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24章 数风流人物

第524章 数风流人物

封公子得知,草菅胜谷想要拜访自己的父亲,鞍前马后殷勤至极,邀请草菅胜谷惊雨两人,前往封家做客并且常住。

草菅胜谷当然乐意之至。

惊雨却是无端地,有些不喜欢这位公子哥,不肯入住封家。

草菅胜谷无奈,只能顺着自己这位师妹的意思,对封公子说一声抱歉。

封公子只得惋惜一叹。带着草菅胜谷以及惊雨两人赶往封家做客。

临走之际,这位封家封公子向着弈倾天挑衅一笑。

留下一句:“咱们升龙道上再见”

弈倾天一笑置之。

这种局面,在他顺水推舟,掀起封家影家之间矛盾的时候,他就是已然预料到了。

而且,就算封家不来找他的麻烦,他最终也是要对上封家的。

拿这位封家少主开刀,可不就是一个绝妙的开端?

说起来,这位封家少主,还真是一个志向高远之人。

他懂事以后,便是废除了封天下为他取得名字,自称封公子,顾名思义就是封家的公子。

却是没有一个真正的名字。

封公子扬言,他修行,只为觅封侯。

他封侯之日,就是他名为封侯之时。

当年,封家老祖宗也是在北渚皇朝裂土封侯之后,才自命封侯的。

封公子这般做,却是有准备将自己的老祖宗取而代之的心思

岂能不赞上他一句:“胆大包天”

封天下能够任由这位封公子这般胡闹,足以看出他对封公子的重视疼爱。

这样出色的独子,若是出了个什么意外,怕是足以让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封天下,癫狂吧

弈倾天缓缓闭眼,默默感悟着识海中的波动。

花弄影却是嬉皮笑脸地,挤进了隔壁红衣丫鬟的房内。

她笑着说道:“这位妹妹,修为不弱啊,是哪家的高足啊?”

花弄影自来熟。

红衣丫鬟也不懊恼,笑脸相对,道:“这位姓花的妹妹,功力也是不差啊,歹毒心思,姐姐我可是万万比不上啊”

花弄影面色不变。

花雨杀乃是花家武学,在南世家被人认出,不是什么稀罕之事,对方能够猜出她姓花,也不足为道。

“只是,这丫头居然敢骂我心肠歹毒,要不要给她一点教训呐?”

花弄影眼眸微转,蠢蠢欲动之色,在面上闪现而出。

红衣丫鬟好似看出了花弄影的心思,缠着红线的食指竖起,缓缓摇摆着。

“妹妹可是不要动手为好,咱们两个要真是打起来了,波动可是不小啊。”

说着话,她俏皮一笑,脑袋向着弈倾天的方向歪了歪。

花弄影摆摆手,道:“姐姐怎么会,对你这么可爱的小丫鬟,动手呐?小丫头,你戒心太大了。”

红衣丫鬟只是静静看着花弄影,嘴角含着涉世不深的纯真笑容。

花弄影缓缓退出屋内,俏脸冷了下来。

好似已然猜出红衣丫鬟的身份一般,花弄影蹙眉,有些不解,对方怎会来到龙门城。

她不解。

红衣丫鬟亦是不解。

因为花弄影功体特殊的缘故,她虽然没能瞧出花弄影的魔体,却也是被花弄影激起了血脉里的那股敌意。

知道花弄影非是善茬。

只是,这个花家女子,究竟会是谁呐?

花家最为出色的弟子,不就是那个男生女相的妖艳少主花馫吗?

怎会出现这么一个,比起花馫还要妖孽的人物?

红衣丫鬟双手十指牵引着红线,缓缓拉伸着,流光溢彩。

草菅胜谷在年轻一辈中,名气极大。

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慑人的家世。

更大的缘故,却是因为草菅胜谷本人,在西剑域硬生生杀出的杀神名头。

这位年轻一辈翘楚的存在,来拜访自己,封天下不可能不重视。

再说,问剑大劫一战,虽说,是封不觉和司雪并肩作战,结下了一点交情。

实则,却是缥缈雪峰和封家,纠葛在一起了。

利益相关,封天下对待草菅胜谷和惊雨的态度,便是格外的温和了起来。

就像是邻家的大伯伯一般。

知道惊雨乃是司风司雨司雪,三司高人,共同收下的弟子,封天下简直就是恨不得捧着这位初长成的少女,当做自己的宝贝女儿了。

拉着惊雨在一旁话家常,这一刻,唠叨的封天下,毫无千年世家家主的威严模样。

一旁,草菅胜谷见到对方的态度,微不可查地松了一口气。

他看向一旁的封不觉,点点头,打了个招呼。

随之,他对着封天下道:“峰主派我来南世家,就是为了履行问剑一役,雪峰答应封不觉前辈的条件,封家主,您看”

当初,司雪为了拉拢封不觉,答应过,事后,缥缈四司之一的司雨欢迎封家主的大驾光临。

只是,时过境迁,当初的香饽饽,如今看来,却也是成了难啃的骨头了。

封天下不会傻到,为了司雨的一点诱惑,就西行入雪峰,对上如今势头正盛的罗刹鬼宫,和魔佛梵白那个老怪物的。

除非,有着更大的利益才行

封天下蹙眉思考了一会儿。

他再开口说话时,却是有些答非所问地笑道。

“侄儿,你是年轻一辈的领袖人物,不知道,你觉得天痕年轻一辈中,未来主宰天痕沉浮的,有哪些风流人物?”

这个问题问得,与草菅胜谷的问题,有些风马牛不相及。

让得草菅胜谷,微微愣住了。

他缓了缓,想要避开这个问题。

在老一辈修者面前,他还能大言不惭的指天说地?

就算他心里敢,此刻这个关头,也是不能说出的啊。

封天下却好似猜到了草菅胜谷的心思一般,笑道:“侄儿但说无妨。”

被封天下这般一堵,草菅胜谷也只能认真思索了起来。

片刻之后,他沉沉道:“论我们西剑域的话,风头正盛的罗刹鬼宫,有水极体还未成熟的邀明月。”

“极天剑阙弟子稀少,若是只按辈分来论的话,大先生二先生都是年轻一辈,他们此刻的修为却是足以胜过许多老一辈的修者。”

“这两人注定,在未来,会主导天痕的风云。”

“而缥缈雪峰,我师妹惊雨,修道虽晚了些,对大道规则的领悟,却是出奇的通透,又是被缥缈四司三司高人收为弟子。”

“未来的她,成就不可估量。”

说到这里,草菅胜谷话音微微一顿。

封天下笑道:“说起缥缈雪峰,怎能少的了,得了草木之体传承的侄儿你呐?”

一旁,被草木之体勾起回忆,封不觉身体微微发颤。

他缓缓说道:“若是那人没死的话,数风流人物,怎少的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