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77章 争锋

第277章 争锋

可惜的是,这片地界,衍道修者很少,只有烂柯寺普遍修炼衍术,奈何,他有所顾忌,不能堂而皇之地找上烂柯寺弟子比斗,烂柯寺更加不可能教授他佛门衍术。

所以,弈倾天只能将主意打到梵白的头上。

一来,梵白的衍道修为不知几何,但是,肯定比之燃犀等人,高出不知道多少,有这样的一个高手陪练,想不有所领悟都是很难。

二来,梵白被封印束缚住,能够动用施展的能力有限,弈倾天也不用担忧自己的安危,再说对方还有求于自己呐。

三来,弈倾天也想和梵白熟悉熟悉,毕竟,按照眼下的局势,发展下去,封印开启可能也就是势不可挡的了。

就算弈倾天陨落了,两大主宰势力,也不会放弃破解封印,可能也会有着其他手段破开封印,虽然,付出的代价,会大一些。

既然局势发展已经不能阻挡了,他何不顺水推舟,主动帮助梵白解开封印呐?

到时候,让梵白欠他一个人情。

魔族目的不明,有梵白协助,他也算是也多了一张底牌。

弈倾天心中打着主意,眼中的战火,却是越来越炙热了。

白色气流,卷起无数细小的漩涡,浮现在弈倾天身周,排开周围一切的火焰之力。

“好好!!哈哈,多少年了,老夫都是没有动过手了,你这个娃娃,既然想要松松骨头,老夫就成全你!”

梵白狂傲一笑,最后一字,还未落下,地下世界的火海,便是瞬时翻腾起来,像是岩浆倒流一般,直直冲上天际,

白色火焰,在天空中,幻化出一条白色的火龙,在空中一卷,便是向着弈倾天横扫而来。

黑色锁链和牢笼,被火焰冲击晃荡着,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像是漂浮在巨浪上的一叶扁舟一般。

弈倾天大笑一声,脚步一闪,不退反进,居然毫不迟疑地就是迈入火海中。

单掌一翻,掌心之中,白色气流磅礴而出,好似九天银河,挥洒而出一般,精神力化出万千剑气,带着咻咻的破空声,爆射而出。

万剑齐出,直斩白龙!

白色的龙!白色的剑!同样的惨白之色,却是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

一者炙热无双,隐隐间,透露出一股圣洁的气息。

一者,却是阴冷无比,死寂之力,像是深邃寒潭一般,从四面八方拥挤而来。

两种极端的力量,瞬息间,便是轰然撞击在一起。

剑气穿透了白龙,白龙捏碎了剑气!

天空中,无数的白色碎片散落开来。

破碎的能量波,还未荡漾开来,弈倾天的脚步再度一闪,飘飘然地落到一根横江锁链之上。

单掌一翻,掌心向下狠狠一压,封魂之术,瞬间运转开来。

一个庞大的“封”字,旋转飞出,像是一方世界一般,轰然坠落而下。

做完这一切,弈倾天脚步不停,脚掌移动,梵音,瞬时吟唱开来。

一步一金华,道道金色卍字印记,像是盛开的金色莲花一般,布满整个天际,发出阵阵音爆声,却是正和梵白丝毫不示弱的天罗网之招,对碰在一起。

整个空间之中,瞬时亮起耀眼的金芒。

牢笼之中,圣洁佛气扑面而来,让得花弄影面色微微变化。

嘴中暗骂一声,花弄影全身光华一闪,巨木横空而出,瞬息间,八棵丈长树木诡异浮现而出,竖立在花弄影身周。

树木模样和普通的柳树相似,只是,颜色却是不似柳树的青翠欲滴,通体都是幽深的黑色。

散发的浓重魔气霸道无比,和花弄影身上偶然散发的气息,同出本源。

这里的动静,显然也是引起了弈倾天、梵白两人的注意力,只是、梵白早就是知道花弄影身份不凡,倒是没有多少的诧异。

而弈倾天一心一意对付着梵白,倒也是不敢分心关注花弄影这边的动静,虽然他也好奇花弄影身上的变化。

一时间,整个地下世界中,圣洁的佛气,阴冷的死气,霸道的魔气,卷动着整片空间晃荡着。

像是地震袭来一般,虚空都是有些扭曲开来。

“小子,不错啊!你的衍道功法,和谁学的?怎么带着这般浓郁的死寂之力?不过,就这样,老子才喜欢!我最讨厌的就是佛门的圣洁气息!”

梵白张狂的声音,带着滚滚雷音,悍然爆出。

音波巨浪中,万千佛门法印,幻化出,道道金色符文,像是被海啸翻卷着的扁舟一般,向着弈倾天悍然袭出。

“前辈,你说自己最讨厌佛门气息,怎的,你自己反而动用佛气呐?”

弈倾天身子摇摇晃晃地站在锁链之上,音波扭曲着空间,弈倾天的身影,落入花弄影眼中,一时间,被扭曲地,像是断成了两节一般。

封魂之术化出的白色“封”字,像是井盖一般,盖住这片天地,梵白的音波冲击,像是被困的野兽一般,轰隆隆地撞击在“封”字符之上。

片刻的时间,整个“封”字,便是发出咔嚓咔嚓的裂解声。

随即,像是破碎的玻璃一般,轰然碎裂开来。

化作漫天的白色气流,被火焰吞噬的一干二净。

梵白的声音,在音波中起伏着,“我讨厌佛气,可是,我又是无时无刻不在使用着佛气,那是因为,我恨他们!!我怕在被封印的悠久的岁月里,我会忘了他们!!”

“我要,时时刻刻,记住他们!!”

恨意无穷的话音传出,音波之力,再度高涨起来。

火海化作磅礴大雨,向着弈倾天当头倾覆而下!

世界,瞬时天崩地塌!

沉重的压力,压迫而来,弈倾天身子一移,刚要动弹,心念却是微微一动,毫不抵挡地被火海卷着,跌落地下世界中。

“弈倾天!”

牢笼之中,花弄影见弈倾天被卷入火海,面色不由一变。

八棵黑色柳树猛然一转,黑影一闪,花弄影再现身时,已然诡异地出了牢笼。

身影横空浮现而出,飘在火海上,花弄影面色一冷,寒声道:“梵白,快放了他!”

“哈哈!!放了他?这些年来,好不容易有人愿意陪我玩玩,我岂能轻易放了他?怎么的,应该玩上个把月吧!哈哈!!”

肆无忌惮的狂放笑意,震动着空间,化出道道白色波纹,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滔天火海,更是向着花弄影冲击而去。

“你是在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