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78章 得虎子

第178章 得虎子

“哼!这就算是狠毒了吗?比起你们,我感觉,我还是差了那么一丝丝啊!”

弈倾天冷然一笑,对方肆无忌惮的抓人,肆无忌惮的出手灭杀他,居然还有脸说他狠毒。

“放人!”弈倾天一声冷笑,随手便是再度将八号的右手探入黑色光幕之中。

“嗤啦!嗤啦!”

骨肉消磨声再度响起,弈倾天却是面色不改,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就不如做得彻底一些,逼着他们将抓的人都放了。

“啊啊啊!快救我啊!”刺骨的疼痛,一波波的袭上脑海,八号黑衣人面皮不停的抽搐着,脸色一片惨白。

他全身的功力,都是被弈倾天的柔字诀封住,此刻,却是丝毫也是动弹不得,犹如砧板上的鱼肉一般,任弈倾天宰割!

“不然如何?”弈倾天一脚踢出,八号的身子,再度向着黑色光幕贴近了几分,腐蚀已经逐渐蔓延到手臂之上了。

七人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的发生,却是无可奈何。

八号落在弈倾天手上,他们想动弈倾天,也是动不了啊!

“放了八号,再自废功力,我饶你一命。”

就在双方僵持着的时候,先前那道淡淡的声音,再度响起。

只是,此刻听着淡淡的声音中,却是蕴含着一抹掩饰不足的怒意。

显然弈倾天的行动,对他来说,是一种挑衅十足的姿态。

“放人?再废功力?”弈倾天古怪的笑了笑,有些无奈地说道:“看来,我是没办法和你们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弈倾天冷然一笑,捏着八号的脖子,就是向着光幕探去。

他倒是要看看,对方还怎么继续硬气下去!

若是对方真不管八号的死活,弈倾天也不介意,大不了······一拍两散!

杀了八号!再冒险破开对方的封印!

弈倾天虽然没多少把握,能够毫发无伤的破开这层腐蚀的光罩,但是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呐?

“公子!还请您救救八号!”

其他七人,见到弈倾天的动作,面上都是泛起难看之色。

他们八人一起长大,一起成为鬼绝的八宫卫,比之亲兄弟还要亲上几分,如何能够眼睁睁得,见着八号死在眼前?

“呼呼!”

有些深沉的呼气声,不受抑制的传出,显然,声音的主人,在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怒气。

“你不是想要救人吗?我给你机会,三招!”

弈倾天剑眉一挑,“三招?”

“只要你能接下我三招,这些被抓的人,我都放了,如何?”鬼绝公子的声音,继续传出。

弈倾天微微沉默,对于被抓之人,他本来没有救她们的打算。

做好事,也要力所能及才行。

对抗罗刹鬼宫,这等不明智的行为,弈倾天还是不会做的。

若不是对方逼得太急,弈倾天也是不会提出让他们放人的要求。

此刻,这个要求被对方反过来利用,却是逼着弈倾天不得不接下对方三招。

这个要求,弈倾天一旦拒绝了,那么,被抓之人的势力门派,定然会将怒火转移到弈倾天身上。

因为,弈倾天能够尝试救他们的弟子,可是却没做,这······就是错!

能救人,你为什么不救?这就是错!

不就是接三招嘛!最多就是死了而已,这么简单,你为什么不救?这就是错!

“呼呼!”弈倾天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既然鬼绝公子这般有兴趣,在下若是不答应,岂不是太过不识抬举了,这个条件,我答应了······”

“好!有胆魄!”

“······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先放了那些被抓之人,我也将八号放了,然后,我再接你三招,如何?你的目标,应该只是我一人。”弈倾天眼中精光闪过,缓缓开口道。

就算是被对方反将一军,那又如何?

能够争取最大的利益,救了这些人,那也不错啊!

而且,没了这些人,在这里牵制弈倾天,弈倾天逃脱的把握,也是更大一些。

“嗯?”微微沉静之后,三层之上,八座宫殿一阵光芒闪烁。

随即,众多被抓之人的身影,便是紧接着浮现出来。

对方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是直接以实际行动同意了弈倾天的条件。

弈倾天看着这一幕,单掌一拍,将八号震飞开来。

七人赶忙接住八号,随即,便是杀气腾腾地看着弈倾天。

只要鬼绝公子一声令下,他们绝对是会立马上前,将弈倾天撕成碎片。

“八号我已经放了,现在轮到鬼绝公子放人了。”弈倾天负手而立,声音静静传出。

沉寂,半响,鬼绝公子有些好奇的声音,才接着传出,“你放了八号,手中可以说已经是没有筹码了,难道你就不怕我反悔?”

弈倾天淡淡一笑,眼中绽放出夺目的光彩,“罗刹鬼宫的脸面,你觉得,你能丢得起吗?”

你能丢得起吗?

简单的一句问话,却是让得蠢蠢欲动,想要斩杀弈倾天的八宫卫,面色大变。

罗刹鬼宫的脸面,鬼绝公子能丢的起吗?他们心中有些迟疑着。

眼下,这里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再加上一些隐藏在暗处的势力。

众目睽睽之下,言而无信的事情,鬼绝公子他敢做吗?

罗刹鬼宫,可以霸道,但是,不可以言而无信!这是超级势力的尊严。

“哈哈!好嚣张!好自信的一个小子!你非常不错!”

鬼绝公子沉默半响,冷声道:“放人!”

随着鬼绝公子话音的落下,笼罩住整个龙舟的黑色光幕,一阵波动,像是雨幕倒卷一般,向着天际滑落,最后涌进浮现在龙舟顶端的黑色珠子中。

那些被抓之人,听着弈倾天双方的对话,自然是知道就是弈倾天救了她们一命。

她们大部分人,都是见过弈倾天的,此刻,见到弈倾天以身犯险,救她们逃出生天,不由都是感激道:“多谢弈师兄救命之恩!”

弈倾天微微皱眉,他一开始,倒是没有救她们的打算,“你们还是快走吧,这里的是非,你们插手不了。”

“弈师兄小心,告辞!”众人知道自己待在这里,只能是累赘,向着弈倾天微微弓身,随即便是退开而去。

“弈师兄?你是四大宗门之人吗?”鬼绝公子的语气,显然有些错愕起来。

四大宗门之中,能够入他眼的,除了一个未曾蒙面的悟红尘,只有一个叫做冷孤寒的问剑弟子。

何时,四大宗门又出了一个这样出色的弟子?

“问剑宗,弈倾天。”

弈倾天负手而立,淡淡回应道。

鬼绝心中所想,他可不知道,对于他的身份,他也没隐瞒的打算。

这里的人,有许多都是认识他的,就算是他不说,对方只要一调查,还是能够轻而易举的揪出他的身份的。

既然如此,不如光明磊落大大方方一些。

“你也是问剑宗弟子?”鬼绝的声音有些波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