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08章 计连环

第308章 计连环

“你今天要不把话给我说清楚,就算你是烂柯寺的人,我慕容华,也要让你去见阎罗王!”

心中怒气上涌,慕容华掌力下按,轰然拍击在地面上,震得碎石横空飞起,轰击在石壁上,化作碎末。

难道,他慕容华,真的变成这般好欺的?

谁都能踩上一脚?!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要想知道我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烈焰门主和王琨长老,只要仔细检查一番,令徒和令子的伤势,自然,便会一目了然。也能揭穿某些伪君子的面目!”

老僧嗤笑一声,下巴点了点地上的两具无头尸体。

慕容华,你以为人死了,就万事皆休吗?休想!

死人,在某些时候,也是可以开口说话的哟

“嗯?”

王琨面上闪过怀疑之色,脚步一转,便是来到羽青阳两人的尸体前,目光垂下,仔细的打量起来。

既然烂柯寺的这位老僧,这般信誓旦旦的,对方定然是看出了什么不妥之处。

王琨心中一凝,也不敢放松丝毫。

另外一旁,烈焰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也是仔细的看了起来。

慕容华却是嗤笑一声,没有说话,心中不安之感,却是越来越浓重了。

虽然,他可以对天发誓,他自己绝对没有做,对不起烈焰两人的事情。

但是,世上有一种事情,叫做栽赃嫁祸。

你没做,并不代表,你就没罪。

有时候,你即便没罪,也会凭空被污蔑,或者说被证明成罪人。那些所谓的证据确凿,也不过是证明了你犯罪的嫌疑很大很大,而不是一定。

就像是弈倾天展露魔功,也只能说明他和魔族有所接触,却是不能说明他就是魔族。

可就因为这样,弈倾天还不是照样,屡次被慕容华胡搅蛮缠地污蔑成魔族一般。

所幸的是,弈倾天心中的那种憋屈无奈,慕容华也即将享受到

随着观察的时间,持续下去。

王琨两人的面色,渐渐难看起来,最后,已然黑的如同锅底一般。

原来,事实是这样的!!原来,这就是事实!!

被自己发现的残忍事实,刺激到,烈焰爆喝一声:“慕容华,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给我死来!”

怒喝声刚落。

烈焰拳脚齐齐轰出,势若雷霆,向着慕容华轰然砸去。

“砰!”

拳掌交接,爆出惊天炸响。

心中有所防备,慕容华一掌起风雷,硬接烈焰一招。

“烈焰,你疯了!!”

慕容华心中,可谓是暴怒至极,积累在心中的怒火,像是火山喷发一般,急急得想要宣泄出去。

“我疯了?我的确是疯了!!要不然,我岂会和你这个无耻小人合作,害的我儿惨死!!”

身形腾挪之间,烈焰招式疯狂,雷霆万钧的拳掌,毫不停息的接连轰出,杀意蓬勃!

“蛮不讲理!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慕容华冷哼一声,不再忍让,手腕一旋,利剑瞬时划破空间,锋芒之气割裂而出。

至极的怒气!至极的憋屈!

两人已然不顾体内伤势的恶化,将体内元气,催逼到极点。

拳芒、剑芒瞬时轰击在一起,无边气浪,震荡而出。

风浪过后,四周,一片死寂。

“噗噗!”

慕容华身体摇晃着倒退开来,踏在地上的脚步,留下一个个三寸深的脚掌印。

手握长剑,杵在地上,慕容华嘴角血色,像是细水长流一般,不停的流出:“想杀我?!来呀!!”

咳嗽几声,慕容华身上戾气爆发。

即便,他再无出手之力了,凛然的杀气,却是仍旧激荡着众人身体一阵发寒。

烈焰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体跌落在地上,软绵绵的,目光之中的凶光,却是不减分毫。

“烈焰门主,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大家大可以将话挑明了,你这样不由分说的就是出手,欲取我问剑宗掌教性命,未免有些太过张狂了吧!”

“这里,可是我们问剑宗的地盘,不是你们烈阳门的山头!”

封天都眼中疑惑之色,一闪而逝,随即,便是义正言辞地怒哼道。

烈焰只是怒瞪着慕容华,却是没有说话。

一旁的王琨,却是黑着脸说话了:“误会?还能有什么误会?!青阳和行云身上的伤势,就是最好的证明!”

“嗯?伤势?”

见几人都是提出伤势的问题,封天都眼睛微眯,脚步一移,便是来到羽青阳尸体旁。

王琨只是冷笑,却是没有阻拦对方。

他倒是要看看,封天都他们该怎么解释!

目光甫一落在羽青阳尸体上,封天都面色,不由就是猛然一变。

视线转移到烈飞云脖颈处时,封天都面色再度一变,完全黑了下来。

“怎么样?封天都,你说说,这伤势之上弥漫的气息,是不是你们问剑宗破山剑造成的?!”

看着封天都面上的变化,王琨猛然一喝。

“什么?!他们是死在破山剑之下?!”

慕容华惨白的面容,再度一白,有些不可置信地惊呼道。

现在,他总算是彻底明白,烈焰这般肆无忌惮地,找他拼命的原因了。

破山剑虽然只是问剑宗入门剑式,入不得高手的眼,但是,这确实是问剑宗修者的一个标志,向来只有问剑宗弟子,才会这门剑式。

如今,烈飞云和羽青阳,皆是死在破山剑之下。

这岂不是,就证明了,他两人,不是死在魔族手中,根本,就是死在问剑宗弟子手下。

而且,能够无声无息的动用破山剑,当场斩杀烈飞云和羽青阳,凶手的修为,比之在场之人最高的修为真灵九重天,绝对不会低上许多。

这般一想,凶手的最大嫌疑人,已然呼之欲出。除了慕容华和封天都两人,还能是谁?

封天都面上,亦是泛起凝重之色:“师弟,这两人伤口之上,的确是有着问剑宗破山剑,残留的气息,而且,下黑手之人,定然已经将破山剑领悟到极致,衍化出了自己的大势。”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问剑宗可不多屈指可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