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19章 合流之招

第319章 合流之招

“哼!弈倾天,你已经黔驴技穷了吗?”

无限接近真灵修为的衍道手段,都是奈何不了她。

难道,弈倾天认为,他只是处在真罡三重天的武道修为,就能奈何她?

这不是笑话吗?难道不是?

月清影安慰着自己,强制按压下心中的不安。

嘴角讥讽之色,愈加浓郁了几分,挑起的弧度,却是有些僵硬。

不知道,是嘲笑弈倾天的可笑行为。还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突然暴增的紧张。

“黔驴技穷吗?”

弈倾天低低呢喃一句,双掌之间的太极元气和魂力,却是毫不停息地倾泻而出。

若九天银河倒灌,汇入到八极封天化出的光圈之中。

不同的力量,被压缩到八极封天之中。

甫一接触,便是爆出噼里啪啦、嗤啦嗤啦各种复杂的声音。

像是百鸟齐鸣一般,叽叽喳喳,显得刺耳至极。

一股强悍的能量波动,却是渐渐传出

弈倾天双掌,猛然按落在蓝色光圈之上。

黑白气流,像是被困住的九天神龙一般,不断爆冲着,激荡着弈倾天整个人,都是不停的震动起来。

嘴角的血色,像是血河一般,哗啦啦的流淌而下。配合着微微挑起的嘴角,有些讥讽的白瞳,却是诡异地带出一抹触目惊心的妖异。

这是

晦涩的波动传出,月清影心中瞬时一凝,随即便是大骇起来。

“八极封天!”合流之招!

心中低语一声,弈倾天双掌猛然一震。

万千剑气爆出的瞬间,便是倏然收拢起来。

若万剑归鞘一般,剑气,瞬息间便是融入逐日之中,映照着逐日的整个剑身,爆出夺目的光华。

“这是精神力、元气的合流之招?!怎么可能?!”

剑气爆开,月清影心中再无怀疑,之前心中的猜测,已然得到证实。

月清影话音刚落地。

弈倾天身随剑走,刺天一剑,携带着弈倾天,化作一道流光,倏忽而至。

瞬息间,便是轰击在太阴魔镜化出的漩涡之上。

“轰!”

磅礴的力量,轰然爆开。

剑芒切割而出,像是撕裂黑色布匹一般,将整个漩涡,切割成无数的碎片,散落四方。

随即,更是毫不停息地激射而出,轰击在来不及躲开的月清影身上。

“轰!”

“噗!”

血洒长空,混合的力量撕裂魔气,轰入月清影体内,瞬时便是重创了月清影。

嘴角血色泣出,月清影身子,像是无力的风筝一般,倒射而出。

一袭白衣之上,沾染上点点血色,若寒梅盛开,却是缭绕着丝丝缕缕的黑芒,诡异至极。

呼啦!

弈倾天手握逐日,剑身一卷,长空无数的紊乱气流,再度凝聚在一起,化作一道无匹的剑芒。

瞬间再度轰然斩下,若大厦将倾,势不可挡!

趁你病,要你命!

对待月清影,弈倾天不由分说,能杀则杀!这便是弈倾天的态度。

恢弘剑气,搅动天际风云之力,卷着风暴,直斩而下。

月清影身体上的黑芒,却是越来越深,已然将一袭白衣,尽数染成黑色一般。

平躺在虚空中的身体,看似虚弱,一股威慑天下的力量,却是隐隐间震慑而出。

见此,弈倾天不惊反喜。

月清影,你终于要爆出魔气了吗?

剑气若巨山,剑下的月清影,好似蝼蚁一般。大小对比,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而就是这般鲜明对比之下。

一只素白的皓腕,缓缓伸出,食指、中指轻轻地并指点出,像是捏住一只蝼蚁一般,将剑锋捏住。

举重若轻,轻描淡写至极。

强烈的反差,让得天地瞬时为之失色。

时光,好似都是定格住了,停留在这一瞬。

谁说,蚍蜉不能撼树?

这一刻,不正是蚍蜉撼树的真实写照吗?

“元气、精神力的合流之招这就是你的底牌吗?弈倾天。”

月清影双指捏着剑锋,宛若把玩着小儿的玩具一般。

“啧啧!玄术吗?弈倾天,你可真是让人称奇啊。”

天痕大陆,能够修习玄术的,谁不是,一出生就是天之骄子?

谁的身后,不是站着一个庞大的势力?

像弈倾天这般,出生问剑宗这般三流宗门,毫无背景,毫无权势。

他能够掌握一门玄术,谁能不惊奇?

虽然,天下间,听过玄术的人,少之又少不知道的人,自然没得惊奇。

弈倾天白瞳中一派平静,看不出什么异样的情绪。

好似,对于月清影揭露他会玄术之事,丝毫都是不在意一般。

见弈倾天心绪毫无波动,月清影有些无趣地笑了笑。

浑身荡漾的魔气,如杨柳被春风吹起一般,纷纷扬扬得铺展开来。

一如,她此刻内心的波动

虽然,她表面上看起来,很是不在乎,甚至轻视弈倾天。实则,心中却是万分凝重。

衍武双修虽然可怕,但是,衍武双修的玄术修者,那就是让人可怖的存在了!

而且,这还是个人族修者!

“咔嚓!”

月清影缓缓向前踏出一步,玉指微微用力,无匹的剑芒,瞬时裂解开来,化作无数的光辉,散落天际,若流星划过天际一般。

“弈倾天,就让我看看你的真本事吧!”

若是不能让我满意的话,你就给我去死吧!

若是入得了我眼,那就好好替我、替我们活着

一步一踏,滔天的魔气,再无保留地宣泄而出,汇聚到太阴魔镜之中。

威慑天下的能量波动,像是潮水一般,悍然冲击着海岸礁石。

月清影魔威凛然,天际风云,为之一变!

雪色倾洒开来,弈倾天发丝间,白色气流,卷着细小的风暴,荡漾而出。

占据半壁山河的白色,隐隐间,有着再度蔓延的趋势。

弈倾天心念瞬时一动,识海中,暴涨的佛气,瞬时倾泻而出。

四肢百骸,瞬时便是被佛气充满,映照着弈倾天整个人,都是显得有些透明起来。

嗤啦!

佛气圣洁的光泽,普照开来,和月清影滔天的魔气,轰然对撞在一起。

山河,瞬时为之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