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59章 策划

第359章 策划

“倒也不能这般说。”弈倾天点了点头,随即,又是摇了摇头。

梵白有些羞恼起来。

弈倾天却是紧接着说道:“墨香木,我没见过。不过,由它提炼出来的木油,我倒是见过。”

“就在鬼宫附属势力的明月楼。”弈倾天强调地说了一句。

梵白面色一喜,有些急切地道:“那赶紧地拿过来啊!这东西,用在我们这里,才算是恰到好处,可不能让他们浪费了。”

弈倾天都是这般强调了,梵白知道不可能有假了。

“那也要您老人家给句话啊!我,可没这么大的面子。”

弈倾天微微调侃了一句,随即,有些好奇地问道:“这寒冰纯水,还有鱼龙内丹,以及那草木经,又是何物?”

梵白心情有些高兴起来,倒是乐得为弈倾天解释了。

“寒冰纯水,和墨香木一样,都是北渚皇朝的特产,乃是一种奇物。”

“而鱼龙内丹,则是中妖界一种名为鱼龙的妖兽内丹。鱼龙已经久不现世,它的内丹,自然就是罕见至极武侠重生最新章节。”

“寒冰纯水和鱼龙内丹,这两样东西,若是机缘巧合,还有可能得到。”

“至于那草木经,你是想都不要想了。”

“嗯?这话什么意思?”弈倾天感兴趣地问道。

梵白眼睛微微眯了眯,随即,有些感慨地叹息道:“草木经,乃是刻画在一柄神剑上的无上功法。”

“只是,许久以前,这柄神剑,因为某些缘故,消失在天痕大陆。( ”

“所以,草木经,也随之消声觅迹,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想起一些往事,梵白情绪,有些低沉下来。

草木经,若是再现寰宇,他脱困的几率,倒是大了许多。

可是,那也预示着,一件恐怖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而这件事,他可不愿意看见。

所以,草木经,还是一直埋葬在过往的岁月里好了。梵白心中念头微微泛着。

见梵白情绪有些低落,弈倾天岔开话题:“前辈,不知道,佛门衍术,你可都精通?”

“嗯?”梵白收敛了心神,皱了皱眉,严肃地看着弈倾天:“小子,你要知道,贪多嚼不烂。我教你的七步莲花落圣莲灭罪,乃是佛门至高衍术之一。”

“单单这一门,就够你钻研多少年了。你可不要,辜负老夫的一番好心啊!”

他以为,弈倾天心思不安定,想要学习更多的佛门衍术。

弈倾天只是微微一笑,知道对方误会了,“前辈,你还请听我解释。”

梵白点点头。

弈倾天整理了一下思绪。便是将自己的计划,详细地说了一遍。

一旁,梵白不时地点点头,看向弈倾天的目光,微妙地变化起来。

良久。

弈倾天开口问道:“前辈,如何?”

梵白摸了摸下巴:“佛门衍术,虽说,我不是尽数透彻了。不过,皇者三境的第一第二境级别的衍术,对方只要施展一次,我就能透析个八八九九。”

“至于入道四境级别的衍术,万法归一,我只要看上一眼,我自己就能推导出来。想要完善一些,也不是不可能。”

“这么厉害?”弈倾天有些夸张地瞪大了眼。

梵白不屑一笑:“你以为,我像你这般废材吗?”

弈倾天无所谓地一笑:“前辈既然这么有把握,那就一切好说了。”

“慢着!”梵白冷冷一笑:“仅仅我有把握,那可不行。”

“我能透析完全,你小子,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将对方十几年修习的衍术,几日之内,尽数掌握?”

弈倾天双手合十,拜了拜,笑道:“这不是还有前辈您嘛!有您老的指点,莫说几日,就算是一瞬之间,大彻大悟这些低级衍术,那也是不在话下。”

“停!不要拍我马屁boss的天价前妻全文阅读!老夫这里不兴这套。”

梵白摆了摆手,接着说道:“有老夫的指导,再加上这段时间,你的感悟所得,想要学会入道四境的佛门衍术,的确不难。”

苦功,还是要下的!

“那一切,就拜托前辈了。”弈倾天收起脸上笑意,真心实意地感谢道。

梵白定神看了看弈倾天几眼,半响,有些感叹道:“这件事,说起来,不算你的事。拜托二字,从何谈起?”

“佛体本来就是难得一见的体质,和老夫一般的无垢净琉璃佛体,更是罕见至极。既然出现了这么一个,老夫也不想他出事。”

老夫,也不想你出事啊!世上能够这般对待朋友的人,可是不多了······

弈倾天沉沉道:“还是要多谢前辈的。毕竟,燃犀的死,和晚辈也是有关。”

悟红尘若是因此出事,叫我于心何安啊!

日出,又是新的一天。

参悟了一晚上,弈倾天识海中的精神力,早就是被耗费一空了。

停了下来,顿时,疲倦之感,像是潮水一般袭来。想要将他卷入梦魇之中一般。

“天天这般劳累参悟古佛心,看来,你是铁了心,要炼化它了。”

诛邪洞内,花弄影罕见地严肃了起来。

倒是让弈倾天有些错愕起来。

伸了个懒腰,弈倾天定定地看着她,笑道:“你、你们不也是铁了心,要做一些事吗?”

花弄影和弈倾天对视了一会儿,随即,微微避开弈倾天的目光。有些捉摸不透地道:“慕白来找过你麻烦?”

弈倾天淡淡地嗯了一声。

“她不是我派的。”花弄影解释了一句。

弈倾天点点头:“我知道。”

夸父逐日和流星追月,算是他两之间的一个小秘密。

在一开始,花弄影就没说出去。之后,自然就是更加没必要说出去。

“你知道是谁指使的?”

弈倾天本来想说,是你的父亲大人指使的。话到了嘴里,却是鬼使神差的换了一种方式。

“是他吗?倒是好本事啊!”花弄影声音微微有些寒冷了起来。

听得弈倾天眉头微微一皱。

花弄影这般语气,可不像是一个女儿对待父亲该有的姿态······

“这个、这个,策划这件事的,也不一定就是暗夜君王。依我看,多半还是出自月清影的手笔。”

弈倾天捏了捏鼻梁,感觉自己头脑实在是有些迷糊了。

不然,怎么净帮着暗夜君王开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