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37章 永夜,死亡(七)

第437章 永夜,死亡(七)

如今的神无情,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捏死在场的大部分人了。

能够和她一战的,怕是,也只有罗刹鬼宫的鬼夜叉了。

即便,鬼夜叉,师出主宰势力的鬼宫!

有神无情的解释,众人心中松了一口气。围绕着,背对着背,坐成了一圈。

接下来,任由月清影如何百般挑衅,他们,也是丝毫不搭理了。

大有,天崩地裂,我自安然酣睡的镇静姿态。

果不其然,之后的一段时间,月清影果真是丝毫奈何不了他们。

只能,像是苍蝇一般,不痛不痒的骚扰着他们。

“鬼夜叉、三代,还有······我的老朋友,青玄?神无情?”

“你们就这般,继续拖延下去,真得好吗?”

“你们等得起。可是,说不得,冷霜、飞雨,还有罗刹鬼宫的邀明月两人,这几个娃娃,还等着你们救呐!”

这种僵持的局面,在月清影轻飘飘的这一句话下,险些······便是被打破了!

三代紧闭的眸子,轰然睁开。

一片怒火,燃烧开来!

原来,你们,不仅破坏了问剑宗护山大阵的阵基!

居然、居然,还将手伸到了传送阵上吗?!

好一个、好一个封罗宇啊!

百般疼爱,换取到的,却是这般刺痛的背叛吗?!

三代心中,担忧和悲愤,交织着,最后化作······

滔天杀意!!

孤塔之下。

月光之中。

几道人影,交错,不停闪现着。

急速!

脚步腾挪转移之间,皆是,带着冷冽的杀机。

封罗宇被废的修为,居然,再度诡异的,恢复到了真灵之境。这一点,飞雨和冷霜两人,都是没能想到。

因为,在他们的认知中,经脉被废······乃是绝症。

无救!

其实,他们的认知,没错。经脉被废,一定程度上,的确是绝症。

至少,修为高到梵白那个程度的前辈前辈前前辈,也会感到棘手。

甚至,不想搭理!

而封罗宇,也不是如他们所想的那般,经脉被修复了······

这点,他们没想到。

他们更加没能想到的是,再度恢复了修为的封罗宇,比之过往,战力居然更强!

面对这个天战榜第一的存在,他们的压力,却是更胜以前!

嗤啦!

嗤啦!

道道诡异的剑气,擦着元气护罩而过,带出灿烂火花的同时,体内元功,那股凝滞感觉,也是再度在飞雨、冷霜两人心中泛起。

鬼绝和邀明月两人,在之前,也是趁机加入战团了。

“就算你们有四人,那又如何?蝼蚁再多,加在一起,也是压不死大象的!”

封罗宇身陷四人围攻之中,面色,却是不改分毫。

好似,眼前这四人,在他眼里,就真的和他话中的蝼蚁一般。

压不死大象!

只是,他体内催逼至极点的元功,却是显示着他的内心,此刻,并不如他外表看上去的这般轻松。

这一点,封罗宇自己知道。

只是,他们知道,又能如何?

比之此刻的封罗宇,他们虽然不是蝼蚁。但是,却也是奈何不了对方。

双方战到现在,胜负也只是一直在五五分之间转着。

他们想要胜过封罗宇,安然从他手中夺下问剑塔的剑碑,有些不现实。

封罗宇想要斩杀他们,顺利地将众人的希望所在传送阵带走,那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这番战斗,持续到现在。

这里的局势,倒是成了和三代、月清影他们那边,一模一样。

僵持!

而越是僵持,比拼的,越是耐心,越是······谁能沉得住气!

“封罗宇,枉为你在问剑宗生活了这么久,居然勾结魔族,毁我问剑的护山大阵,引狼入室,更是想要夺取传送阵,你······还有没有良心!”

飞雨和冷霜联手,一边阻拦着封罗宇,一边愤怒地说着话。

在另一边,邀明月周身碧波缭绕,化出一波一波的水纹,缠绕在封罗宇身上。

任对方如何挣扎,也是脱不了这个狭小的空间。

也正是封罗宇脱不得身的最主要原因!

看来,必须要找个机会,将邀明月这个碍事的家伙,给除掉才行!

心中闪过这个念头,封罗宇嘴中,却是回应着飞雨。

“良心?当初,弈倾天残忍地废我修为的时候,我怎么不见你们。出来替我说一句话?”

“咱们好歹也算是问剑宗天战榜的三人,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的!”

“还有什么,勾结魔族?这算是罪名吗?”

封罗宇不屑的嗤笑声,毫不掩饰荡漾而出。

邀明月几人面色,都是微微一变。

西剑域,四大主宰势力峰、峦、宫、阙,这为首的峰,缥缈雪峰,为了一己之力,为了夺取古佛心,都是能够和魔族合作。

他小小的一个封罗宇,为了自身的利益,做魔族的一条狗,又有什么值得指责的呐?

这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还是,五十步笑百步······

不论如何,人族和魔族之间,存在利益合作,已经是不容分辨的事实了。

如今,再纠结他封罗宇一人和魔族合作之事,的确有些没有说服力了。

“不说魔族之事。就说弈师弟废你修为,那也完全是你自找的,丝毫,怨不得人!”

“要不是,你之前,三番四次地找他麻烦,屡次,欲置他于死地,更是害得慕容掌教出手,废过他的经脉。”

“弈师弟,会这般对你?”

“你的这一切,完全就是咎由自取!”

闻言,封罗宇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

他的事,他岂会不知道?

只是,他却不曾后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