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47章 死亡之月

第247章 死亡之月

弈倾天心中念头一闪,问道:“前辈,你可知道,五月初五,是个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魔族选择这个时间动手,不可能是毫无根据的。

“五月初五吗?”三代眼睛微微眯起,面上难得的出现一缕凝重之色。

“平常的五月初五,倒是没有特殊之处,但是,这一年的五月初五,却是千年一见的死亡之月,再度降临大陆的日子。”

死亡之月?弈倾天剑眉一挑,这个特殊的存在,他倒是没有听说过。

“死亡之月降临,乃是天地动荡死气灭绝的日子,那一天,整个天痕大陆,将不再有白昼,黑夜会笼罩天地,整整十二个时辰。”

“天地之间,正气被压制到极点,邪魔歪道之气猖獗,更加恐怖的是,那一天,天空中会出现死亡之月,全面爆发天地毒,被天地毒沾染上的人,除了死亡,无解!”

“所以说,那一天,将是天地之间死气最为浓郁的一天,对于整个正道势力来说,将是最为危险的一天。”

提起死亡之月,三代的表情,明显不再像之前那般轻松,浑身透露着一股凝重之意。

弈倾天面色一凛,“所以,魔族以及两大主宰势力,才将破解封印的日子,定在五月初五,因为,那一天,随着死亡之月的降临,封印的力量,将被削弱降到最低。”

“而魔族的实力、鬼宫的实力,却是会上升到最大限度,此消彼长,想要应对问剑宗、烂柯寺背后的势力,他们心中的把握,想来也是大大增加了。”

弈倾天一直便是有着疑问,魔族为什么选择五月初五,作为入侵问剑宗的时间,如今,听到三代的解释,他终于弄明白了。

看来,我想提前解开封印,释放出那个魔头,给魔族和两大主宰势力,来个措手不及的计划,是实现不了了。弈倾天心中微微一凝。

那个封印,想来,单单凭借弈倾天的佛门衍术和无根之花,还是很难解开。

必须借助天时死亡之月,削减封印的强度,才能有机可乘,最终,利用佛门衍术和无根之花,里应外合,解开封印。

“要不是你得到消息,传给我了,我也不会特意调查一番,自然也不知道,今年的五月初五,居然是死亡之月降临之日。”

“这个消息,我已经传给剑阙了,想必,他们也会有所准备,燃犀那个老头,也是了解了,他应该也会有所动作的。”

三代瞄了弈倾天一眼,淡淡说道。

弈倾天“哦”了一声,随即笑道:“将计就计,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吗?”

三代嘿嘿一笑:“按你所说,怕是鬼宫的那群小辈,还不知道,你已经窃听了他们的情报,不知己,不知彼,百战又能如何?一‘败’字而已!”

弈倾天不置可否一笑,“但愿吧。”

就算鬼宫、魔族他们以为,自己占据了天时,出动的实力,有所减弱。

可是,对于一只蝼蚁而言,大象和猎狗,有区别吗?

撇开问剑宗背后势力不说,问剑宗,就是一只不起眼的蚂蚱!

“悄悄话说好了?”

再度回到神秀峰的时候,竹门开阖,屋内已经清扫一空。

又是恢复了之前简单朴素的模样,一床、一桌、两椅,还有残留的一丝灵花异草的清新香气,驱散开弈倾天心中的一丝憋闷之气。

只是,什么叫做“悄悄话说好了”?

瞧着淡淡看着自己的神无情,弈倾天面色有些尴尬。

总感觉,在对方的眼神下,自己有些无所遁形,浑身有些不自在。

“丫头,哪来那么多废话,这小子,又是被人打的吐血,又是被人揍得内伤,你还不快些准备一些好吃好喝的,给他好好补补!”

三代面上一派正经的说道,心中却是暗暗得意:嘿嘿!老夫终于又逮到蹭饭的机会了。

唉,能够吃上无情做的一顿饭,老夫也真是够拼了,这张老脸,都快丢光喽。

弈倾天嘴角一扯,有些无奈地看着三代。

这家伙,也太不要脸了吧,我有被人打的吐血吗?我有被人揍得内伤吗?

好像······还真有,不过,现在,我的伤势,可是完全恢复了,修为更上一层楼了,用得着你借花献佛?

自己贪嘴,居然还好意思利用我,真是无耻啊!

神无情目光淡淡,青衫微摆,桌上光华一阵错乱。

眨眼的时间,桌上,便是排满一溜圈的奇花异草,没有美味佳肴的复杂香气,只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却是让人有着大快朵颐的冲动。

“你、你、你?”

佳肴在前,三代却是视若无睹,手指头指着神无情,宛若白日见鬼了一般。

弈倾天却是不管三代什么表情,自己旁若无人地开吃。

这饭,可是吃一顿少一顿了!心中无端升起这个念头,弈倾天突然被自己这个荒诞的念头,吓了一跳。

弈倾天心中有些不舒服的感觉,蔓延开来,本来清香可口的菜肴,嚼在嘴里,却是味同嚼蜡,食不甘味了。

神无情扫了目光有些呆呆的弈倾天一眼,随即看向三代,淡淡说道:“怎么?”

怎么?用得着这般淡然吗?

“你的修为,突破了?”

三代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神无情,眼中讶异之色,像是潮水一般溢出眼眶。

“嗯。”

淡淡应了一句,神无情手持玉箸,夹了一筷子白芷香兰,放到弈倾天碗里,神情温和地道:“白芷香兰,性气温和,对于你体内的魔血,能够起到压制的作用,多吃点。”

弈倾天一愣,随即,连连点头,却是有些心不在焉地,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

神无情柳眉微微蹙起,这孩子是怎么了,怎么这般失魂落魄的样子?

三代却是没注意到,弈倾天的反常,他现在一门心思,都是放在神无情的身上了。

得到神无情确信的回复,三代面色有些发呆,有些傻了般,低低自语道:“突破了?这就······突破了?”

神无情懒得搭理三代,皱眉看着弈倾天,心中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