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73章 谁杀谁?

第373章 谁杀谁?

队伍前方,苦、厄、灾、难四大长老,并列而立。

在见到夜影的一瞬间,渡厄便是有些不由自主地惊呼道:“怎么会是你?!你、你不是已经、已经被弈倾天斩杀了吗?”

渡苦、渡灾、渡难三大长老,见渡厄面上露出惊惧之色,不由诧异的问道:“这两人是谁?”

渡厄看着含笑不语的月清影两人,有些艰难地开口道:“身穿血袍的,乃是魔族魔蝠一族的皇者。”

“那个身穿白衣的,应该,就是叛出问剑宗的月清影。”

夜影!

那可是人皇强者,现如今的烂柯寺,谁能抗衡她?

乍然听到渡厄的介绍,三位长老,面色不由也是大变起来。

他们三人,虽然久不出烂柯寺,没见过月清影和夜影。

但是,这两人的名头,对于他们而言,却是如雷贯耳啊!

心中一片沉重,渡难率先开口道:“不知道两位施主,来我烂柯寺,所为何事?”

月清影戏虐一笑:“魔头入古寺,还能为了什么?”

“杀佛”二字,在月清影口中,冷冷传出。

瞬时间,寒意像是春草一般,长满所有烂柯寺弟子的心中。

苦、厄、灾、难四大长老,心中亦是泛起冷意。

杀佛?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音,落下!却是让得四人,全身骤然紧绷起来。

戒备之意,透体而出。

“月施主,我烂柯寺,从未冒犯过你,施主此言何意?”

渡难面色有些难看。

夜影若是真的在烂柯寺,大开杀戒,哪个能够在她手下活命?

“此言何意?你们不明白?”

月清影轻轻一笑,目光冷漠地落在四大长老身上,淡淡的话音,接着传出。

“臣服于我,或者死!这就是我的意思。”

“现在,你们明白了?”

“臣服与你?”渡难还没开口说话。

四大长老之首的渡苦,猛然向前踏了一步,冷然喝到:“邪魔歪道,犯我佛门圣地不说,居然还敢大言不惭,痴心妄想地想要收服我们烂柯寺,真是笑话!”

“师兄说得是!”

渡苦此言一出,渡灾、渡难都是一步踏出,面上流露出圣洁的意味。

佛、魔不两立!

渡厄微微迟疑了一下,也是紧随着几位师兄弟们,上前一步。

霎时,一股庞然的佛气,从四人身上弥漫而出,向着夜影两人,遮天蔽地地压迫而去。

月清影面色不改分毫,只是不屑一笑:“就凭你们四个老不死的,能够胜过我手下的这只小蝙蝠?”

在月清影说话之间,夜影脚步,微微一移,便是落在月清影左前方。

血色波纹化出,掀起一波波血浪,波及到佛气之上。

顿时,漫天的金芒,像是雪融一般,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消弭开来。

苦、厄、灾、难四位长老,面色微微一白,却是硬抗着没有倒退一步。

见此,月清影嘴角笑意更盛,“你们加起来,都是胜不了夜影。除了臣服于我,还能作何选择?”

“天下路,万万千。选择,可不是只有你提出的这一条!”

月清影话音,甫一落地。一道冷然的话音,便是紧接着响起。

就好像月清影话音没有停滞,流畅地接了过来。

这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在场之人,面色都是微微一变。

人群散开,露出悟红尘踏步而出的身影。

几个呼吸之间,他便是已经站在了四大长老之前,傲然对视着月清影两人。

“苦、厄、灾、难四大长老,胜不了你手下的这只小蝙蝠,那又如何?唯有一死而已!”

“想要我们烂柯寺,臣服在你们魔族脚下。月清影,你的白日梦,还没醒吧!”

一句一句毫不留情的讽刺,一句一句毫不犹豫的对抗,刺激着月清影含笑的面容,瞬息间,冷了下来!

夜影察言观色,再度向前踏上一步。

“悟红尘,你既然不怕死,那我就好好成全你了!”

冷然话音落下,杀伐之气,骤然升起。

天地,瞬时为之一寒!

渡难几人,面色大变起来,“红尘,你快些离开这里!我们断后!”

悟红尘乃是烂柯寺的未来,绝对不能有所闪失。

弈倾天眉头微皱,却是没有依言离开。

夜影只是冷笑一声:“我若是想要斩杀悟红尘,就凭你们这几个老家伙,能够拦得住吗?”

话音之中,不屑蔑视之意,毫不遮掩!

渡难脸上,现出焦急之色。

弈倾天却是冷然一笑:“以夜影大人的修为,想要斩杀我,自然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只是,我在你眼中,是蚂蚁。你家月清影大人,在我们四大长老眼中,也不过就是一只比我稍微强壮一些的蚂蚁而已,还不也是蝼蚁一只?”

脸上杀意,骤然升腾而起,弈倾天冷然一喝:“烂柯寺弟子听令,随我拦截住这只小蝙蝠。四大长老不必顾忌我,给我将月清影这个魔头,就地斩杀!”

“我倒是要看看,杀不了你夜影,我烂柯寺,杀不杀的了月清影!”

随着弈倾天话音的落下,气氛,骤然剑拔弩张起来。

山门前,无数的烂柯寺弟子,随着命令而动,落在弈倾天身后。

四大长老,身影亦是微微一晃,全身的气势,不再抗衡夜影。

一转之后,便是轰然聚焦在月清影一人身上。

情势,瞬息,逆转!

杀机,凛然!

月清影冷冷的眸子中,微微波动起来,看着弈倾天的目光,泛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仇恨还真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啊!

不过,有这般改变,才好!

对付弈倾天,可不能优柔寡断。

月清影心中,这般想着,面上,却是如春风解冻一般,笑意缓缓化开。

“大家这么紧张干吗?方才我的那些话,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说着话,月清影目光,落在弈倾天身上,笑道:“旁人不说,你悟红尘,可是佛门佛子,注定要成为未来佛门高僧的存在。”

“谁也有可能,臣服在我魔族手下,你悟红尘,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