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37章 漫长的一夜

第237章 漫长的一夜

夜,已深。

小小的茅屋,在黑夜中,静静的沉睡着,浑然不管外界的春夏秋冬。

在屋外,在整个问剑宗,却又是另一幅光景。

篱笆结界之外,叶无名三人,仍旧是保持着刚来此地的姿势。

只是,南宫天沐手掌捏的更紧了,泛白的骨节,显得有些刺目。

冷孤寒的睫毛,时不时的颤抖一下,抖落上面沾染的晶莹露珠。

叶无名闭住了眼帘,不想让眼中水波,荡出天外。

而在问剑宗其他的地方,众多的执法长老,也都是心波荡漾,无法安然入睡。

睁着黑色的眼珠子,透过黑夜,眺望着,远处耸立云霄的神秀峰。

等待着······祈祷着,某个人能够平安无事,即便,对那个人,他们心中都是痛恨无比。

那人好,他们就能好,那人不好,他们只能······死!

这如何不叫他们担忧?

“前辈!他们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出来,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距离弈倾天被神无情带入茅屋,时间,已经过去几个时辰了。

除了,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里面,传出元气的剧烈波动之外,之后,便是一丝动静,都是没有传出。

这种诡异,持续压迫着南宫天沐的神经。

这一刻,他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叶无名闭着的眼睛一睁,轻声道:“放心吧!无情师妹的医术,早已经达到妙手回春的境界了,小天的伤势······应该、肯定能治好吧!”

经脉被废,到底能不能治好,其实,他心中,也是没有多大把握的。(

只是,除了这般祈祷,他还能怎样?

不过,这医治的过程,未免,的确是有些安静了吧!

怎么看,怎么听,都不会觉得茅屋中有人的存在。

心中荒诞不经的念头闪过,叶无名暗暗呸了自己一声。

“前辈,晚辈想问您一件事,不知道,前辈能否为晚辈解惑?”

得知神无情的医术超凡,南宫天沐稍稍放下自己提起的心,知道自己的担忧,只能是多余的。

念头一转,便是准备,询问叶无名,关于弈倾天的来历。

弈倾天到底是不是他失落的小弟,他还是不能完全否定,虽然,弈倾天的言辞信誓旦旦。

但是,时间秘术、禁术万千,能够改变人的记忆,这种诡异的手段,存不存在?谁知道呐?

兴许,弈倾天就是被人置换了记忆,那也说不准。

“说吧,我若是知道的话,一定会为你解答的。”

叶无名移开自己注视茅屋的目光,盘腿坐了下来。

南宫天沐眼眸静静地盯着叶无名,“我想知道倾天的身世,真正的身世。”

叶无名神色微微错愕,低声自语:“身世······真正的,身世?”

南宫天沐认真地说道:“是的,真正的身世!”

“······他真的,是您,十六年前,捡回来的弃儿?”南宫天沐愣神一会儿之后,开口问道。

“的确。”

“五岁之前,一直昏睡?”

“嗯。”

“······这些年里,倾天有没有,和特殊的人,接触过?”

叶无名白眉一挑:“你认为,一个天生绝脉之人,会有人,愿意和他接触吗?”

“什么?!倾天是天生绝脉的体质?!”南宫天沐心中狠狠一震,脑海中灵光一闪,一个骇人的念头,闪现而出。

不对!若是倾天真的是天生绝脉,那他这一身修为,又是从何而来?

“你不知道小天乃是天生绝脉吗?”

叶无名微微诧异,照之前南宫天沐的表现,弈倾天显然早就是将自己身世,告诉对方了。

就连天生弃儿这件事,都是向对方说了,绝脉体质,居然没说?

南宫天沐摇摇头,“可能,他觉得没必要吧,只是,天生绝脉之人,经脉堵塞,不是生来就是武道废物吗?小天如何能够修炼,而且,这般年纪,就是有着这般修为。”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我这徒儿,一眨眼的时间,就发生了这般翻天覆地的变化。”

“弹指一瞬的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却是让我感觉,犹如过了一辈子一般,真是让人唏嘘不已啊!”

昔日的那个温文尔雅的师兄,如今,却是公然出手对付小辈。

而且,还暗招废人武道,这般巨大的变化,着实让人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这一年?”

南宫天沐敏感的抓住了关键词,嘴中念叨几遍,面色突然变得有些震惊起来。

颤抖着音调,南宫天沐有些艰难地说道:“您老,该不会说,小天这般的修为,只是修炼一年所得吧?”

一年时间,取得这般成绩,在问剑宗这般三流宗门之中,着实有些骇人了。

“差不多吧!”

最近的一段时间,叶无名一直在外执行任务,哪里知道,发生在弈倾天身上的事情?

南宫天沐捏了捏眉心,心中有些哀嚎起来,人比人,真是能够比死人啊!

如同南宫世家这般的主宰势力,想要在一年时间内,将人的修为,直接提升到先天九重天,那是轻而易举的。

甚至,直接提升到真灵九重天,那也是如取囊中之物一般,没有丝毫难度。

只是,一般情况下,这些主宰势力,都不会这般做。

修行,便是修心。

一味提升修为,却是忽略规则感悟,便是舍弃了修心这个根本,逐了修为这个枝梢末节。

武道规则的感悟,是在一次次的战斗、历练之中积累的。一步登天,冲上真灵九重天,如何能够有所历练?又如何能够有所感悟?

所以,越是这些大势力所在,对于底下弟子入道四境的修炼,越是严苛,一步一个脚印,保证能够打下坚实的基础。

而据南宫天沐观察,弈倾天,非但修为已经达到先天境界的临界点了,规则感悟,更是更胜一筹,隐隐间已经超过他了,这岂不是妖孽至极!

南宫天沐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这般看来,倾天,应该是在这一年之内,才有所机遇,打破了绝脉的诅咒。”

难道,他真的不是我的小弟?

只是,他身上的那朵花,为何,气息是那般熟悉呐?

嗯!找个时间,让倾天带我在问剑宗逛逛。

若是小弟真的和倾天认识的话,我一定能够找到他!

黑色天幕垂下,无数人心中亮起不一的念头。

茅屋中,仍旧是一片寂静无声。

这一夜,对于问剑宗而言,注定是个漫长的无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