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88章 只是开始!

第388章 只是开始!

神无情的下场不变,但是,导致这个结果的人,却是变了!

意义,自然就会完全不同!

封天都是罪魁祸首,只会让弈倾天杀意怒气暴涨。

可若是这个罪魁祸首,就是他弈倾天本人呐?他心中,又会是怎样的感想?

愧疚?

生不如死?

还是其他

不论如何,这个心结、这个心魔,将伴随着弈倾天一生。

日后,想要对付弈倾天,只要稍稍挑拨一下,也许,弈倾天就完全不足畏惧了

这个计谋,果真是毒辣狠绝至极!

月清影想想自己一手导演的惨剧,即将发生。心中快意,便是不可抑制地升起。

“现在,还只是开始呐!后面可还有许多好戏等着你呐,弈倾天!你可要给我,好好支持下去!”

微微低语的声音,在魔气翻腾的魔宫之中,回荡着更显阴暗、狠毒!

一旁,弈倾天垂下眼帘,缓缓闭起了眸子。

他怕!

他很怕!!

怕自己再看一眼这个狠辣的女子,他便会不顾一切的出手,九死不悔!

“现在,还只是一个开始吗?月清影、蝶大人”

真是、真是好得很啊!

“现在!”

“只是一个开始!!”

时间,往前,稍稍推移一些。

在诛邪洞内,弈倾天剑指点出,缭绕的剑气,激射而出,在虚空快速刻画着。

不长的时间,过去后。

一片密密麻麻的经文,便像是游动的蝌蚪一般,在半空之中浮现而出,显得奥妙非常。

在弈倾天的身旁,梵白的身影幻化而出,鬼夜叉和邀明月两人,也是在场。

三人的目光,都是紧紧盯落在虚空,看着弈倾天刻画的这片经文。

“好了,不用继续下去了。”

半响过后,梵白眉头微微皱了皱,随即,便是摆摆手,示意弈倾天停下来。

弈倾天手中动作一顿,嘴中问道:“如何?这片经文,到底是不是无常方之术?”

“是啊是啊,魔佛大人,这无常方之术,到底是真是假啊?”邀明月有些激动地看着梵白。

一旁的鬼夜叉,鬼气漂浮在半空中,却也是微微波动着,显然也很想知道答案。

是?或者不是?这便是他们等待的答案。

只是,接下来,梵白的答案,却是让他们出乎意料了。

因为,梵白说的是

“这篇经文,到底是不是无常方之术,其实,我也不知道。”

在几人有些期待的目光中,梵白定定地看了几人一会,随即,淡淡地说道。

弈倾天只是微微挑了挑眉,邀明月却是有些不可置信的惊呼道:“什么?!魔佛大人,也、也不知道,这无常方之术的真假?”

魔佛大人,怎么会不知道经文的真假呐?!

怎么可能?!

“这有什么奇怪的吗?”梵白看着大惊小怪的邀明月,敛容深深道:“在这片天空之下,我、我们、所有人,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呐!”

“未解之谜,总是要多过真相的。不是吗?”

说这句话时,梵白的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在了弈倾天坐立的位置。

在那里,神无情正在闭目养神着

注意到梵白的视线移动,弈倾天眉头再度一挑,有些疑惑地看向了梵白。

梵白却是已经收回目光了,向着众人解释道:“无常方之术,乃是魔族毒王一脉的不传之秘,在整个人族之中,怕是,根本就没有人,掌握这门术法。”

“我,也只是听闻过而已。”也见过,那位绝世毒王,挥手收割天下的地狱场景

梵白眼中,泛起一丝凝重之色。几人,却是没注意到。

或者,注意到了,却是不懂。

“那、那,既然魔佛大人不”邀明月有些支支吾吾地说着。

梵白轻轻一笑:“你想说,既然我不能辨别真假,为什么,还特意让弈倾天,带回这门术法?是吧?”

邀明月使劲地点点头。

“因为,之前,在弈倾天回神秀峰之前,他就是已经决定,不采用这种方法解毒。”

“我让他带回这门术法,也只是为了看看,能不能在其中,找到一些能够帮助解毒的信息而已。”

梵白点点了弈倾天,随即说道:“只是,如今看来,这篇经文,到底对这小子有没有帮助,我也不能确定。”

“啊?魔佛大人,都是不能确定吗?”邀明月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

弈倾天不知何时闭上的眸子,在这一刻却是微微睁开,眼底深处,更是有着一缕寒光闪过。

“应该对我没什么帮助了,害处嘛!倒是不少。”

而且,还足以致命,足以构成我一生的痛!

几人都是有些讶异的将目光转向弈倾天,梵白看到弈倾天面上的肯定神色,眉头微蹙,随即,眼中流露出恍然之色。

邀明月却是讥讽说道:“弈倾天,你之前还不知道这经文的真假,怎么?现在,就知道了?”

“魔佛大人,都不能判断的存在,你知道?”

说着话,邀明月面上讥讽笑意,缓缓升起,只是

“既然,弈倾天说这经文,对他百害而无一利,那就肯定只有坏处了。”

梵白淡淡的一句话,顿时便是让邀明月脸上的讥讽,僵硬住了。

弈倾天这么说,事实就这样了?!

“既然已经确定,这经文是假的,那么双修解毒之法,就是不用考虑了。虽然,你一开始就没考虑。”

梵白目光落在弈倾天身上,接着说道:“一命换一命的法子,用来解毒,就凭你们问剑宗这点根基,也伤不起。这解毒之法,也是行不通了”

“那、那,难道、难道,就没有其他的解毒方法了吗?”邀明月横插了一句话,打断了梵白的话音。

梵白顿了顿,便是接着说道:“对于别人而言,可能,除了这两种方法之外,就没有其他解毒之法了。”

“但是,对于弈倾天来说,却是还有一种方法。”虽然,有些冒险。

这也是,在弈倾天还未回到神秀峰时,他和梵白两人,确定下来的方针。

不然,弈倾天也不会,那般利落地对封天都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