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68章 谁的嫉妒?

第168章 谁的嫉妒?

见到弈倾天面色淡淡的模样,封罗宇心中不由微微冷哼一声。

这个弈倾天,明明心中嫉妒的要死!在我面前,还装什么不在乎,摆出这幅姿态给谁看呐!

慕容华看着弈倾天,也以为弈倾天心中有些不快。

毕竟,之前他直接干扰霍青,出手灭杀了霍青,已经算是对弈倾天有些不公平了。

此时,慕容韵又是赠送封罗宇这般贵重的礼物。

神秘的飞鱼,外加慕容韵毫不掩饰的倾慕,任谁见到······也是会嫉妒的吧!

慕容华伸出手,拍了拍弈倾天肩膀,安慰道:“弈倾天,你未来的路,将是阳光大道,不要为眼前的一些小挫折蒙蔽了自己的心灵,知道吗?”

“什么?”,弈倾天看了看慕容华,有些摸不着头脑,我有受什么挫折吗?

弈倾天眨了眨眼,有些不确定地道:“你在安慰我?”

看着弈倾天好像在装傻一般,慕容华面色有些不快,声音严厉了几分,“弈倾天,男子汉大丈夫,想得到什么,都得自己去争取,不敢面对自己真实内心的人,永远是成不了强者的,就算是你的天赋再高,那也枉然!”

这个弈倾天,就算是沉默下去,他也不会怪罪他的。

可是,这小子居然装傻,还给我来一句“你在安慰我?”,真是可恶啊!

慕容华说道这里,弈倾天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受了什么挫折?他怎么不知道,反而慕容华先知道了,这叫什么事啊!

不过,弈倾天也是看出了慕容华有些生气了,手指点了点眉心,掩饰住自己眼中的迷惑之色,“弟子受教了!”

真是受教了!和长辈真不能顶嘴,不然,长辈一生气,后果很可怕!

慕容华听出了弈倾天的话不由衷,不由怒声一哼,不再浪费口舌。

在他看来,比起茅坑里的石头,弈倾天还要来的更臭更硬!

简直就是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封罗宇心中倒是有些高兴,对弈倾天更是有些不屑起来。

这小子,就会装模作样,到最后还不是承认他心中嫉妒了,真是虚伪的家伙!

也不知道,无情师叔怎么会医治这样的一个家伙!让他死了多好!真是侮辱了无情师叔的绝世医术!

慕容韵倒是有些歉意地看了弈倾天一眼。

飞鱼是弈倾天赠送给她的,可是,转眼她就是送给封罗宇了,而且还是当着弈倾天的面。

任谁,怕是心中都是会有些不快吧!

看来,事后,我得给弈倾天道个歉!慕容韵心中想到。

这三人的心思,弈倾天哪里想得到。

慕容华斩杀霍青灭口,虽然有着维护封罗宇的意思在其中,但是,弈倾天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就是嫉妒封罗宇,

毕竟,封罗宇的修为,比起他弈倾天高上许多,再来,封罗宇是慕容华看着长大的,而弈倾天虽然是叶无名的弟子,但是由于天生绝脉的缘故,却是一直无人问津。

封罗宇、弈倾天在慕容华眼中,孰轻孰重?那还用比较!

至于,飞鱼被慕容韵赠送给封罗宇,弈倾天会嫉妒?这根本就是弈倾天巴不得的事。

最后一点,慕容韵喜欢封罗宇,这又关弈倾天什么事?

这个大小姐,弈倾天也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他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是喜欢上对方?

虽然,慕容韵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要天资有天资,要地位,问剑宗大小姐的身份,更是尊贵的不得了。

但是,这也不能决定弈倾天就是喜欢上对方啊。

再说,在这几项上胜过慕容韵的女人,又不是没有······

三件丝毫就是不放在弈倾天眼里的事,却是被封罗宇三人认为弈倾天嫉妒的对象,这不得不说,臆想真的很可怕!

“弈倾天师弟,你退下吧!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慕容师伯慕容韵师妹商量,外人在这里有些不方便!”

封罗宇眼神淡淡地在弈倾天身上扫了一眼,眼中鄙夷之色。却是怎么也是掩饰不住。

弈倾天,你终究还只是个不入流的货色,也只有叶无名那个家伙才会拿你当宝。

宗门里,其他前辈,谁会关注你?

无情师叔只会医治你,你在她眼里,和死马死狗没区别,无情师叔可不会把你当家人!

蓝枫羽师叔,也不会拿你当自己人看待!

如今,掌教师伯,也是拿你当外人!

你弈倾天,算是个什么东西?

对于封罗宇三番四次的挑衅,弈倾天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向着慕容华行了一礼,便是准备离开。

他还准备去蓝枫羽师伯的灵泉峰,找江不凡,有好多事情,他还准备问一下呐。

要不是看在三代和无情姐的面子上,他才不会参加这狗屁的外门大比,直接找上焦天龙斗上一场,那多顺便。

待在这里,也只是浪费时间!

心中念头泛着,弈倾天抬脚便是准备离开。

就在此时,一道暴怒的声音,却是猛然响起,震得弈倾天身子一软。

“臭小子,你丫的很牛逼啊!老子让你灭一灭烈阳门天岱山的威风,你丫的倒好,直接就是宰起自己同门来了,真是好本事啊!还不快给我死过来!还要我请你吗?”

暴怒声好似压抑了很久一般,轰然炸响在弈倾天四人耳边。

话中却是听不出有多少的怒气,反而有些畅快之意一般。

刚刚抬起脚的弈倾天,有些无奈一咧嘴,很是有些牙疼。

三代会让他过去,他一点都是不意外。

毕竟,这次,他显露出来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惊奇了,三代也需要一个解释。

“唉!所幸,有些东西还没有暴露出来,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啊!”,弈倾天心中有些苦恼的笑了笑。

三代应该不会太追根究底吧?弈倾天心中有些不确定得想着。

当初,他的一气化三清,可是被三代看在眼里,对方也是没有问他这武学的来源,想必,这次应该也只是让弈倾天自己挑拣些内容,讲给他听吧!

心中这般想着,弈倾天不由舒了一口气,再次对着慕容华拱拱手,轻笑道:“慕容师伯,前辈找我过去,我先行一步了。”

说着,弈倾天便是离开,向着问剑塔走去。

留下面色难看的封罗宇。

“慕容师伯,方才说话的是那位前辈?”

封罗宇嘴角有些抽搐地问道。

慕容华摆了摆手中的书册,道:“嗯!”

封罗宇面色有些难看了,“他认识弈倾天?”

慕容华合上手中书册,道:“嗯!”

封罗宇面色已经开始发黑了,“他和弈倾天关系很好?”

慕容华捏起书册,贴了贴眉头,无奈道:“算是······很好吧!至少,弈倾天敢和他开玩笑,而我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