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49章 各自找茬

第349章 各自找茬

峰峦宫阙,峰、峦、宫、阙,这般叫法,可不是为了好听而已。

四大势力,便是以着缥缈雪峰为首。

不过,以前,说起西剑域四大主宰势力,可不是这般说法。

而是宫、阙、峰、峦!

以罗刹鬼宫为首,缥缈雪峰只是占据了一个探花的位置而已。

至于,现在,为什么实力会发生这般翻转变化,谁知道呐?

丹子显然知道其中一些缘由,面色不由微微一红,尴尬的咳嗽了几声。

“以前的事,我们这些小辈,也不好说什么。”

“只是,至少,现在,我们是站在同一阵营的。不是吗?明月公子?”

说着话,丹子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邀明月。

“当然。至少,现在,我们是站在同一阵营的。”下一刻,或者下一瞬,是敌是友,那可就不好说喽。

邀明月不轻不重地笑了笑,重复着对方的话。

丹子面色凝了凝:“虽然大家是盟友,不过,万事总有个先来后到,我们和弈师弟的谈话,还没结束。”

“明月公子,是不是暂时退让片刻?师兄这里先谢过了。”

“哈!”邀明月竖起食指,摇了摇。

“师兄此言差矣万能重生系统。谈话嘛,当然是先急后缓。我们和弈倾天,还有重要的事情相商,师兄还请先离开吧。”

“小妹若是谈好了,会派人,去通知你的。”谈不好,你就一直给我等着呗!

邀明月静静地看着丹子,对视的目光,不让分毫。

“师妹,你,这是故意找茬了?”

丹子眼中寒光,微微闪耀。

现在,他若是还不能确定,邀明月来此,就是弈倾天安排的。那他,可真是傻子了。

弈倾天,你可真是好算计啊!

早就是知道,我们会来找你,所以,事先就和罗刹鬼宫搭上线了吗?

真是厉害啊!

邀明月没说话,无声胜有声。

鬼绝却是嗤笑一声:“怎么,你才知道啊!智商还有下限吗?”

丹子面色一寒,没有说话。

“智商没下限,总好过某些人,节操没下限吧。这弈倾天,是你们两的姘头?你们这么急着,来护住他?”

流星目光,却是在弈倾天、邀明月、鬼绝三人身上,扫了扫。眼中,露出一抹猥琐的笑意。

邀明月面色,瞬时一变,杀机起伏起来。

弈倾天拍手按在邀明月肩膀上,制止了对方的动作,嘴角却是划过一抹冷酷的弧度。

“危难关头,有人来护住我,那是我弈倾天的荣幸。”

“总好过某些人,在弟弟临死之前,都不敢出现护住他!真是兄弟情深啊!”

“你说呐,我流光师弟的大哥,流星师兄!”

冷酷的话音,一落地,便是若寒霜布满了大地一般。

世界,瞬时,静了!

随之,便是更加猛烈的躁动!

“弈倾天,你找死!”

怒火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仇恨,再也不想压制。

流星身影一动,悍然一掌,便是向着弈倾天拍来。

“哈哈!缥缈雪峰的衍术,我早就是想要领教一番了,咱们玩玩呗!”

弈倾天只是静静的坐着,冷笑着看着对方。鬼绝却是大笑一声,直接出手了。

“砰!”

鬼气、精神力交接碰撞在一起,瞬时,激起无边气浪,席卷开来。

疾风吹拂着花草,起伏之间,好似各色的波浪一般,一层一层,向着远处推进着。

弈倾天眉头微蹙,单掌一翻,将余波尽数收拢作一团。

随即,反手拍出,借势,将交战的流星两人,卷下神秀峰。

可不能任由这两人,在神秀峰动手。要打,也给我滚下山打去。

弈倾天神色不变。

丹子、邀明月两人,面色却是微微一变,有些忌惮地看着弈倾天择天记最新章节。

能够这般风轻云淡地借势,将鬼绝流星两人,卷下山去,这其中的举重若轻,他们两可是做不到。

光光就是这一点,就能看出弈倾天比他们强。

至少,在规则领悟之上,比他们要强上许多。

“明月公子,你是非要插手我们雪峰之事了。”

鬼绝都是已经和流星动上手了,若这还不叫插手,那什么才加插手?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们雪峰之事,就是请我去插手,我也懒得搭理。”

“只是,弈倾天的事情,就是我们罗刹鬼宫的事情,你找弈倾天的麻烦,就是找我们罗刹鬼宫的麻烦。你们事先挑衅,难道,还不准我们还击了?”

邀明月有些满不在乎地说道。

丹子冷哼一声。

邀明月铁了心,想要插手这件事,他也奈何不了对方。

真要动起手来,他也不见得能够胜过邀明月。极体的威力,谁敢小瞧!

现在,只有再从弈倾天身上入手了!

“弈师弟,师兄久闻你的炼丹之术,天下无双,不知可否赐教一二。”

“哦?我的炼丹之术,天下无双?”弈倾天面色愣了愣,手指指了指自己。

“我怎么不知道?”

邀明月哈哈一笑:“丹子,你就算是想要炫耀你的炼丹天赋,想要以己之长,攻彼之短,也不该这般无中生有吧。”

占便宜,占得这么明显,这好吗?

人家弈倾天,可是丝毫不会炼丹之术,到你嘴里,居然就是成了炼丹之术天下无双的高人。

你这颠倒黑白、无中生有的本事,还真是厉害啊。

丹子也知道自己这话,说得有些过了。

只是,说出去的话,便是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也只有尽量弥补了。

“明月公子此言差矣。现在,这片地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问剑宗至宝小罗天丹,在弈师弟眼中,也只是一粒糖豆而已。”

“弈师弟的炼丹之术,难道不该是天下无双的吗?”

邀明月嗤嗤一笑,懒得说话。

这段话前面几句,倒是不假。

但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的,是神无情的炼丹之术,天下无双。

而不是,弈倾天的炼丹之术,天下无双。

这里,两者之间的差距,可是大多了。

弈倾天能够将小罗天丹当做糖豆,也只是因为,神无情能够丝毫不吝惜地给弈倾天而已。

若是离开了神无情,弈倾天还能这般浪费?

若真是如此,让我给弈倾天当丫鬟,我邀明月,眉头都不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