的杀意。

好似察觉到封罗宇眼中的杀意一般,慕容华眉头一皱,冷冷道:“罗宇,你小崽子要是敢私下里再有什么小动作,信不信老子直接把你扔诛邪洞里去!”

“弈倾天,还有你!要是再敢弄出今天这般的大事,看我不拍死你!”

弈倾天看着怒瞪着他的慕容华,摊摊手,无所谓地笑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所以,慕容师伯若是想要今天的事情不会再发生,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看好某些疯狗,不要让他到处乱咬人,不然······杀狗而已!这种事,也算是······大事?”

“你!!!”,慕容华抬了抬手,就是准备给弈倾天一耳光。

这小子真是太可恶了!

疯狗?能这般欺辱人吗?

在场之人,谁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当着对方的面骂对方,你这是在逼别人出手对付你啊!

这小子真是欠收拾啊!

“哎!慕容华,你们问剑宗的家事,可以以后解决,现在还是先处理公事吧!”

烈焰有些眼馋的看着弈倾天,目光盯视着弈倾天,就像是妖怪紧盯着唐僧肉一般,让弈倾天身上一阵发毛。

烈阳门的功法属性为火,烈焰这丫的应该是为了他身上的火属性无根之花,弈倾天心中对烈焰的心思一目了然,静静地看着对方,看对方接下来想要玩什么花招!

“对!现在还是把公事处理完吧!”,一旁,王琨一甩烟斗,眼睛微眯着看着弈倾天。

慕容华眉头一挑,不温不火地笑道:“什么公事?”

王琨冷笑一声:“慕容华,大家都是老相识了,你这态度有意思吗?”

“弈倾天勾结魔族,残害四大宗门弟子的事情,今日,你们问剑宗必须要给我们三大宗门一个交代!”

烈焰咬牙切齿地瞪着弈倾天,补充道:“还有我儿烈行云之仇,也要给个说法!”

慕容华手持书册,拍了拍额头,有些无奈道:“这么就这么多麻烦事呐!唉!弈倾天,你惹的祸,你自己解决吧!将事情解释一遍,只要你有理,问剑宗绝对是不会放弃你的!别人也不敢动你!”

弈倾天淡淡笑了笑,道:“还有什么可解释的!我杀了一个纨绔子弟,然后一群疯狗追着我跑,我一不小心,就给全宰了!”

“小兔崽子,你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老子直接缝了你嘴巴啊!”,烈焰面色一怒,瞪着弈倾天,这小子真是牙尖嘴利啊!

弈倾天不屑地看了烈焰一眼,“我胡说八道?烈焰大门主,别人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你倒是巴不得揭开那层遮羞布,抖抖你家的丑事啊!”

“要不要,我说说你家那个大儿子的风流事迹啊,我保证在场的人,听个三天三夜,也是不会不耐烦的!没准还能编成一本书,在天痕大陆发行,让大家共享一番呐!”

烈行云的风流事迹,弈倾天倒是不知道多少,不过,就烈行云那种货色,干的事情能好?

自己手中确实没有烈行云干坏事的证据,但是,烈焰不知道啊!

他敢赌吗?

看见弈倾天这般信誓旦旦的模样,好像烈行云真的有好多把柄落在弈倾天手中一般。

烈焰也是有些拿捏不住,哼哼唧唧道:“这件事还待详查,暂时揭过!不过······你小子勾结魔族,可是四大宗门弟子亲眼所见,这点,你想赖也是赖不了的!”

“对!弈倾天勾结魔族暗杀部队,害的四大宗门弟子惨败,伤亡惨重,这桩罪责,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一说起弈倾天勾结魔族,天岱山和烈阳门的弟子,便是群情激奋起来。

两大宗门当日参与过天荒山脉诛魔行动的弟子,幸存者大部分都是有来到问剑宗。

毕竟,他们那般惨败,都是可以归结到弈倾天没有提醒他们的头上,他们可是很乐意见到弈倾天的败亡的。

只是,他们的幻想,在烈飞云、羽青阳等人相继败在弈倾天手中之后,便是被无情打破了。

此刻,见到宗门大佬问罪弈倾天,他们自然就是乐得作证,定下弈倾天的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