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06章 真假小弟,石门背后

第206章 真假小弟,石门背后

心中念头闪过,南宫天沐悠悠然地松了口气,看着盯视着石门的弈倾天,突然问道:“倾天,我还不知道,你小时候过得怎样呐?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不妨和我说说吧!”

弈倾天目光有些古怪地落到南宫天沐身上,随即又是落到石门之上,“小时候?小时候的事情,我记得不怎么清楚了。”

“记得不清楚?怎么回事?”南宫天沐眼中神色一紧,语气微微急促起来。

弈倾天目光盯视着石门上的巨兽,“我小时候沉睡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所以,那段时期的记忆,对我来说就是空白的一片。”

自从他被叶无名捡回问剑宗之后,便是一直沉睡着,经过神无情救治之后,直到五岁的时候,方才苏醒过来。

五岁之前的岁月,可不就是一段空白吗?

南宫天沐看着弈倾天,嘴中安慰地说道:“那段记忆,以后一定能够找回的!”

原来,小弟被那怪人掳走之后,那怪人,居然消除了小弟十三岁之前的记忆?!

真是好狠毒的手段啊!

我虽然自小便是没有见过小弟,小弟也不认识我,但是,小弟却是自小在家族长大的,对家族功法、武学也是十分清楚,先前我和他交手之时,使出流星剑雨,我还一直奇怪小弟怎么识不出。

原来,小弟的记忆居然被消除了!!!

真是可恨啊!我这一次······一定要将小弟带回去!

南宫天沐心中暗下决心。

“倾天,你父母呐?”南宫天沐眨眨眼,又是问道。

弈倾天正在看着巨兽嘴中舌头位置,有些出神。

被南宫天沐骤然一问,弈倾天微微沉默了片刻,才淡淡说道:“我没父母,师父说,我天生便是一个弃儿,是他从雪地里将我捡回来的,也是师父将我从小养到大的。”

说着话,弈倾天心中微微泛起酸涩的感觉。

随即,弈倾天想起五岁之后的生活,心中却是燃起点点温暖。

没父母又如何?师父不是更胜父亲吗?

家人,又如何比得上再造之恩的无情姐?

有问剑宗那些自己在乎的人在身旁,无父无母,又······如何呐?

“什么?没父母?!怎么可能?!倾天,你可不能听别人乱说,谁会没有父母?那个父母会狠心将自己的子女抛弃?你师父也太胡说八道了吧!”

南宫天沐眼中紫芒带起凛然的寒光。

这个混蛋!掳走我小弟不说,居然还敢污蔑父亲大人!

明明就是你,掳走小弟的,居然还敢说小弟是个弃儿,还敢说小弟是被遗弃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

弈倾天注视在石门之上的目光,终于移开了,深邃眸子同样闪烁着寒光,微微落在南宫天沐身上,带起一缕幽黑的光泽。

“南宫大哥,我敬你,但是不代表,我可以忍受你无端的指责、侮辱我的师父,希望刚才的话,只是你的无心之失。”

“不然,弈倾天背上剑,将为你出鞘!”

微微冷然的话音荡开,气氛瞬时一凝。

南宫天沐面色微微错愕,随即,面皮抽了抽,“倾天,刚才,是大哥······口不择言了,不该不尊重你的师父。”

“但是,虎毒不食子,我始终认为,天下间,没有那个父母,会狠心将自己的子女无情抛弃,你的身世其中肯定是有些误会。”

“虎毒不食子?呵呵,我也这般认为,现在,还是来破解这石门封印吧!”弈倾天淡淡一笑,揭过话题。

心中却是冷然一笑,虎毒不食子,人心······比虎恶!

南宫天沐微微松了口气,“这石门我已经查探过了,没有三皇之境的修为,或者钥匙,根本就是破不开,这两样东西,我们可都是不具备啊。”

“三皇之境的修为,我们的确是没有,但是钥匙吗?我好像还真有。”

弈倾天嘻嘻一笑,单掌一翻,掌心之中,便是浮现出一枚虚空戒。

心念一动,一个长长的黑色石块,便是浮现在弈倾天掌心。

“嗯?这就是钥匙?你怎么会有?”

南宫天沐有些惊愕地说道。

弈倾天笑道:“之前,这处所在的主人,半路打劫我,被我斩杀之后,顺手取了他的虚空戒,倒是没想到,当时的无心之举,反而成全了今日。”

说话间,弈倾天将手中石块伸进巨兽口中,“起初,我也不知道这就是此门的钥匙,只是,我观察了一番,发现门上这巨兽嘴中居然无舌,而我手中的这钥匙,看起来,可不就是有些像舌头吗?”

将舌头般的钥匙,接到巨兽嘴中,弈倾天神色凝重起来,“南宫大哥,我要开启石门,小心了!”

“放心吧!”南宫天沐身子一紧,紫芒隐隐间闪现而出。

弈倾天掌心之中幽黑元气蔓延而出,握住钥匙,微微转动着。

钥匙转动的咔咔声,在静谧紧张的地下世界,骤然响起。

“轰隆!”

钥匙转到终点,黑色石门晃动起来,渐渐开启了!

弈倾天手中,已然握住了那件真罡长剑。

南宫天沐眼中紫芒璀璨,蓄势以待。

气氛凝重之间。

石门终于完全打开了。

血池、石柱······还有人,瞬时便是映入弈倾天眼帘之中。

“是你?!”

“是你?!”

石门开启的一瞬,两声惊呼声同时响起,一阵错愕!

地下世界的石门开启之时。

地上世界,一场战斗也是即将开启。

背负着白骨枪的少年,啧啧叹道,盯视着眼前不似魔蝠、不似人类的存在,眼神却是一片冷静。

霍洛风泛着贪婪的眸子,看着冷孤寒,狰狞的面目之上,却是杀意凛然,“人类?我恨你们这些人类,要不是因为你们人类,我怎么会变成这般怪物!都是因为你们这些该死的人类!”

“嘿嘿!我承受的痛苦,我也要让所有人,都尝上一遍,而你冷孤寒······就是第一个幸运儿!”

“哦?你认识我?”冷孤寒眼光透过发丝,盯落在霍洛风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