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86章 仇恨!

第386章 仇恨

眼见自己的命运,就是这样被交代了,封天都有些凄厉的惨叫起来,“弈倾天,你、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这样对我!”

“罗宇、罗宇,好儿子,我是你父亲,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这样对我啊······”

识海重创!

功力被封!

曾经的一方之主,问剑宗的四峰座之一,如今,也只是狼狈的如丧家之犬一般。

毫无尊严地讨饶着!

惊慌、惊惧的声音,随着人影的渐行渐远,慢慢的无声了······

“你就这样,让封罗宇带走他?”

就算封天都给封罗宇下毒了,单单只是这件事,封罗宇,总不该弑父吧?

邀明月有些不解地看着弈倾天。

弈倾天却是意味深长的讥讽一笑:“这些年,封天都这个好父亲,在封罗宇身上下的苦心,可是不少。”

“现在,就是封罗宇,报恩的时候了。”

轻描淡写的话音,听在邀明月耳中,却是让她心中,一阵发寒。

她不由转移开话题,说道:“无常方之术,你可得到了?”

说到正事,弈倾天微微挑了挑眉,道:“得到嘛,确实得到了。只是······还不知道真假。”

“你不知道真假,就将封天都给放了?”邀明月有些不可置信。

“所以,我马上,就要去找梵白前辈,问一问嘛!”弈倾天接着说道。

吞噬魂魄,得来的信息,不可能有假!

怕就怕,有心人,作怪!

而且,就算这无常方之术是真的,我也没打算,用这种方式解毒······

弈倾天心中念头,微微闪过。s173言情小说吧

邀明月却是猛然尖叫起来,“什么?!你之前、之前去找魔佛大人了?!”

弈倾天眉头一蹙:“不然,你以为,我去哪里了?”

“你去找魔佛大人,为什么、为什么不带上我?!”邀明月瞪着弈倾天,目中,痛恨之色弥漫。

魔佛大人!

那可是,魔佛大人啊!!整个鬼宫,上上下下崇拜的人物!

弈倾天去见这位大人,居然、居然不带上她?!

真是、真真是,可恨、可恶、可恼至极啊!

弈倾天嘴角微微抽了抽,这算什么?

邀明月,你丫的,居然还是梵白的粉丝了?

“喂,拜托,别用这种痛恨的眼神看我好嘛?梵白前辈,最喜欢的,可是萌孩子啊!”

“真的、真的吗?”

“我会骗你?”骗的就是你!

“怎么样?对我的这个阶下囚,不知道,佛子,有什么想法?”

从阴暗的地牢之中走出,月清影缓步走着。

她身边,闻言的弈倾天,眼神微微动了动,淡淡道:“对待冷孤寒,月师妹囚而不杀,无非就是想要利用他,来对付弈倾天。”

“不知道,师兄我,说得对不对?”

“当然。不然,我何必,在自家里,摆着这样一块臭石头,平白惹我生气呐?”月清影眼睛微微眯了眯,语气中含着一丝怒气。

弈倾天却是淡淡一笑:“那不知道,月师妹准备怎么利用这个阶下囚,来达到你的目的?”

“佛子倒是好本事,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反倒是问起我来了!”月清影挑了挑眉。

弈倾天撇过头,看了她一眼:“总要先知道月师妹的想法,师兄我,才敢说话啊。”

“不然,我若是说出什么,让月师妹不高兴的话,月师妹一怒之下,就斩了我,那我,岂不是冤枉死了?”

月清影笑了一笑,听不出什么意味,接着反问道:“在天痕大陆这片地界,最大的仇恨是什么?佛子知道吗?”

“最大的仇恨?”弈倾天顿了顿话音,低语道:“若是就整个天痕大陆而言,自然是种族之间的仇恨······”

“种族之间的仇恨,最大!说得不错。”月清影赞同地点点头,目光若有深意地看了弈倾天一眼。

“而种族之间的仇恨,最深最浓的,莫过于,人魔之间,万年不解的深仇大恨!”

“若是想要利用冷孤寒,对付弈倾天,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让这两人,站在人魔的对立面。”

“到时候,不是仇,也是仇!”

“是恩,也得是仇!”

说到这里,月清影好似想到什么,嘴角忽的挑起一抹讽刺的意味。

任由弈倾天成长,而不去将弈倾天同化为魔族!她的那个好姐姐,做的好事,结局会如何,最终又会怎样收场,她可真是期待的很啊!

弈倾天不知道月清影心中所想,听到这里,他的眼中,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光。

在来魔宫之前,他便是有些担忧,月清影会在冷孤寒身上动手脚。

如今,月清影的话,直接就是证实了他的猜测!

这月清影,当真是一点都不念旧情吗?

“魔化冷孤寒,让他和弈倾天,站在极端的对立面吗?的确是个好法子。”

“不过,却不是最好的方法。”

弈倾天脚步一缓,收敛了眼中异样,看着月清影说道。

“哦?”月清影讶异了一声,笑道:“那,不知道,佛子,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可以用来招待我们的老朋友?”

弈倾天轻笑一声:“魔化了冷孤寒,他成了魔,弈倾天仍旧是人,人魔有别,却是会让他们彻底的站在对立面。”

“但是,同时,你也是将逼得他们之间再无转圜的余地,除了一方倒下,便是再无其他选择。”

“若是将弈倾天逼狠了,他一狠心,痛下杀手,也不是不可能!”

“到那时候,月师妹,可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没能把弈倾天怎么样,反而丢了自己的人。”

“嗯?这点,我倒是没考虑到······”月清影面上,微微流露出思索之色。

弈倾天也不着急,眼神有意无意地在四处打量着。

他可不急,这条路,能多走一些时间,那便多走一些时间······

“那以佛子的高见,该如何?”月清影轻声询问道。

弈倾天漫不经心地收回自己的目光,淡淡道:“不能,让弈倾天和冷孤寒,彻底的站到对立面。”

“所以,我们不能,让弈倾天对冷孤寒彻底的失望。”

“要让他心中,对于救出一个还是人类的冷孤寒,始终抱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