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08章 压力

第208章 压力

夜影看着陌生的南宫天沐,心中不由有些惊骇起来。

这个突然蹦出来的家伙,到底是谁?!

非但识得血祭之法,地坟四方聚灵血阵。

而且,居然还知道,眼前这血阵,只是简化版的存在?!

问剑宗,有这样的人吗?

南宫天沐和弈倾天一道而来,夜影自然心中下意识地,将南宫天沐当做问剑宗的某位弟子了。

这样的弟子,她不该不知道啊?

石柱之上的十二人,听着南宫天沐的话音,目光也是不有变化起来。

再看着那块漂浮在血池半空中的血色水晶,十二人心中不由有些担忧起来。

这半路杀出的小子,既然知道地坟四方聚灵血阵,该不会,也知道破解这血阵的方法吧?

破阵之法,可是只有那些大势力之中,才稍稍有些提及。

问剑宗······应该、可能、没有、吧!十二人心中安慰着自己。

“哦?那该如何破解这血阵呐?”弈倾天看着面色变化的夜影等人,眼中精光闪过,冷然笑着。

南宫天沐却是摇了摇头,无奈道:“眼前这时候,还不是,最佳的破阵时期。”

说着话,南宫天沐指了指,血池中央上方的那块血色水晶,说道:“凡是地坟四方聚灵血阵,都有着一个被称之为地坟之心的存在,也就是血阵要复苏的对象,想要破阵,只能从地坟之心上动手。”

“而最佳的时机,却是要等到,血阵四方十二人,将凝聚的血符文,全部打入地坟之心的那一刻,才能动手,那一瞬的时机,乃是地坟之心即将苏醒,防御却是最弱,最容易被攻破的时候。”

“眼前这个血阵,既然需要十二个真灵强者护持,想来,要复苏的这位魔族强者,修为定然已经达到人皇之境了,这样的地坟之心,以我的修为,还破不开。”

“所以,我们还要等下去,可是,这位魔族的强者一旦能够动弹,想必不会给我们出手的机会。”

听着南宫天沐的讲述,夜影的面色,终于不再淡定了,眼中流露出凝重之色。

“小子,你到底是谁?能够知道地坟之心,并且知道破解的最佳时机,有这样的见识,你不可能是问剑宗的弟子!”

这一刻,夜影心中微微泛起波澜,南宫······这家伙不会是南边的人吧?!

夜影话说的肯定至极,南宫天沐倒是也没有否定。

淡淡一笑,南宫天沐说道:“我是谁,这并不重要,阁下现在应该关心的,应该是,我们能不能够破坏你们这一次的血祭吧。”

夜影冷哼一声,不屑道:“就算你知道这么多,难道就能阻挠我们血祭进行?”

说着话,夜影眼中轻蔑之色,毫不掩饰的扫过南宫天沐和弈倾天。

南宫天沐有些沉默,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

看了弈倾天一眼,南宫天沐想要让弈倾天知难而退,离开这里。

可是,想到弈倾天问剑宗弟子的身份,再想到两人短短时间的相处,自己对弈倾天的了解。

南宫天沐又是明智地闭嘴,没有说话了。

心中却是暗道:就算是最后没能破坏对方的血祭,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最坏不就是被对方抓住吗?

难道,对方还敢杀我们?南宫天沐心中傲然一笑。

南宫天沐的身份,注定了,魔族不敢也不能······轻易斩杀他!

就像是正道势力,也不敢斩杀花弄影一般,最多只是囚禁对方而已。

这就是大势力之间的底线所在!

除非,魔族已经做好,和整个天痕大陆开战的准备,否则,绝对不会做出如此肆无忌惮之事的!

而在南宫天沐心中,已经确定了八九分,弈倾天便是他自小便是没见过,三年前失踪的小弟。

魔族若是知道了弈倾天的这层身份,自然也是不敢动弈倾天一根毫毛的了。

虽然有些无赖,但是,不用怀疑,这就是一张保命符!

南宫天沐心中的心思,弈倾天却是不知道的。

感受着夜影身上微微波动的气息,弈倾天眼中一派凝重之色。

纵然此刻夜影的实力遭到削弱,但是,荡漾开来的气势,还是给弈倾天一股致命的压迫感。

这种压迫,弈倾天只在三代身上感受到过。

也就是说,夜影的实力,已经达到三皇之境了!

要知道,弈倾天和夜影也只是几月没见而已,这变化未免有些太大了吧!

当初被弈倾天越级斩杀的夜影,现在,却是已经成了三代那一般的强者了。

沧海桑田,莫不如是。这怎能不让弈倾天心中感到惊讶,甚至惊骇呐?

现在的夜影,若是恢复实力,怕是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他吧!

一个夜影就是这般强悍了,那魔族,到底又有着多少个这样的夜影呐?

问剑宗,除了最强的三代之外,接下来的第二强者梯队,便就是掌教慕容华以及四峰座,他们的实力,可还只是处在真灵九重天。

这样的实力,能够接的下魔族强悍阵容的出招吗?

更不要说,还有缥缈雪峰以及罗刹鬼宫,在一旁虎视眈眈。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魔族的实力,或者说,低估了魔族为了达到那个不知目的的决心,人皇之境,问剑宗能挡住吗?”

弈倾天面上露出丧气之意。

这样强大的实力,怎么看,都是有些挡不住啊。

一想到若是问剑宗挡不住这样庞大的压力,最后会如何,弈倾天心中便是有些抽搐起来。

若是真到了那一刻,问剑宗怕是分崩离析,也只是在顷刻之间。

而师父叶无名、无情姐、三代,还有江不凡他们,怕都会随着问剑宗灰飞烟灭。

“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可以让它发生?!怎么可能发生?!”

“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难道在我还没握住之前,就要被吹走吗?!我、绝对、不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