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77章 情义!

第三百七十八章 情义!

夜渐深,神秀峰峰顶,微微荡起一阵寒意。

弈倾天心中莫名感觉泛起,微微挑了挑眉。

一直注视着他表情的神无情,询问道:“如何?”

“合作的协议,算是初步达成了,悟红尘也可以随时进入魔宫了。”

排开心头忽然泛起的波动,弈倾天松了一口气。

神无情却是不放心地提醒了一句,“救人之事,可不是单单进入魔宫就能做到的。这只是开始。”

“哈!不都是说,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吗?”弈倾天淡淡地笑了笑。

“任何事,只要有了一个切入点,便是存在了无限的可能。现在这种局势,总好过刚开始的那种毫无头绪吧!”

“总之,一步一步来吧!”

“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做事能够不急躁冒进,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神无情心中松了一口气。

弈倾天却是忽的眉头一皱,看着神无情,认真地说道:“你放心了,我对你,却是有些不放心。”

“嗯?”神无情面色一愣,“怎么说?”

弈倾天,总不会无的放矢的。他这般说,自然有他的道理了......

弈倾天缓了缓,解释道:“封罗宇身边的那条飞鱼,你应该见过吧?”

“嗯?那是你的?”神无情只是一蹙眉,便是有些肯定地说道。

弈倾天点点头:“那条飞鱼,当初在天荒山脉拿我当挡箭牌,被我降服之后,便是顺势,由慕容韵,送给封罗宇作为了礼物。”

“这也是,我能够挫败封天都他们,诛邪洞阴谋的关键所在。”

“这么说,那条飞鱼,又给你传来什么消息了。”

神无情面上好奇之色。只是一闪而逝,便是恢复了古井不波的模样。

“的确传回了一些消息。”

弈倾天顿了顿,接着说道:“最近,封天都暗地里,动作频频,好似和魔族有所接触。这一点,我早在诛邪洞的时候。便是有所察觉。”

“只是,飞鱼毕竟只是封罗宇的宠物。还不能贴身跟踪在封天都身边。”

“所以,我也只是大概了解到,封天都,即将有所动作。具体的消息,就不知道了。”

“总之,不会是好事。最近,你要小心一些。”弈倾天有些不放心的嘱咐道。

神无情面上,却是现出奇异之色,有些古怪地看着弈倾天。

“你要我小心?你就没想到过。他的一切小动作,会是为了对付你吗?”

闻言,弈倾天面色,微微一愣。

神无情嘴角笑意,昙花一现,说道:“论起封天都最为痛恨之人,小天。你怕是能够排上他榜单之上的第一位吧。”

“所以,他的动作,最大的可能,不是针对我。而是,针对你!”

“你担心好自己就行了,至于我嘛!就算他要对付我。你觉得,他能伤的了我?”

弈倾天愣了愣神之后,点点头道:“这倒也是......我也只是心血**,突然有些不安而已。”

“所以嘛!最近,该小心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有些轻柔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响起,被夜风吹散。

无迹!

冰凉的感觉,却是在弈倾天脸上,蔓延开来。

指尖触摸微凉,弈倾天抬头低语一声:“下雨了?”

“下雨了!”

天都峰山脚之下,稀稀落落的雨点,砸落在地面岩石上,墨染一般,绽放开来一朵朵水花。

慕容韵有些呆呆地看着天空,映入眼帘的,却是只有一望无际的黑色。

雨点溅落在脸上,痛意没有,只有无尽的寒意。

就在慕容韵有些发呆的时候,山道之上,却是忽的响起窸窸窣窣的声响。

随即,沉闷的脚步声踏响。

慕容韵面色一喜,转身看过去时,黑色的阴影之中,一道熟悉的人影,迈步而出。

惨白的脸色,在黑夜之中,都是难以掩饰,显得有些夺目。

“封师兄,你没事吧!”

慕容韵向前走上一步,有些担忧地看着,现出身影的封罗宇。

封罗宇却是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开门见山道:“废话少说,我要的东西,你拿来了吗?”

“拿来了,就在这里。”

慕容韵手掌光芒一闪,一只白玉小瓶,浮现而出。

见此,封罗宇面色一喜,一把抢过来,拔开塞子,微微嗅了嗅,面上喜色,更加浓郁了几分。

“果然是小罗天丹!有着丹药相助,我的伤势,短时间内,就能好的差不多了!”

看着面色欢喜的封罗宇,慕容韵眼中,闪过迟疑之色。

随即,她有些关心地说道:“封师兄,你若是受了伤,为何不去找无情师叔,帮忙医治?以她的医术,还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

闻言,封罗宇面上喜色一收,阴冷的目光,看着慕容韵,恨声道:“找她帮忙?你是让我像一条丧家之犬一般,在她面前摇尾乞怜?”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天下间,在谁的面前,他都可以像条狗一般,匍匐乞讨。

唯独,在神无情面前,不可以!

唯独,她!

刻意压制的低吼声,宣泄着压抑的疯狂。

听在慕容韵耳中,却又是另一番心情了。

强颜欢笑,慕容韵目光,落在封罗宇惨白的毫无血色的脸上,有些痛心地问道:“到底是谁,这般狠心伤你的?”

封罗宇经脉被废,早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了,之后,更是服用了一粒小罗天丹。

虽然,经脉没有被修复。但是,其他的伤势,却是好的差不多了。

可是,如今封罗宇的这般模样,可不像是伤势复原的样子。

反倒是,一副重伤未愈的样子一般。

身处天都峰,究竟是谁,才能伤到他?

慕容韵不解。

封罗宇却是有些疯狂地笑了起来:“到底是谁,这般狠心伤我?”

“哈哈!难道你猜不出来吗?我日夜待在这天都峰,待在这牢不可破的囚笼!谁能伤我?”

“你告诉我,谁,能伤我?!”

话音落地,封罗宇面上仇恨之色,化作滔天之火,肆虐开来。

而一旁的慕容韵,面上早已没有丝毫血色了,雪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