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64章 不言杀伐(6)

第464章 不言杀伐(6)

因为知道的太多,所以,司雪几人,只是微微一愣之后,随之,面色便是大变了起来。

脸上带着恐惧之色,急急避开蝶魔神的同时,这几人心中,也是无端的生出许多懊悔之意来。

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一个耳光子!

不知道蝶魔神的身份情况下,大家还能昧着良心,直接针对问剑宗,夺了青玄。

如今,知道蝶魔神在场的情况下,若是还能视若不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继续夺剑。

罔顾人魔之间、亘古之前便是结下仇恨的他们,随后,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

他们不敢想!

一想到,自己等人,被直来直去的二代,给逼到了这般境地,封不觉看向二代的眼神,便是带着浓浓的恨意。

若不是顾及到,自己打不过对方,封不觉怕早就是直接上手了。

几人暗恼之间,蝶魔神却是淡淡一笑。

在她道出神无情青玄之主的身份的时候,她便是有着蝶魔神身份即将暴露的打算。

但是,她还是这般做了!

她在赌!

赌,这些人不会对自己出手!更不要说,即便对她出手,她也不怕!

她只是简简单单的,想要这些人,出手对付神无情而已。

因为,无论如何,有梵白在场的情况下,即便有着镜像分身的她,也是绝对无法在牵制梵白的同时,再斩杀神无情的。

她想要的,只是一把刀而已。

一把,能助她斩杀神无情的刀而已!!

所以,她一笑之后,便是意味深长地说道:“在本座眼中,除非,是你们几大势力的掌控者,来此,才能和我玩上几个回合三栖特种兵。”

“就你们这几个娃娃,想要和我玩,不怕,缺胳膊断腿吗?”

蝶魔神话中讥讽意味,浓重地,像是化开的墨一般。

然而,听到这话的封不觉几人,却是非但没有感到羞辱,反而,心中兴奋之意缓缓升起了。

是了!蝶魔神,是什么人?

那可是,太古时期,名震天痕的魔神!!

他们这些,小辈的小辈,怎么有那个实力,参与他们的争端呐?!

再说,这里,不是还有魔佛梵白吗?

有这个和蝶魔神同一时代的人物在此,哪里还需要他们来插手?

这般一想,几人心中,顿时轻松了下来。

不能插手蝶魔神之事,那么,自然就可以,做一点其他的事情嘛······

比如说,为青玄,找到一个更好的主人!

各种高大上、崇高得比之九巍山还要高的借口、人类大义,在封不觉几人脑海中,不停地翻腾着,打着转。

眼见几人面色的变化,二代哪里还不知道,这几人心中所想。

冷哼一声之后,他不发一言,身体上弥漫开来的剑意,却是凛冽了许多!

对付无耻之人,言语是多余的!

一切,都凭手中之剑说话便是了!

此刻,二代手中无剑。

然而,众人却是知道,这位剑道奇才的二先生,已然亮剑了。

他的心意,便是他最强的剑!!

二代亮剑。一旁的蝶魔神,亦是宣战了。

腾空而起的同时,她身体微微一震,魔气轰鸣,震荡而出!

化作螺旋波纹,向着梵白,剿杀而来。

挑衅意味十足!

古佛枯木和魔神之间,魔佛梵白和魔神之间,他们的关系,早在多少年前,便是因为立场的缘故,注定了!

只能是,一生一死的关系!

再加上梵白心中,对于他那位恩师复杂的感情,在封印的长久岁月中,积累在心里、憋闷着无处宣泄。

这股让人窒息的感情洪流,在遭遇到蝶魔神的挑衅之后,便是若滚滚长江一般,浩浩荡荡地席卷而出了。

脚下金莲绽放的同时,梵白已然化作一尊天地大佛,轰然向着蝶魔神镇压而去。

天际,佛光、魔气爆出!

佛、魔,之间。

魔佛、魔神,之间。

一场旷世大战,好似演练了许久一般,就是这般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地展开了。

“现在,这两个老怪物,都走了功德之主最新章节。”

“剩下来,也该我们,处理一下我们的事情了。”

封不觉没有直接说我们的事情是什么事情,然而,他紧紧盯落在神无情身上的目光,却是已然给出了无声的答案。

绝非凡作为在场众人之中,唯一的第二个南世家修者,这一刻,自然是毫不犹豫地站在封不觉身边。

至于,事后,该怎么解决,他们封、绝两家之间的事情······

抢到东西,再说呗!

“二先生,是让路?还是开打?”

明知道二代不可能退避,绝非凡还是礼貌了问了一句。

这是对强者的尊敬!

毕竟,诛魔神器青玄的诱惑,不是谁,都能够抵御的······更不要说,这诛邪洞内,还有着一颗古佛心!

一颗,能够让人,立地成佛的古佛心!!

想到这里,绝非凡感觉体内血液,有些不受控制地沸腾起来,浑身热得有些发痒起来。

他目光火热兴奋地看着二代,希望二代嘴中,能够蹦出他希望的答案。

然而,他终究是失望了。

因为,自始至终,二代都是没有说话。

他只是简简单单地抬了抬手,迸发出的剑芒,瞬息,便是向着前方斩天裂地而去。

不言之后的杀伐,便是他最好的答案!

“砰!”

只是简单的一道剑气,轰击在绝非凡身上,却是硬生生地将他轰着,脚步擦着地面飞了起来。

最后,更是在长空滑行了十丈左右,才停了下来。

绝非凡这一退,便是退离了众人的这个圈子。

大家都是安稳地脚踏实地,只有他一个人,浮在虚空。

看起来,有些居高临下、气势非凡!

然而,这一刻,落在众人眼中,却是,显得有些孤单单。

他涨红的脸庞,以及左右张望的目光,更是显得,有些滑稽可笑。就像是大雪天里,被恨铁不成钢的夫子领着脖颈,仍在了草堂门前的学子一般。

不过,二代终究不是夫子,而绝非凡······也不是学生。

他们是处于同一时代!

同一辈!

同一修行层次!

同一级别势力的弟子!

却是被二代硬生生地,一剑斩出了,这般不一样的上一辈下一辈的感觉!

所以,此刻,绝非凡心中的羞辱感,便是格外的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