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00章 美女和老鼠

第三百章 美女和老鼠

“切!你说我是你改造的魔族,我就是你改造的魔族?那我要是说,你丫的,是我小时候养的一只小老鼠,你就是我的小宠物?”

弈倾天嗤笑一声,像是看傻子一般,看着夜影。

“弈倾天,你小子有点常识好不好,夜影大人,乃是魔蝠一族的皇者,你居然说她是老鼠?老鼠和魔蝠,根本就不是一族,这点常识,你都是不知道吗?”

封罗宇找准机会,想要将功赎罪,抢着说道。

夜影满意地点点头。

封天都板着脸,不知道心中情绪。

弈倾天却是再度嗤笑一声:“封罗宇,没常识的人,该是你吧!你丫的,难道不知道,天痕大陆有一种奇特的树木,叫做白樱。”

“白樱?什么鬼东西!”封罗宇看着弈倾天。

“鸟雀爬上枝头变凤凰,形容的便是这白樱。”

“天痕大陆最低级的妖兽老鼠,知道吗?它们只要能够爬上这白樱的枝头,就能长出翅膀,一步登天,变成更加丑陋,但是,实力也更强的魔蝠。”

“这,你不知道?”

弈倾天一副看白痴的模样,看着封罗宇。

好似,谁不知道这点,就是至极的耻辱一般。

封罗宇看了看夜影几眼,有些迟疑道:“还有这种事......父亲大人,天痕大陆,真有这种奇特的树木白樱吗?”

封天都,也是有些不确定,心中却是下意识地有些相信起来。

毕竟,夜影脱离魔族影子,真正现身出道的时间,也只有一年不到的时间。

年纪小,再加上修为,又是惊世骇俗地达到人皇之境,怎么看,都是有些不正常!

弈倾天的这番言辞。倒是说得通。

再说,没看到夜影此刻脸‘色’黑得发紫吗?这岂不就是被人刺到痛处,该有的表情吗?

其他之人,多多少少,都是和封天都一样,有着相同的心思。

连带着,看向夜影的目光。都是不自觉得发生了变化。

好端端的一个绝世佳人,看在众人眼中。却是渐渐诡异地变成了一只大老鼠,丑陋至极......

美丑,一念......之间啊!啧啧!

弈倾天看着这一幕,面上微微愣了愣,随即,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痛快的笑声,毫不掩饰,回‘荡’在诛邪‘洞’中。

“哈哈哈哈哈!!!!!这般无稽之谈,你们居然都是信了?!真是让我为你们的智商捉急啊!”

“还是。我看起来,很像在说真话?怎么......哈哈!!怎么,大家都是相信了呐?”

弈倾天不解地挑了挑眉,撇头看向夜影,指着对方,嘴角一咧,笑道:“这么一个绝世的大美人。站在你们的面前,你们竟然会认为,她的本体是一只丑陋的大老鼠?啧啧!真是让人伤心啊!”

此刻,夜影心中,却是没有弈倾天所说的伤心,只有......无尽森冷的杀意!

任谁。被别人怀疑成,肮脏丑陋的小老鼠,心中总会不爽的吧!

再说,她夜影,也是绝世罕见的佳人一个。

四大宗‘门’,乃至整个西剑域,在容貌上胜过她的。能有几人?

这般遗世独立的美人一个,受得了这般侮辱?

一旁,封罗宇面‘色’,刷的一下,便是完全化作惨白之‘色’。

他居然蠢到信了弈倾天的话!!

他居然怀疑魔族皇者,夜影是小老鼠变化的!!

一想到自己方才的举动,封罗宇死的心,都是有了!

同时,看向弈倾天的目光,却是更加森冷怨毒了。

要不是这个小子下套,我怎么会落入这般境地?!怎么会?!

弈倾天!!你真是我的克星啊!!

今生不杀你,叫我如何翻身?!

心中狠辣歹毒的念头闪过,封罗宇目光看向夜影。

对方难看的脸‘色’,让封罗宇心中,一阵心惊胆战。

这个‘女’魔头,不会直接斩杀他吧!

旁边众人,像是避瘟一般,远远地躲开封罗宇。

封罗宇先是害得他老爹,陷入难堪的境地,现在,又是祸害到夜影头上了。

一瞬之间,接连得罪两大巨头!

这、这封罗宇,岂不就是一个大大的瘟神!当之无愧啊!

老子还是离他远一点,省得被他沾染上霉运!

被封罗宇弱弱的眼神盯着,夜影冷哼一声,却是理都没理对方,冷酷的眼神,盯着弈倾天。

“弈倾天,我说你是我改造的魔族,我自然就是有着确信无疑的证据。你又何必垂死挣扎,玩‘弄’这些不入流的把戏呐?”

哼!弈倾天,你胆敢如此羞辱我!!而且,还是当着少主的面!!

我若是不能让你身败名裂,我若是不能让你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我夜影......誓不为魔!

人魔不两立!

夜影心中这个毒誓,对于她而言,可是最为严酷的了!

她存在的价值,便是守在‘花’‘弄’影身边,她若是不再为魔,岂不就是,再也不能陪伴在她的少主身旁?

这不是最残酷的惩罚,还能是什么?

弈倾天却是不知道,夜影心中立下的毒誓,“哦?确信无疑的证据?”

淡淡一笑,弈倾天心念一动,体内心脉之处景象,便是浮现而出。

在血红的心脏处,一点暗红之‘色’,像是耀斑浮现在太阳的表面一般,很是明显。

不远处,紫芒微微闪烁着,时不时,亮起一丝璀璨的光泽。

这就是你的证据吗?夜影!弈倾天心中冷冷一笑。

血源的存在,弈倾天早就是知道,他岂能,没有防备?

“还请夜影大人,拿出证据,替我问剑宗,揭穿某些无耻小人的真面目!”

封天都温和一笑,语气中,却是带着刺骨的寒意。

“弈倾天,我会让你无话可说的!”

夜影‘玉’掌翻出,冷笑声中,血芒瞬时浮空闪现而出,迫开周围逸散的佛气。

整个诛邪‘洞’,瞬时,便是如同陷入一个血‘色’的世界中一般,扑鼻而来的,尽是刺鼻的血腥气息。

空气,好似瞬间变成粘稠的血水一般,给人一种束缚挣脱不开的感觉。

众人下意识的便是微微避开身子,目光忌惮地看着夜影,悄然地带上了一缕惊惧之‘色’。

一念之间,就能带来这种压迫感,这魔头,该有多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