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75章 不分胜负

第375章 不分胜负

烂柯寺弟子,乍然的惊呼,还未升起。

璀璨的金芒,却是已然在弈倾天背后亮起。

倏忽之间,便是化作一道十丈高的金色佛像,庄严肃穆。

魔气之掌袭来,弈倾天不慌不忙,左掌竖起,右掌直直拍出。

无上的佛气,从佛像之上,源源不断的涌出。

在弈倾天身前,化出一道庞然掌印,毫不停息的轰然印出。

佛掌、魔掌,还未接触,巨大的冲击力,便是轰然爆出。

金色、幽黑光华,紊乱开来,向着四面八方逸散开来。

巨力袭来,弈倾天身子微微一颤,闷哼一声,嘴角泣出一丝血色,随之,脚步不停地往后倒退开来。

嗤啦声不断的响起,弈倾天脚掌微微用力,陷入地下三寸,这才将倒退之势停了下来。

在他对面,月清影脚步丝毫未动,一步不退

眼见这一幕,烂柯寺一方之人,面色顿时一变,目中难掩失望之色。

这般一幕,悟红尘是败了吗?

众人心中,复杂的情绪,蔓延开来。

弈倾天却是悠然的抹了一下嘴角,看着月清影,淡淡道:“月清影,你还要继续下去吗?”

淡然的姿态,好似,一种信号一般。

在烂柯寺之人,脸色再度一变的同时。

月清影面色,猛然一红,随即,又是一白,紧接着,噗嗤一声,便是喷出一口鲜血。

方才,那一掌对抗,两人,居然是两败俱伤?

“悟师兄的佛门衍术,真是越发的精湛了。再继续下去,师妹我,怕是要折在不知怜香惜玉的悟师兄手中了。”

月清影足下青石,无声的化作粉末,飘扬开来,嘴角虽然挂着一丝血迹,却是不减丝毫风采。

弈倾天不置可否地一笑。

月清影目光微微一闪,紧接着,却是说道:“只是,不知道何时,悟师兄的衍道修为,居然达到真灵之境了,可真是让人惊讶啊!”

一月之前,她和悟红尘见面时,悟红尘的衍道修为,可没有这般强悍

心中这般想着,月清影看向弈倾天的目光,透出一丝疑惑、怀疑之色。

弈倾天却是坦然一笑:“月清影,你身为魔族一方统领,情报自然是不少的。应当知道,弈倾天前来约战之事。”

“生死之间,有所突破,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说这话时,弈倾天面上,笑意坦然,眼中,却是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一丝恨意,刻骨铭心。

注意到弈倾天眼中一闪而逝的恨意,月清影心中,微微一松,笑道:“悟师兄说得对,师妹,确实比不上悟师兄啊。”

弈倾天轻轻一笑:“你也太过妄自菲薄了吧,想当初,我处在烂柯寺地战榜第一的时候,你还只是问剑宗外门四秀第二的存在而已。”

“如今,你的实力,却是丝毫不低于我,这般进步神速,你还好意思说,比不上我?”

月清影哈的笑了一声:“师妹只是有所机遇而已,到底还是比不上悟师兄啊。”

嘴中这般说着,月清影心中,再度微微一松。

是了!我能觉醒魔体,实力突飞猛进,悟红尘,难道就不能有所际遇?

悟红尘身上的佛体气息,还有佛门衍术,都是丝毫做不了假的。

我居然会怀疑,这个悟红尘,是弈倾天假扮的!?

真是多想了!

弈倾天目光,微微瞥过月清影放松的姿态,自己也是微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气。

这最难的一关,算是过了七八分了。

取得了月清影的信任,之后的事情,就好办了

弈倾天、月清影两人,各自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烂柯寺众人,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天知道,方才,他们以为悟红尘败了的时候,是种什么心情?

如今,知道两人不分胜负,烂柯寺也不必归于魔族统领。

这番心情极端的转换,谁能体会?

就在此时,月清影目光,微微一转,却是落到了四大长老的身上。

“悟师兄得了燃犀住持的传承,日后,烂柯寺的重新崛起,乃是指日可待了。晚辈在这里,就先恭喜几位长老了。”

月清影这番话,说得很是真情实意。

至少,她脸上的笑容,便是如此。

听到这番话的四人,心中思绪,却是不一样了。

渡苦、渡灾两人,面无表情。

渡难脸上,欢喜之意,难以掩饰。

渡厄面上,挂着和月清影脸上相似的笑容,心中所想,却是谁也不知道了。

在人群之中,那位被弈倾天下了封魂之术的烂柯寺弟子,玄德,目光落在弈倾天身上,不由流露出一丝不甘怨恨之意。

“燃犀笔记,真的有这般玄妙吗?悟红尘只是得到了一月时间而已,就能取得这般神速的进步!真是可恨啊!”

这句话,在有心人心中,微微泛起,带起的不甘,再也停歇不了了

微妙的气氛变化,弈倾天察觉到后,眉头不由微微皱了皱。

月清影,你还真是好手段啊!

还没正式开始合作,现在就准备分裂烂柯寺吗?

至于那些有心人,燃犀的传承,再如何绝妙,关我弈倾天何事?

它能比得上,前辈的前辈,梵白的亲手教导?

真是可笑!

弈倾天想起自己随意翻阅燃犀笔记时,微微瞥过的一些内容,心中微微嗤笑了几声。

眼见自己的话,起到了该有的作用,月清影脸上笑意,更盛。

她有些火上浇油地继续说道:“清心咒、明王狮吼,还有金刚怒目,佛门的这三式衍术,在悟师兄的手中,绽放的威力,比之常人,却是更加厉害了几分。”

“悟师兄,真不愧是无垢净琉璃佛体的存在。”

说到这里,月清影话音顿了顿,随即接着笑道:“除了这三式衍术,悟师兄应该还掌握了烂柯寺的一式禁术吧!”

“若是悟师兄使出这一招,小妹,怕是就要败在师兄手中了。”

话说完,月清影目光,紧紧盯落在弈倾天身上。

那式禁术,弈倾天决然是不知道的

这是她最后一次的试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