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62章 等待(4)

第462章 等待(4)

二代不管不顾,开口,便是极尽所能地,冷嘲热讽了一番。

封不觉几人面色,微微变化起来。

就算是一直面无表情的司雪,白皙如雪的面上,也是隐隐间有些发青了。

“二先生的这句‘雪峰的心理变态’,也包含我家的仙子吗?”

任谁,被骂成‘心理变态’,总不会还能笑眯眯地应对吧?

更何况,眼下这女子,还是要美貌有美貌,长得清秀动人、冰肌玉骨。

要地位有地位,人家是缥缈四司司雪的掌门人。

要实力有实力,地皇巅峰的实力虽然比不上你二代,但也差不了多少了。

虽然,潜力不一定有你大。

这般综合起来,这般绝世的人儿,你二代,怎么舍得骂人家‘心理变态’呐?

然而,二代不仅敢骂。

而且,还敢当着对方的面,指着嘴巴、指着鼻子······

挑衅着骂!

“你以为呐?”

面对司雪的问罪,二代便是这般轻飘飘的一句,送了过去。

登时,气得司雪,嘴唇直直打起了哆嗦。

这个疯子!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都敢骂雪峰之主,,飘渺仙子‘心理变态’,她一个司雪的掌门人,被对方骂上一句,又能怎样?

说不得,还是荣幸之至呐!

想着想着,半响,司雪才长吁一口气,眼眸闭上,不再看二代了。

她背后的双手,搅得,却是有些发白了。

见此,二代不屑冷哼一声。

随之,看到一点动作都是没有的封不觉两人,他皱眉道:“怎么?你们还不走,莫非,你们两家,还真有和南宫苍一争高下的勇气?”

封不觉眼皮一抬,面色难看的同时,冷冷道:“二先生这般随意指责,可不好!”

在南世家,南宫世家一家独大!它底下的四大家族,加在一起,也不见得,能够拼得过南宫世家。

虽然明面上拼不过,但在暗地里,竞争的心思,自然,还是有的。

这二先生,果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几人心思不定之中,二代冷冷地讥讽一笑,不置可否。

一旁,梵白正准备说话,突然面色微微动了动。

随之,死亡雾气再度被破开,陆续地,现出四道人影来。

最先出现的,乃是神无情,她只是简单地扫了众人一眼,梵白对她点了点头,某些信息,无声地传了过去,让得神无情松了一口气,走到了梵白身后。

而紧随着神无情出现的,则是鬼夜叉。

她身上的鬼气,早就是消失的一干二净了,面上的疤痕,显得很是刺目。

像是特有的身份象征一般,众人心中念头微微一转,便是猜出了她的身份,打量她的眼光,不由有些古怪起来。

一半的目光,更是落在了阴冥王身上,好似,这两人之间,有着莫大的联系一般。

众人看向了阴冥王,同出鬼宫的鬼夜叉,更是在众人之前,便是发现了阴冥王独有的气息。

她面上疤痕,有些不自然地动了动,像是蜈蚣在攀爬一般,显得有些狰狞。

然而,她却是没有转过头,看向这位同出一宗的同门。

“哟,鬼夜叉,你总算是,舍得摘掉你那层遮羞布了。”

“我还以为,你一直要戴着它,戴到死呐!”

鬼夜叉按捺住自己心湖的波动,阴冥王,却是带着一丝挑衅,在鬼夜叉的伤口上,继续撒盐了。

闻言,鬼夜叉抬头看了阴冥王一眼,面无表情地道:“我会杀了你的!”

“总有一天!!”

说完这句话,她便是靠在了一旁。

封不觉露出趣味笑意的时候,雾气中的最后两道身影,也是出现了。

其中一人,正是草菅胜谷,而被他抱在怀里,不断灌输草木之气的,则是被梵白一指重伤的慕白。

他一出现,便是单刀直入,直接走到司雪面前,冷冷道:“救她!”

见到草菅胜谷的这幅姿态,神无情眼中,露出异样之色。

其他众人,面色倒是没有多少变化。草菅胜谷的身份,他们这些人,也是多少有些了解的。

当下也只是不以为意的戏虐一笑。

司雪皱眉,看了看面色冷然的草菅胜谷,以及重伤的慕白一眼。

心中叹气的同时,她手中光华一闪,一粒雪丹被弹出,倏忽一下,便是化作一抹流光,没入慕白体内,寒气升腾起来。

顿时,慕白身体上纵横交错的血痕,便是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愈合起来。

浑身上下的气息,在流光溢彩中,也是逐渐的平稳强健起来了。

见此,草菅胜谷微微松了口气,面色迟疑了一瞬,最后,还是没有离开,却是站在了司雪一旁。

随着暗藏之人逐渐的现身,眼下的局势,也是逐渐地明朗起来了。

问剑宗这一方,有着老怪物魔佛梵白压阵,还有罗刹鬼宫的阴冥王、鬼夜叉撑场子,神无情能够爆发的战力,也是不弱。

真打起来,二代,定然也要站在魔佛梵白这一方的。

而雪峰,则是只有司雪一人,以及,不知道什么原因,站在了雪峰一边的草菅胜谷和慕白两人。

南世家的封、绝两家,则是各自一人。

眼下这种局势,封不觉、绝非凡,定然是要抱团的,不然,只能灰溜溜地滚回南世家去。

魔族一方,虽然,只有蝶魔神一人。但是,死亡之月下,不死的她,更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力量不断增强,这样的一个大怪物,充满了不确定性!

四方势力,看上去,问剑宗是占了大大的上风。

单单就是梵白一人,就能够碾压在场的所有人。

即便,他才脱困!

然而,就在问剑宗占了这么大的优势面前,几大势力之人,还是没有一个人离开。

他们还在等待着变数发生,或者等待梵白真正动手杀人的时候,他们才会退去。

等待!

气氛,随着众人的沉默,逐渐地,便是有些沉闷起来。

然而,梵白却是静静的闭目养神着。

在恢复功体的同时,他还分了一缕心神,落在了,诛邪洞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