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71章 消失

第171章 消失

弈倾天嘴角噙着淡笑,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流光,好似在等待对方的回答一般。

其他认识不认识弈倾天的内门弟子,也是静静地立在一旁,不想插手这件事。

流光的特殊,让他们不敢随意得罪流光,而捏住流光手掌的那个少年,既然能够轻松控制住流光,修为绝对是不低的,他们可是同样惹不起。

所以,这件事中,他们扮演的角色,只能是路人甲、路人乙,插手?那是找死!

“你到底是谁?”,流光被弈倾天控制住,他倒是也不傻,对方能够轻而易举的就是压制住先天巅峰的他,在问剑宗,不可能是默默无名之辈。

若是对方真是个某个了不起的人物,他也不介意低头认个错,依着他大哥的面子,对方想必也是不会太刁难他的。

“流光师兄,这位师弟就是弈倾天师弟,大家都是同门,还是不要动手的好。”,弈倾天旁边的那位青年,看了看弈倾天,随即开口回答道。

想必流光师兄知道得罪的人,是弈倾天后,应该会低个头吧!青年心中想到。

“什么?他就是弈倾天!?”,听到青年的介绍,流光面色微微错愕,随即,却是猖狂大笑起来,“原来,你就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小崽子啊,还不快放开我,你想找死吗?”

“不过,反正你都是会死的了,不如,还是给老子当条狗吧!至少我还会让你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弈倾天的名头,他可是如雷贯耳啊!

不仅是因为天荒山脉一战,弈倾天出尽了风头,更是因为,他大哥流星,甚至还有某些神秘人,对这个弈倾天,可都是······很感兴趣啊,连带着他,对弈倾天也是关注起来。

周围不知道弈倾天身份的弟子,听到压制住流光的那人,居然是弈倾天,面色不由都是微微变化起来,心中泛着好奇之意打量着弈倾天。

此刻,见到流光突然猖狂起来后,眉头却是不由都是一皱。

流光先前还有着服软的态度,这一刻,知道了对方是弈倾天,反而更加猖狂起来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崽子,你在干嘛?!”,众人心中疑惑的时候,流光有些惊慌恐惧的声音,却是猛然传来,收拢着众人的目光,齐齐向着弈倾天聚集而来。

“啪!”

弈倾天轻轻捏住对方的手指,缓缓用力,随即,流光的手指,便是渐渐的弯曲下去。

最后,啪的一声响起,扭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

“啊!弈倾天,你是在找死吗?”,流光额头上泣出冷汗。

十指连心,弈倾天断他一指,无匹霸道的元气,更是在他手指经脉中爆窜着,像是针刺一般,能不疼吗?

“找死吗?”,弈倾天淡淡一笑,有些不知道,支撑对方猖狂的底气到底在哪里,手指微微用力。

“啪!”

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再度响起,伴随着流光的惨叫声,“啊!”

“这样就不行了吗?”,弈倾天手指再用力。

“啪!”,又是一根手指断裂,流光的惨叫声再度传来。

此刻,流光面色已然一片惨白,眼中更是有着惊惧之色流淌而过。

“怎么?害怕了?这样的程度,就是疼了吗?你可是说过,要废我四肢呐!”

弈倾天淡淡笑着,再用力,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再度响起,像是恶魔的低吟一般,缓缓荡漾开来。

“弈倾天,你就等死吧!”

流光脸上爆出冷汗,像是瀑布一般暴流而下,心中狠辣杀意却是翻腾不休。

衍道天才?没有足够的实力支撑,有时候,有些赞美,可是会化作断头刀的,弈倾天,你就继续沉浸在骄傲中吧,很快,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在有些人面前,衍道天才这个名头,你弈倾天也敢顶着!

知道弈倾天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流光眼中虽然惊惧之色不断弥漫着,却是咬着牙没有求饶。

弈倾天看着流光眼中一闪而逝的狠毒之意,嘴角一挑。

掌中再度用力,这一掌,却是拍向流光的头颅。

既然已经注定是生死敌人了,那就······只有斩草除根了!

“弈倾天,你干什么?!你敢杀我?!”,泛着寒气元气扑面而来,流光心中一阵发寒。

这个弈倾天难道真的这般无法无天,胆子大到胆敢在问剑塔私自动手杀人?

而且,还是杀他这般天才人物!

难道、难道他不怕被关进诛邪洞吗?

“弈师弟,不可啊!”,一些认识弈倾天的内门弟子,见到弈倾天动了杀机,不由都是焦急喝道。

心中却都是暗骂着流光,明知道得罪的人是弈倾天,居然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当着弈倾天的面,叫嚣着要断他四肢,给老子当狗之类的话。

这般愚蠢的话,你也能说出来?

任谁受到这般挑衅,怕是也是忍不住心中的杀意吧!

“不可?”,弈倾天心中冷笑一声,留下一个虎视眈眈,暗地里盯着自己的毒蛇。

这种事,弈倾天会干吗?

就在弈倾天准备一掌灭杀流光的时候,三代的传音,却是及时的送进了弈倾天的耳中。

“小子,这个流光,身份不简单,别玩过火了,处理完了,就给老子滚上来。”

手掌猛然一滞,弈倾天剑眉微挑,三代会出声阻止自己,他不感到奇怪。

毕竟,在问剑塔中杀人,若是不处罚弈倾天,有损问剑宗的尊严,弈倾天也不能搞特例。

只是,让弈倾天有些奇异的是,三代给出的理由,却是这个流光身份不简单。

难道,对方的身份不简单到,就连三代也是忌惮吗?

心中念头泛着,弈倾天松开流光,“今天算你幸运,有人为你求情。”

若不是三代开口,弈倾天绝对是饶不了对方的,拼着受罚的危险,也要宰了对方。

对方身份不简单,关他何事?

他杀不杀,对方的身份,都是不会发生变化的,那么······杀之何惧!

“哼!弈倾天,你会为今日的作为,感到后悔的!”,流光见弈倾天放过他,心中却是不屑一笑。

在他眼中,弈倾天摆出一副杀他的样子,肯定只是为了吓唬他,更是维持他那低廉的尊严一般。

可是,真的要杀他的时候,弈倾天敢动手吗?

还不是一听到众位师兄弟的求情,立马就是借机下台放了他,真是可怜之人啊!

“后悔吗?”,弈倾天轻轻一笑:“有些人,我发现,自己真是无法忍受啊!看着就感觉厌恶,那么,只能让他彻底消失,或者退而求其次······”

说着话,弈倾天一脚踢出,狠狠踹在流光胸腹间,“······让他短暂消失,那也不错。”

“砰!”

话音落下,众人便是见到,流光的身体化作一道真正的流光,激·射而出,跌落在台阶之上。

随即,砰砰得顺着台阶滚落下去,消失在第二层。

这下子舒坦了!

弈倾天微微舒了口气,真是······不错的短暂消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