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94章 传承的术与仇!(二)

第394章 传承的术与仇(二)

“而且,在迷魂谷被毁之后,她便是将自己的传承,完整的交给了弈倾天那个小娃子。

“以那位大人的能力,就算肉体不存,只有魂魄在,想要看透弈倾天,怕也只是小菜一碟。”

“她得知了,弈倾天乃是叶无名的徒弟,顺水推舟、好事做到底,将叶无名的情魂归还给弈倾天,不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慕白将事情的大概理顺出来。草菅胜谷眼中,却是闪烁着莫名的意味。

半响,他才说道:“这件事,你没有汇报给雪峰吧?”

说话间,草菅胜谷的目光,直直刺入慕白眼中,锐利锋芒!

慕白瞳孔骤然一缩,嘴中却是没好气地说道:“你觉得,我是这么不知轻重的人吗?”

“这就好、这就好······”草菅胜谷缓了一口气。

慕白却是冷哼一声:“这有什么好的?夸父逐日现世,知道的人,也越来越多,想要继续瞒下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雪峰早晚会知道的!”

“知道又如何?在那之前,我就先将两件神弓都给夺了,再杀了那个得到荒字诀传承的弈倾天!”

“我倒是要看看,雪峰怎么从我手里,夺取我的东西!”

草菅胜谷眼中,射出狠辣的目光。

之前,他还不怎么对夸父逐日感兴趣。

因为,他不知道,获取了那位大人传承的,居然是叶无名的徒弟!

现在既然知道了,那么,一切,自然都是变了······

“你想杀弈倾天?你明知道,弈倾天是叶无名的徒弟,你还想杀他?”慕白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草菅胜谷。

“难道,你就不怕,叶无名找你拼命吗?”

草菅胜谷面上现出不屑笑意:“就凭他刚刚破入人皇之境的渣渣修为,找我拼命?我一根手指头就能碾压他!”

“他现在打不过你,不代表日后,也打不过你啊!而且,你又不可能直接斩杀他。”慕白有些好笑地说道。

“就他那样,总是瞻前顾后、束手束脚的样子,日后,就算是有所突破,在我眼中,还只是一个渣渣而已。”草菅胜谷面上的不屑之意,更加浓郁了几分。

“平白得,浪费了别人的感情和期望!”说这句话时,草菅胜谷的语气,充满着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是个人,总会有所牵绊的,若是舍弃了这些,他叶无名,也就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叶无名了。”

慕白顿了顿话音,随即,若有深意地接着说道:“被誉为西剑域杀神的你,不也是有着许多牵绊吗?”

“哼!不谈这个无聊的人,不谈这个无趣的话题了。直接说我最想知道的事情,你应该知道的!”

草菅胜谷摆摆手,像是要驱散心间溢出的一丝烦闷一般。

慕白不以为意地一笑,岔开话题,说道:“几日前,封天都联合魔族,阴谋诡计对神无情下毒了······”

“下毒?亏他们能够想得到!青玄,会惧怕毒?这是谁想出来的笑话?”草菅胜谷有些乐不可支地哈哈一笑。

慕白却是冷冷一笑:“普通的毒,自然伤不了有青玄护体的神无情,但是,若是这毒,是魔族毒王一脉最为诡秘的无常形之毒呐?”

“这又伤不伤得了神无情?”

“嗯?无常形之毒······宗门典籍里,记载的无解之毒?”草菅胜谷笑声戛然而止,面色大变起来。

“除了借助魔族的不传之秘,无常方之术,双修解毒。就只有,一命换一命的解毒法子了。对于我们人族而言,无常形之毒,近乎无解。”

慕白想起她得到神无情中毒消息之后,翻阅的一些宗门典籍,心中沉重之意,更重了几分。

草菅胜谷因为修炼了草木经的原因,想得,却是比慕白还要多。

在他得到的草木经残篇之中,便是记载着能够克制青玄,以及草木之体的剧毒之物,也就是古老时候天魔一族的无常形之毒!

这种毒素,能够伪装、幻化出类似青玄神剑上散发的气息,从而寄居依附在青玄神剑上,依靠草木之体修炼出来的特殊元气,不断地壮大成长。

乃是草木之体的致命克星!

魔族能够想到动用无常形之毒,来对付神无情,这般看来,天魔一族的传承,魔族保留的还是挺完整的吗?

草菅胜谷眯起的眼缝之中,闪过一缕不可捉摸之色。

慕白担心地看了草菅胜谷一眼。

她可是知道,草菅胜谷来到问剑宗这片地界,就是得到了草木经出世的消息!

若是,被别人捷足先登了,不知道又会引发什么样的风波······

“神无情中毒之后,叶无名的那个徒弟,弈倾天,废了罪魁祸首的封天都功体。随后,便是带着神无情进了诛邪洞。”

“想来,应该就是去找······那位魔佛大人,商量解毒之法了。”

提起这个遥远之前的名字,慕白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了一下。

魔佛梵白,那可是一位古老的不能再古老的存在了,她们缥缈雪峰的峰主,在对方面前,怕也只是一个小辈而已······

草菅胜谷眉头微微蹙起,低声呢喃了几句。

慕白没听清,草菅胜谷却是已经接着说道了:“神无情的毒素,不用担心,就算无常形之毒能够克制青玄,也杀不了它!”

“哼!没有死亡之月的力量,想要磨灭掉神无情的存在,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最多,就是将神无情的功体,吞噬的一干二净而已!”

慕白呵呵一笑:“神无情的安危,倒是不用你来担心了。因为,她的结局,已经定下了······”

“最近的消息传来,听说,弈倾天解毒失败,他和神无情双双重伤,生死不知!”

“近来几日,弈倾天的身影,再也没有在问剑宗出现过。”

“而罗刹鬼宫的鬼夜叉,也是一直守护在诛邪洞,看那副戒备的姿态,弈倾天受的伤,好像还挺严重的。”

说着话,慕白眼中流露出一丝惋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