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34章 永夜,死亡(四)

第434章 永夜,死亡!(四)

“这让我头疼的死气,如今,算是成了双刃剑吗?”

低语声之中,弈倾天看着近在眼前的诛邪洞,身影一闪,便是没入其中。.

不见了身影。

白色弥漫的死气之中,在弈倾天离开之后,忽的,便是亮起了无数红芒。

像是火红的星辰一般,点缀在星空的黑幕上。

皆是,血腥的,杀戮目光!

进入封印之地后,弈倾天看着梵白,开门见山地问道:“现在,该怎样做?”

如今,死亡之月,已经降临。

墨香木,鬼绝,也早就是交给弈倾天了。

寒冰纯水,花弄影赠给了弈倾天半滴。

而太古经文草木经,弈倾天也是丝毫没有察觉,懵懵懂懂地修习了。

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这东风,自然,便是梵白这位前辈前前辈的指导了。

梵白也不拖延,“先把墨香木给我。”

这可是关系到,他能不能够破封的关键时刻。就算弈倾天不急,他也得急啊!

弈倾天点点头,手掌一翻,一物便是出现在他手中,由他递给了梵白。

通体幽黑、散发着一股自然清香的墨香木,诡异地,却是丝毫没有精致古雅的味道,在其中。

外形看上去,就和普通的树桩子,没有多大的区别。

而且,还是那种从泥土中挖出来,然后,再在阳光下,暴晒了十几二十天,完全失去了水分,显得干巴巴至极的,那种树桩子。

这一节墨香木,大得出奇。

也不知道,是鬼罗刹担心不够用,还是,墨香木对于罗刹鬼宫而言,不是什么稀罕物。

反正,墨香木落在梵白的手中之后,他的大半个身影,都是被遮挡的严严实实的。

“墨香木点燃之后,散发出的清香,具有清心静神的效果。当然,这种效果,具体如何······还要要看各人的。”

心神不能沉寂下来的人,依靠外物,又能如何?

梵白剑指,点在墨香木一端,白色的火焰,嗤啦一声,从他指尖蔓延而出。

化作火舌,在墨香木的断面上,弥漫了起来。

诡异得是,即便是在梵白的佛火炙烤下,这墨香木,也没有立即就燃烧起来。

好似一块顽石一般。

虽然,这也和梵白佛火本源熄灭有关。但是,弈倾天心中,还有有些讶异的。

“将你手中的寒冰纯水,滴落在古佛心上吧。”

梵白一手维持着佛火的燃烧,一边对着弈倾天说道。

弈倾天应声一动,手中蓝芒,璀璨起来,幻化出那一滴幽蓝之色。

轻喝一声,弈倾天一掌拍出。

寒冰纯水,瞬时激·射而出,轻飘飘地,击落在古佛心之上。

哗啦一声。

璀璨的佛光,像是膨胀的火焰一般,腾的一下,便是绽放开来!

被死气蒙尘的表面,随着寒冰纯水的滴落,像是突然之间褪去了那层污垢!

一尘不染!散发出,最为纯粹的佛光。

寒冰纯水在古佛心上缓缓化开,散落成一层薄薄地蓝色薄膜,将散发着金芒的古佛心,整个儿地包裹住。

若琥珀,在蓝天碧海中,沉浮!

“好了!趁着现在,赶紧炼化!”

见寒冰纯水的力量,已经开始发挥出来了。梵白大喝一声。

同时,他手中的墨香木,腾地一声,没有亮起火焰,反而,冒出了一股淡淡的青烟。

孤烟直直升起!

梵白单掌一拍,便是将墨香木,弹射到弈倾天身边。

青烟升起,触碰到上方的古佛心之后,像是绽放的烟花一般,向着四周散落开来。

将古佛心之下的弈倾天,团团包裹住。

弈倾天心神,早已经收敛起来。

体内炼虚之术,运转开来的同时,弈倾天一掌拍落在古佛心之上。

手掌轰击在蓝色薄膜之上,却是没有穿透,弹性十足地将弈倾天的手掌,阻挡在外边。

而内里古佛心的力量,却是已经开始,顺着弈倾天手掌贴着的位置,源源不断地向着弈倾天体内涌来。

稍稍一转化,便是没入弈倾天的识海中。

磅礴的佛气入体,像是金色的闪电,又像是泛着金芒的波光粼粼湖水,在弈倾天体内,嗤啦嗤啦地穿行着。

却是全然没有,弈倾天被燃犀逼着,第一次炼化古佛心的那种磨灭之力荡漾,好似······

“古佛心的空之本源,被寒冰纯水的力量,磨灭了吗?”

弈倾天眼眸紧闭着,紧贴着薄膜的手掌,却是能够感受到,在古佛心上,两股截然不同的磨灭之力,相互消磨着。

他心中念头,只是一闪而逝。

随之,心神便是尽数融入炼虚之术中,全力炼化着古佛心,全力······

争取着,那一线生机!

月色惨白,冷漠横空。

月下孤塔,无声耸立。

荒凉,一片!

从问剑塔第七层下来的封罗宇,没有立即离开。

他微微转身,目光落在了身前,这座宛若巍巍高山的巨塔,眼中,流露出一抹讥讽之色。

“现在的你,也只能这样,任人践踏了吗?”

往日问剑弟子心中的圣地,若巨人一般的问剑塔,在失去护山大阵之后,好似,也是瞬时间失去了,它往日该有的威严。

想到这里,封罗宇嘴角的讽刺意味,更加浓郁了几分。

更加神秘了!

让人觉得,他的嘲讽对象,好像不是这座死物一般的孤塔,而是某个······活生生的人一般。

“任人践踏!!这一切,还不是拜你封罗宇,所赐!”

死亡雾气中,一道怒不可遏的声音,带着猎猎破风声,轰然响起。

封罗宇眼底神色,微微一变。

随即,他察觉到气息的主人身份之后,不由又是冷冷一笑。

“昔日的手下败将,被我踩在脚下的两只可怜虫,如今,也想不自量力地对付我吗?”

在封罗宇的冷笑声中,飞雨和冷霜两人,从雾气之中,走了出来。

带着愤怒,以及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