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10章 三重削弱

第210章 三重削弱

整个血色空间,随着弈倾天话音的落下,瞬时,便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夜影等人有些惊骇的目光中。

血池像是消融的冰川一般,缓缓露出黑色的大地,头顶之上的黑色岩石,缓缓褪去,露出惨白的天空,像是一张冷漠地注视着苍生的无情面容。

血池消失,石柱消失,地坟之心消失······整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瞬间消逝的一干二净。

黑白的荒凉世界之中,只剩下,孤零零地站立的夜影等十三人,以及浮现在空中的弈倾天!

“这是什么地方?!”

“我们不是在布置大阵吗?!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

十二人有些惊骇地看着发生在眼前的变故,心中一阵不安。

他们十二人,虽然,修为也是达到了真灵之境,但是,在整个魔族之中,地位却还只是属于下层。

缥缈雪峰失传的绝学,他们怎么会认识呐?

未知的存在,往往就是恐惧的源头!

夜影可不像这十二人这般没见识。

感受着体内血气的逐渐流逝,夜影心中微微有些动容。

看着天空之上冷然看着众人的弈倾天,夜影惊讶道:“这是缥缈雪峰的衍术?你居然会缥缈雪峰的衍术!而且,看这阵势,这衍术的等级,还不低啊!”

夜影虽然能够察觉到,荒字诀中蕴含着,和缥缈雪峰同出一脉的气息。

但是,她却也是不认识,弈倾天眼下所使得,正是缥缈雪峰失传已久的荒字诀。

“夜影大人,现在该怎么办?我们被困在这里,血祭岂不是就要中断了?”十二人有些担忧得说道。

夜影冷笑一声:“慌什么慌!眼下的这一切,无非只是幻境而已,只要保持你们的本心,弈倾天动不了你们的,血祭之法继续进行下去。”

“我倒是要看看,弈倾天,你还能有什么手段!”

斗转星移,改天换地,这种手段,就算是人皇之境的夜影,她自认也是做不到的。

她可不相信,弈倾天,一个不到真罡之境的修者,能有这种本领。

眼下出现这般奇象,只能说明,这一切,都只是弈倾天勾勒出的幻境,仅此而已!

十二人听着夜影的话,心中再略一思索,便是安定下来。

他们本来就是高层次的修者,平时遇到这种阵势,绝对是不会像眼前这般慌张的。

只是,如今,一来实力被重大的削弱了,二来,这里还有着一个主心骨的夜影大人在此,头脑倒是没有平常该有的清醒了。

此刻,一安定下来,手中印诀,便是缓缓掐起,继续进行着血祭之法。

天空之上,弈倾天的身影,静静浮现在虚空之中。

眼中白芒闪现,盯着盘腿而坐的十二人,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咚咚!”

沉闷的脚步声,轰然响起。

弈倾天踏着虚空,缓缓落下,道道金色卍字印记,在弈倾天脚下亮起。

洗涤人心的梵音,再度袅袅吟唱而起,回荡在幻境的虚无空间之中。

“弈倾天,黔驴技穷了吗?”夜影看着弈倾天一节一节往下踏落的脚步,不由冷笑一声。

清心咒虽然能够克制邪术,但是,那也要看施展之人的修为如何!

弈倾天的衍道修为,只是处在真罡前期,想要净化众人,那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冷笑声传开,弈倾天却是不言不语。

脚下佛印,一阵变化,金芒碎裂,最后,诡异的化作惨白之色,森冷的死气,交织融合着圣洁的佛气,勾勒出一道庞然的佛印。

卍字印记,在半空之中,微微旋转开来,每一次旋转,便是膨胀一圈。

最后,化作半亩大小,遮天蔽地,将夜影等十三人笼罩在其中。

丝丝缕缕的白色气流,卷着金芒,像是蒙蒙细雨一般,垂落而下。

“这混蛋!居然利用他那诡异的精神力,加强了清心咒的威力,而且,那股死气与佛门圣气,居然能够完美的被他融合到一起,真是了不起啊!不过,这样,就能伤的了我们吗?”

夜影眼神凝重地看着弈倾天的一举一动。

和弈倾天打过交道的她,可不会认为,弈倾天的举动会是毫无意义的。

在夜影注视之下,弈倾天淡淡地看着地下众人,随即冷漠吐出一字:“荒。”

一字落下,幻境之中的荒凉之意,再度浓郁了几分。

更是随着弈倾天话音的落下,整个天地之间的荒芜之气,好似卷起无形的风暴,被弈倾天化纳收拢到一方天地。

“砰!”

掌心一团,弈倾天猛然向下一拍,虚空瞬时一颤。

一股无形的力量,像是开闸的水流一般,浩浩荡荡的倾泻而出,向着被佛印遮住的一方天地,灌溉而下。

“什么?这股力量!真是可恶啊!”

身体周遭好似被粘稠的**包裹住一般,夜影感受着体内的生机暴流而出,心中不由一惊。

继续血祭之法的十二人,也是不由再度睁开眼来,有些惊惧地道:“夜影大人,这股力量是怎么一回事?我们的生机怎么会流逝得这么快?!”

在众人感应中,他们的生机之力,好似被巨大的磁铁之力吸引一般,蛮横的被拽出了他们的身体。

这种诡异的变故,消耗的生机之力,居然不小于血祭消耗的能量!

夜影没有回答众人的话,反而看向了弈倾天,有些怒极反笑道:“弈倾天,你可真是好本事啊!先用佛门清心咒削弱我们的抵抗力,再进一步用你那诡异的精神力施压,最后,更是动用了你这幻境吞噬生机之力的奇异力量。”

“三种力量作用之下,现在,居然让我也不能无视,你可能对我们造成的伤害了,不过,这样,你又能如何?”

冷然一笑,夜影怒声道:“弈倾天只是想干扰我们血祭,生机流逝,你们不要管,一心血祭就行了,我倒是要看看,是他吞噬我们的生机速度快,还是血祭完成的快!”

“你死不了,他们这十二人,可不一定就死不了啊,夜影,你对属下,就是这般无情吗?”

高空之上,弈倾天的眼神微微波动,随即,却是淡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