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10章 都在装

第310章 都在装

“师兄,你如何?”

封天都赶忙上前一步,搀扶住慕容华。

慕容华摆摆手,示意自己无事。

“这一次,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虽然,魔族伤亡惨重,但是,我们问剑宗,却是一下子,将三大宗门彻底得罪了,这下子,可如何是好啊?”

头晕目眩,慕容华有些担忧地说道。

封天都却是悠然一笑:“师兄,是福是祸,现在下定论,是不是太早了?”

“哦?师弟有什么看法?”

慕容华眉头皱起,眼中,却是流露出一丝期待之色。

封天都淡淡一笑,开口道:“羽青阳和烈飞云两个小辈之死,就算真是我们问剑宗之人,下的手,烈焰和王琨两个老匹夫,也不敢和我们问剑宗真的闹翻的。”

“怎么说?”

“师兄认为,我问剑宗,比之魔族如何?”

“嗯?就夜影一人来看,管中窥豹可见一斑,魔族的实力,胜过我问剑宗太多,问剑宗和魔族,完全就是没有可比性啊!”

“这就对了!弱者与弱者之间的仇恨,在面临更强者杀机的时候,却是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魔族大敌在前,烈焰和王琨,岂敢轻举妄动?”

“嗯?这倒是。有魔族牵制,想来,这两大宗门也不敢乱来!”

慕容华提起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半响,却是轻轻笑了笑:“这么说来,这次计划,也不算是徒劳无功。虽然,没能斩杀弈倾天。”

“不过,能够将烈阳门和天岱山,逼到我们这边阵营来,算起来,还是赚了。”

的确是赚了啊!只是,这个弈倾天,到底是不是魔族?

慕容华思绪一片混乱,实在是,有些弄不清了。

难道,一直以来,都是三代他们正确的,而他慕容华,却是错的?

封天都眼角余光,微微停顿在慕容华身上,渐渐的,嘴角,便是勾起一抹冷笑之意。

现在想要迷途知返了?晚了!

就算,你想亡羊补牢,就算,弈倾天会给你这个机会。

我会舍弃,你这把杀人的刀?

慕容华,不要怪我利用你!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心魔太重!

心中念头闪过,封天都眼中流露出诡异的笑容,突然朝着花弄影说道。

“魔族少主,这一次,弈倾天没能救出你,你是不是特别失望啊!”

花弄影轻轻拨了拨指甲,笑着说道:“当然失望了,我可是失望透顶了呐。”

“不过,能够劳烦封天都大峰座,亲自出手,更是见识到了封天都的不凡手段,我可是,敬佩得很啊!”

话中意味深长,封天都却是听明白了,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喜色。

能够得到魔族少主的认可,其他的事情,不就是水到渠成吗?

“哼!”

另外一边,慕容华却是没有听出,两人话中隐藏的意思。

反而被花弄影话中意思,刺激到,怒气不由再度上涌,袖袍一甩,便是愤然而去。

亏他之前还以为,弈倾天不是魔族?!

亏他还想,和弈倾天和解?!他真是瞎了眼了!!

封天都看了看慕容华的背影,微不可察的讥讽一笑。

目光在火海之上,稍稍停留了片刻,封天都随即有些恭敬地,向着花弄影一点头,倒退着步子,离开了。

等到问剑宗最后一批人离开。

诛邪洞,再度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亘古如是一般。

除了,满目破碎的凄凉

寂静的氛围,没有持续多久,便是,被花弄影有些羞恼的话音,打破。

“你装死,要装到什么时候?”

话音虽淡,却是犹若平地惊雷一般,在火海之上轰然炸开,掀起一个不大不小的浪头。

一道悠然的声音,顺着浪头升起。

“哎呀,我这次,可不是装死,是真的,差点就死了。你家的那只小老鼠,发起脾气来了,可真是能咬死人的!”

踏波而行,如履平地,弈倾天一步一闪,几步便是出了火海,落在岩壁伸出火海的一块巨石上。

身上一袭白衣,恢复了一尘不染,好似,之前的那场生死大战,没有在他身上发生一般。

只是,弈倾天略微有些苍白的面容,却是显示着往事非假。

“嗯?”

花弄影眼中幽芒闪烁,泛起奇异之色,摄人心魄的眸光绽放,落在了弈倾天。

“如何?”

弈倾天眉梢一挑,似笑非笑。

“不错!”

花弄影赞叹了一句,随即,好似强调一般,重复说道:“真的很不错!”

能够和魔佛梵白,和平相处,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是不错的吗?

“我只是没想到,你被梵白卷入火海之中,非但,没有被他吞噬,之后,你再度跌落火海、身受重伤,他居然会给你疗伤。”

“这可真是,大大出乎,我对梵白的了解啊!”

花弄影有些感叹地说道。

弈倾天再出现时,身上却是沾染了一丝奇特的气息,一丝属于梵白的气息,不是梵白替他疗伤,还能是什么?

亏她之前还担心,梵白会对弈倾天下毒手,哪知道,局势逆转的如此之快。

弈倾天既然能够和梵白这般和平相处,想必,两人之间,已然达成某种协议。

梵白虽然不一定,会调转枪头,对付魔族。但是,肯定也是不会再出手,对付问剑宗的了,连带着罗刹鬼宫,也不会出手对付问剑宗了。

至少,这一次,是不会了。

本来是她魔族盟友的梵白,一眨眼,就是站在了弈倾天这边。甚至,很有可能,成为魔族潜在的对手。

世事如棋,还有比这,更变化莫测的吗?

这一次交锋,弈倾天算是成了,最大的赢家。

而她花弄影,却是成了,最大的输家

弈倾天盘腿坐在地面上,有些懒散,却是微微讽刺道:“我对梵白的了解?你这话说的,好像,梵白是你的老相识一般。”

“花弄影小妹妹,你什么时候,可以不要再继续这般装老了?”

“小心,哪一天,你一觉醒来,真的变得老态龙钟的。到那时,你眼睛哭瞎了,也是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