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17章 意外之招冷孤寒

第217章 意外之招冷孤寒

弈倾天和来人身影,面对面的急速碰撞在一起。

随即,一道轰鸣爆炸声,便是陡然响起。

“砰!”

空中猛然爆出一团血雾,弈倾天的身影,毫不停留的从血雾之中闪出。

一剑,斩杀了来人。

弈倾天感受着,背后再度袭来的血刃锋芒,心中怒吼一声。

身体化作瞬流剑光的同时,背后,虚幻的翼膜,同时展开,眸子中血芒爆闪。

脚步在空中,狠狠一踏。

“嘭!”

空气被踩爆,一个巨大的塌陷,在弈倾天脚下形成。

弈倾天整个人,更是化作一道肉眼看不见的幻影,向前闪过。

一步落!

再出现时,弈倾天已然来到石门外。

同一时间,南宫天沐携着紫芒,轰然落下。

见南宫天沐已然出来。

弈倾天身体一转,毫不迟疑,掌心一动,石门的钥匙,便是浮现而出。

“咻咻!”

单掌一扬,弈倾天手中钥匙,瞬间甩出,准确无疑的落在石门巨兽嘴中。

“咔咔!”

一阵急促的咔咔转动声响起,厚重的石门,便是轰然落下!

隔着石门,弈倾天可以看见夜影的身影。

一晃之间,已然快要逼近石门入口。

心中一寒,弈倾天猛然怒吼道:“南宫大哥,快阻止她!”

话音还未落下。

弈倾天掌心之中,逐日,再度浮现而出。

烈焰利箭,化作三足金乌,爆射而出。

南宫天沐心中亦是一凛。

知道,若是让夜影此时脱出石门,他们两人怕是都得死。

全身紫芒闪耀,朱雀舞天华幻化紫炎朱雀,带着熊熊的火焰之力,透过石门的下端,爆涌进石门内。

“给我破!”

石门之后,夜影的娇喝声,雷霆炸响,血海卷起浪头,倾覆而下。

首当其冲的弈倾天、南宫天沐两人,身子一震,口中喷着血,脚步擦着地面,倒退开来。

“我说过,你们今天,都得死!”

杀意凛然的话音,带着血腥之气传出。

夜影一步落下,距离快要关闭的石门,只剩下,咫尺之遥。

生与死,只在一步之间!

就在这时,流星划过天际。

“咻咻!”

三道璀璨的星辰,闪现而出。

像是炮弹一般,向着石门轰落而去。

“砰!”

“砰!”

“砰!”

接连的轰击声,沉闷的响起。像是鼓声一般,轰鸣响起!

夜影显然是没想到,还有人隐藏在这里,猝不及防之下,瞬时,便是被三道星辰正面轰中。

脚步一晃,便是唰唰地倒退开来。

这般一耽搁。

“咚!”

石门终于咚的一声,轰然砸落在地面之上,严严实实,不透一丝缝隙。

“到底是谁?!弈倾天,你跑不了的!被我的血脉改造过,你永远逃不出我的掌控的!!!”

石门落下。

夜影懊恼、恨意的话音,却是悠悠飘荡了出来,回荡在三人心中。

“咳咳!”

弈倾天杵着逐日,血色从嘴角微微泣出,应和着眸子中,还未散开的血芒,显得妖异至极。

“这位朋友,刚才多谢你的出手相救了!”

弈倾天稍稍缓了口气,看向多出的一人,有些感激地说道。

南宫天沐道谢之后,看向这位背负着白骨枪的少年。

随即,目光便是落在对方背后的白骨枪上,眼中泛起一抹讶异之色。

冷孤寒单手微摆,说道:“不用谢我,我也只是自救而已,刚才那人,一看就是魔族的一个大魔头,若是让她脱逃出来了,不仅是你们,就连我,也是得给她灭了。”

“再说,你帮我宰了那个家伙,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忙,一报还一报吧。”

“那个家伙?”弈倾天面色微微错愕。

这时,经冷孤寒一提醒,才想起,自己方才脱逃出来的时候,的确是遇到一人,被自己给一剑秒了。

时间太过急迫,弈倾天也是没看清楚,那人到底长得什么样。

只记得,那人好像认识自己来着。

心中思绪一闪而过,弈倾天笑道:“那人被兄台追杀到这里,想来,也是魔族的成员了。”

冷孤寒拂了拂额前的碎发,不屑道:“只是一个,被魔族魔化改造的可怜可悲之人,好像,就是这处霍家的家主吧。”

弈倾天面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不自然得说道:“这处霍家的家主?霍洛风吗?”

“嗯?好像就叫这个名。”冷孤寒看了看弈倾天,眸子中冷静的一波不起。

刚才,那个魔头叫他弈倾天?

原来,他就是弈倾天吗?

冷孤寒顿了顿话音,说道:“这个叫做霍洛风的家伙,自己说,是被我问剑宗的一个叫做弈倾天的弟子,也就是你,害成这样。”

“如今,他最终死在你手中,你也算是亲手终结了这段因果。”

我问剑宗?

弈倾天眉头一挑,“这位师兄,也是问剑宗弟子?”

对方显然已经从霍洛风口中,知道了他的身份。

弈倾天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也是问剑宗的弟子。

察觉到,对方方才出手的阵势,修为定然已经达到真罡之境了。

这样的弟子,应该早就是成为真传弟子了,弈倾天不认识,也是很正常的。

弈倾天心中这般想着。

冷孤寒笑了笑,“问剑宗,冷孤寒。”

冷孤寒?!

三字落下,却是让得弈倾天心中一阵激荡。

这人居然、居然是冷孤寒?!

外门四秀,第一的存在?!

冷孤寒轻轻一笑:“怎么?弈师弟很惊讶的样子?”

弈倾天苦笑一声:“冷孤寒的大名,在整个问剑宗,可是无人不晓的存在,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冷师兄的真人,心中难免有些惊讶。”

冷孤寒耸耸肩,无所谓。

旁边,南宫天沐有些担忧得看着弈倾天,“倾天,此间事了,我看,你还是和我一起回南宫世家吧!你体内的魔血,残留着,总是一个威胁,还需要父亲大人亲自出手,才能驱除干净。”

魔血?冷孤寒眉头一挑。

那个魔头,已经魔化了弈师弟吗?

还有······南宫世家,这位,难道是南宫世家的人?

弈倾天闻言,却是皱眉思索起来。

半响,弈倾天剑指一点,眉心之上,相思错浮现而出。

南宫天沐和冷孤寒,都是讶异地看着弈倾天的动作,不知道他要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