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70章 换张面容

第370章 换张面容

烂柯寺的山门之前。

“这位师弟,能不能麻烦你,替我打扫一下禅房?”

一位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年轻弟子,正在山门下,清扫着落叶。

乍然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他不由微微一抬头。

随即,熟悉的红袍,熟悉的面容,便是映入他的眼帘。

看清来人,他有些慌忙放下手中扫帚。

随即,这位年轻弟子,躬身道:“可以、当然可以!”

说着话,这位弟子,步子慌张地向前走去,很是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

走着走着,他的心中,却是慢慢的疑惑起来,暗道:悟师兄的禅房,一向不是他自己打扫吗?怎么今日,他要我帮忙打扫呐?

对了!

悟师兄和那个可恶的弈倾天,决战回来,定然是累了,这才麻烦我帮忙的!

我倒是乱想了。

想着想着,这位年轻的弟子,心中又是有些欢喜起来,步调欢快地向着悟红尘的禅房走去。

能够替悟师兄服务的机会,可是不多。

若是悟师兄高兴,能够指导一二,那可是受益匪浅啊!

这位弟子心中,不知道想到多远的未来了。

在他身后,他所谓的悟师兄,一步一步,缓慢地紧随着他的脚步。

一双亮若星辰的眸子,却是不断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好似,这些本来应该是闭着眼睛,也能勾勒出的景象,重新化作了陌生的一切一般。

两人脚步不慢,一炷香的时间,不到,便是来到了悟红尘的禅房外。s173言情小说吧

那位年轻弟子,才要进门。

他身后的悟红尘,却是抢先一步,有些抱歉地看着他,说道:“这位师弟,打扫禅房这点小事,我还是不麻烦你了。”

看着面上流露出歉意之色的悟红尘,这位年轻的烂柯寺弟子脸上,失望遗憾之色,毫不掩饰。

他身前,悟红尘面色,微微动了动,随即笑道:“日后,师弟在修行上,若是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来向我询问。”

柳暗花明又一村!

乍然听到这一句,宛若天赐的话音,这位年轻弟子,面色微微一呆,随即,惊呼道:“真的!我、我可以、真的可以,向悟师兄请教?”

他的面上,完全就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真的可以,我随时欢迎师弟前来。只是,这件事,你可不能告诉其他师兄弟。”

“悟师兄放心,玄远知道!我一定严守这件事的。那、那师弟,就走了。”

“去吧。”

这位年轻的玄远师弟走后,悟红尘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这才进了屋内。

微微打量着这处,对于他而言,完全就是陌生的所在。弈倾天轻轻笑了笑,“倒是一处幽静的所在。亏了这位玄远师弟带路,不然,我可找不着这里。”

一走进禅房,便是一个宽敞的外间,除了一套座椅孤零零地立着,再无一物。

再往里走去,则是修习所用的里间,齐膝的床榻,靠着内壁放着。

在素白的墙壁上,“观世间苦音,悟三千红尘”两列赤红的大字,一左一右列着。

极致的红,极致的白,相互映衬着,很是刺目!好似,刻意要扎进人心之中一般。

弈倾天的目光,甫一接触这两列大字,眼中神色,不由微微一变。

他只感觉,这简简单单的十个大字之中,一股不可捉摸晦涩至极的意味,微微荡漾着。

摄人心魄!

“这字,可不像是燃犀能够写出来的。”

字上弥漫的意境,绝对不是一个人皇强者,该有的境界······

“应该,是以前东神州的高人,留下的吧!”

弈倾天皱眉看了一会儿,没有发现其他特别之处,正待上前,仔细观察一番。

两道不一的脚步声,已然踏响传来。

再回头时,一道熟悉、一道陌生的人影,便是已然映入他的眼帘。

弈倾天目光微微一闪,随即,走上前迎接两人。

那道熟悉的人影,正是才见不久的渡厄。

对方眼见悟红尘,安然无恙的回到宗门,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

他身旁那位老者,倒是欢喜的笑了笑,关心地问道:“红尘,你安然回来,莫非,弈倾天已经败亡你手?”

弈倾天微微晃了晃身子,叹道:“没有······这一战,算是不分胜负吧。”

说着话,弈倾天心中却是暗道,这位陌生之人,应该就是烂柯寺的渡难长老了。

看起来,倒是和渡厄不一样。

在来烂柯寺之前,弈倾天便是从三代等人口里,将烂柯寺的重要人物,大概了解了一番。

至于具体方面的细节,他却是有些不清楚了。

所以,弈倾天也只能尽量少说一些话。

这样才能少露一些破绽。

闻言,渡难面上,微微放松了一些。

他虽然未曾见过弈倾天出手。但是,从渡厄、燃犀嘴中,却是了解到,弈倾天的战力非凡,悟红尘决然不是对方的对手。

如今,悟红尘能够保持不败,安然回来,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他哪里还有多大的奢求?

渡厄眉头,却是皱的更紧了,随即,却是笑道:“既然,红尘你不能手刃弈倾天这个仇人,那要不要我们出手?”

弈倾天定了定神,说道:“今时不同往日,烂柯寺不比从前了。几位长老能不出手,还是不要出手为好。”

“一切,静观其变吧。”

渡厄嘴唇微微动了动,还想要说话。

弈倾天面色却是白了白,有些疲累地说道:“我有些累了,这些事情,还是改日再说吧。”

这个老贼,还真是贼心不死啊!

想要打着悟红尘的名头,对我出手吗?

日后,我就好好给你找一些动手的机会!

心中这般想着,弈倾天面上苍白之色,更加浓了几分。血色消失的干干净净。

渡厄走上前一步,渡难却是拉着他,对着弈倾天说道:“红尘,那你就好好休息啊。改日,我们再来看你。”

说着话,渡难连拖带拽地将渡厄拉走了。

弈倾天微微皱眉,看着有些不甘的渡厄,朝着渡难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