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88章 闲庭散步,从容离开

第188章 闲庭散步,从容离开

只见,随着弈倾天轻声语音落下,倒退开来的弈倾天,身影一晃,三道一模一样的身影,便是诡异的浮现而出,前后成直线排列着。

前面的两道身影略显虚幻,显得有些不真实,最后一道身影却是凝视如实体一般。

“又是幻术吗?不登大雅之堂的手段!八宫卫,最后一道身影才是这家伙的真身,其他两道是幻术,不用顾忌防备,给我斩了他!”

鬼绝公子冷笑一声,嘴角划出一丝残忍笑意。

可一不可再!同样的手段用上两次,你以为我还会上当吗?当我是傻子吗?鬼绝公子冷冷盯视着弈倾天。

“咻咻!”

光影分开,一道向着八宫卫掠去,一道阻拦住邀明月追来的身影。

弈倾天看着身前分开的两道身影,不置可否地低低一笑,“幻术吗?”

“砰!”

随着话音轻轻落下,虚幻的弈倾天身影,一掌轰落在八宫卫一人身上。

随即,惊愕之色便是爬满对方脸上。

不是幻术吗?怎么这么疼!?

“噗!”

张嘴便是喷出一口鲜血,八宫卫之一身影瞬间退开,被轰落在地面之上,溅起一地血花。

虚幻的弈倾天身影闪烁,在其他之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接连出手。

道道掌气毫不留情的轰然落下,印在八宫卫身上。

瞬间,噗噗的吐血声,不断响起,八宫卫更像是天上下饺子一般,扑落落地坠落而下。

“该死?!怎么可能?!这难道不是幻术吗?!”

鬼绝公子面色有些发黑,心中震惊至极。

邀明月轰碎弈倾天的另一道分身之后,蓝色气流在半空一转,瞬间便是爆涌而来,将弈倾天继续追杀八宫卫的分身包裹住,气流震荡,分身瞬间被吞噬湮灭开来。

只是,这般一耽搁,弈倾天的真身,已然要跃出龙舟范围了。

“嘿嘿!小子,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进入我龙舟的,但是,你应该知道,我这龙舟之上布下了腐蚀的防护罩,你想要出去,至少也得花上一些时间吧!”

“这点时间,足够邀明月抓住你了,所以,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不然······”

鬼绝公子感受着防护罩的存在,冷冷一笑。

八宫卫也不再追击,眼神却是饱含杀意地盯着弈倾天的背影。

这小子想要逃走?

除非能够瞬间破开防护罩!只是,这可能吗?

鬼绝公子布下的手段,若是随便一个人就是能够秒秒钟破解,鬼绝公子岂不是成了废物了!简直就是笑话!

同样的念头,也是在鬼绝心中泛起,嘲笑的目光,毫不掩饰地盯在弈倾天的背影之上。

弈倾天急速闪现的身影,微微一停,落在护罩之前。

看着这一幕,鬼绝公子嘴角得意的笑意闪现而出,再厉害,还不是败在我的手段下,刚要说话。

回答他的,却是弈倾天随即施施然地向前踏去的步子。

“啵!”

清脆的一声气泡破裂声响起,在众人有些呆滞的目光中,弈倾天毫发无伤地穿过护罩。

微微回头,弈倾天单手探出,像是关门一般,悠悠然地将黑色光幕上的空洞合拢起来。

就像是龙舟的主人一般,出门,再关门,自然至极!

“呵呵!再见!不、用、送!”

挥挥手,呵呵笑声中,弈倾天头也不回,身影渐渐消失在黑夜中。

只留下,面色铁青的鬼绝公子等人。

出了龙舟,没有占据地利,再想要困住,甚至是擒拿弈倾天,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了!

真罡前期的衍道师,岂是那般容易就是能够对付的······

“真是一个心思慎密的家伙!”邀明月看着光幕之上合拢的地方,眼中闪现出一抹凝重之色。

那个事先就是出现的空洞,显然就是对方留下的后路。

对自己实力自信的同时,还能不大意、不骄傲的布下后手,怎么看,这也是一个可怕的敌人!

“哼!可恶!要不是我大意了,这小子岂能偷溜进来!”鬼绝公子面上闪现出懊恼之色。

之前弈倾天破开防护罩的时候,他便是察觉到一丝波动,只是,因为弈倾天瞬间便是停止了动作,波动消失,鬼绝公子也就没放在心上。

现在回想起来,后悔之意,像是毒药一般蔓延在鬼绝的心中。

要是那时候,他就派人查看一番,或者是对邀明月说上一句,对方岂能进来?

他又岂会这般狼狈?

收起心中悔意,鬼绝公子冷声道:“现在怎么办?这家伙偷听了我们的谈话,会不会对我们的计划有影响?”

邀明月面色有些苍白,身体上,蓝色气流有些不受控制的逸散开来。

微微平复极体之力的波动,邀明月冷冷道:“不用担心,对方极有可能就是缥缈雪峰之人,我们的谈话,大部分内容,缥缈雪峰那边早就是知道了,对方听了,又能如何?”

“至于弈倾天的事情,经过问剑宗外门大比一战,想必,雪峰之人早就是获取了弈倾天身怀火极之力以及佛门衍术的情报。”

“我提出让弈倾天解开封印的这个方略,若是雪峰之人帮助我去实现,这不是更好吗?”邀明月眼中寒意闪烁。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邀明月,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辣啊!真不愧是和魔族少主能够来往的人!”

鬼绝公子笑了笑,有些不知赞赏,还是贬低的笑道。

“你当我是你这样的蠢货吗?”邀明月眼光一寒,冷冷瞥着鬼绝公子,“真不知道,宗门怎么会派你这样的家伙来协助我,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你!”鬼绝公子怒哼一声,对视着邀明月发寒的眸子,心中却是不由一冷,狠话都是说不出来了,“哼!看在你今天惨败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邀明月抬抬眼皮,淡淡自言自语道:“一开始,我还以为这人是弈倾天,毕竟,弈倾天身怀火极之力,专门克制你的功法,想要破开这层防护,也是不难的。”

“只是,这人衍道修为太强,衍术手段更是千奇百怪,和只会一门清心咒的弈倾天明显不符合,更加重要的是,对方的衍术中透露的那股气息,和缥缈雪峰的秋杀之术,气息很是相近。”

“缥缈雪峰的那几位,有符合这人的吗?”

听到邀明月的提到那几人,鬼绝面上闪过忌惮之色,冷声道:“哼!反正绝对不会是四司那四个家伙,那四人比起这个神秘人,只强不弱!”

知道邀明月多年没有回归宗门,鬼绝倒是耐心的解释着。

目光一闪,鬼绝说道:“依我看,这家伙应该是小缥缈峰的人,你不是说,慕白那个老家伙,在外门收了两个宝贝弟子吗?说不得就是这个老家伙派他弟子出手的。”

邀明月点点头,说道:“这倒是有可能,听说那个丹子是罕见的丹道天才,虽然还未进入雪峰,但是,已经受到雪峰极大的重视,已经开始学习雪峰的正统衍术,能够施展出那般极强的幻术,倒是也是有可能。”

“缥缈雪峰······这是**裸的挑衅吗?”邀明月心中冷意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