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35章 解不开的心魔

第235章 解不开的心魔

“依我看,他这个代理掌教,不做也罢!”三代一摆衣袖,冷声说道。

封罗宇不可置信地看着三代,面色难看至极。

慕容华却是冷哼道:“问剑宗,除了罗宇,谁,还能担此重任?”

“弈倾天那小子,虽然天赋不错,但是,师父,您老,可不要忘了,这小子,可是叶师弟捡回来的,一个身世来历,都是不清不楚的小子,哪里有咱们从小看着长大、知根知底的罗宇,让我们放心?”

“虽然,南宫天沐说过,弈倾天这小子是他的舍弟,但是,我可不相信。”

“南宫世家的小少主,若真是在多年前就失踪了,南宫世家,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是没有吧?这般说辞,想来,也只是,南宫天沐为了保护弈倾天的借口而已。”

三代冷笑一声:“你的理由,倒是很多,说到底,整个问剑宗,万千弟子,你都是能够容得下。”

“唯独一个弈倾天,你却是装不下,非要置他于死地!”

慕容华面色淡淡,冷然说道:“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弈倾天和魔族之间,绝对是有着某种联系,我也只是,为了杜绝一切可能祸及问剑宗的存在!”

三代微微沉默,有些怜惜地看了慕容华一眼,随即说道:“我知道,你痛恨魔族,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我和你一样,对魔族深恶痛绝。”

“但是,慕容华,请你不要舍本逐末、因小失大,斩杀魔族,和保护人类,不是界限分明、分得清清楚楚的两件事,而是一件事!”

“你若是因为心中的执念,一味想要斩杀魔族,反而怨杀无辜之人。”

“我倒是想问问你,你的作为,到底真的是为了斩杀魔族,还只是,为了宣泄你心中的杀意?”

三代有些恨铁不成钢,沉声道:“你若是看不破这一关,心魔常在,你永远难以踏出那一步!”

修行,就是修心!

心不通透,何来大自在?

“今天,这件事,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弈倾天的伤势情况,现在,还要等着无情那里传来消息,你最好祈祷,弈倾天的伤势不要过重。”

“不然,无名的性格,你也是知道,到那时,他会发什么疯,我也管不了,这段时间,你们都给我安分一点。”

说着话,三代转过头,看向封天都,说道:“天都,你们师兄弟五人之中,你的性格最为圆润,慕容华这小子,日后还得靠你多多看顾,不要让他再做出出格之事,否则,我连你一起惩罚!”

封天都苦笑一声,恭敬道:“师伯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协助慕容师兄的。”

三代冷哼一声,身影一闪,便是消失在原地。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封罗宇冷哼一声:“这个弈倾天,和魔族之间不清不楚,依我看,早点解决掉他,才是万无一失的良策,不然,留着他,对问剑宗而言,总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威胁?他还能构成威胁吗?”慕容华面色稍稍缓和,冷笑着说道。

封罗宇心中一惊,迟疑问道:“师伯的意思······”

慕容华嘿嘿冷笑两声:“弈倾天体内的经脉,早就是被我震碎的稀巴烂了,他的武道之途,已经被废,他还能拿什么来威胁你,威胁问剑宗?”

“什么?!弈倾天真的被师伯你给废了?!”封罗宇面上有些不可置信闪过,随即,却是化作惊喜之色。

虽然,封罗宇嘴上,一直不把弈倾天放在眼里,但是,心中却是着实忌惮这个小师弟。

如今,听闻弈倾天被废的消息,心中一块巨石放下,别提有多高兴了。

心中念头闪过,封罗宇面色又是猛然一紧,紧张问道:“弈倾天的武道之途,被师伯废了,可是,这小子可是衍武双修啊,武道被废,他的衍道可是更加出色啊······”

“你不用担心,我废他经脉的时候,连带着将他的识海震碎了,他没有当场变成白痴,已经算是天大的幸运了,还想继续衍道之路,那是痴人说梦!”慕容华冷哼一声。

他本来只是想要将弈倾天逼走问剑宗,并没有斩杀弈倾天的打算。

只是,后来见到弈倾天使用魔功,心中怒气上涌,才决心彻底绝杀弈倾天的。

如今,废了弈倾天衍武双道,对这件事,他心中一丝后悔都是没有。

他只是后悔,为什么,自己将这件事闹得这般大,为什么,自己没有在暗地里直接斩杀弈倾天。

若是,这一切都在暗地里进行,也就不会闹得叶无名险些和他决裂。

封罗宇眼中阴霾弥漫,有些担忧道:“可是,如今,弈倾天被无情······师叔带去救治,以无情师叔的医术,保不准,能够帮助弈倾天修复体内断裂的经脉,到那时,岂不是······”

慕容华嘿嘿一笑,“我下的手,我自然就是最清楚,无情师妹想要治好弈倾天,除非,她愿意牺牲自己的本源之力,以一命换一命的方式,斩断她自己的武道之途,帮助弈倾天重新构建体内经脉。”

“只是,为了一个弈倾天,无情师妹会这么做吗?”

“世上,能够让无情师妹如此付出的人,有吗?”

说到这里,慕容华看着封罗宇,对方面上的喜悦之意,掩饰不住的流淌出来。

顿了顿,慕容华接着说道:“罗宇,此番事情过去后,择日我便会为你和小韵,举行婚礼,我把小韵交付给你,你可不要辜负她!”

说着话,慕容华眼珠子定定地落在封罗宇身上。

封罗宇面色一惊,随即有些为难道:“师伯,师侄我如今一心向道,婚礼之事,是不是该往后推一推?”

慕容华眼光微微闪烁,有些意味深长地道:“推一推倒也是可以,只是,有些不该有的心思,我希望你能够趁早绝了,不然,第一个饶不了你的,就是我!”

封罗宇身子一颤,面色有些难看。

封天都出来打哈哈,“师兄放心,该有的方寸,罗宇还是有的,有些事情,大家不说,心里明了就行了,我也会一直监督着这小子,不让他做出出格的事情来。”

“这样,最好不过!”慕容华有些刺人的目光,盯了封罗宇一会儿,随即,冷哼一声便是离开了。

只留下封天都父子,站在孤零零的山门之前。

黑夜的笼罩之下,两人的身影,却是模模糊糊地看不见真容,恍惚间,两人好似成了一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