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27章 身份

第527章 身份

;

对方这话一出口,四周瞬时一静。

众人目光,齐齐聚集在弈倾天身上,让得弈倾天眉头一皱。

他化名覆北渚,确实有着故意挑衅北渚之意,目的就是为了,借助升龙道引出北渚皇朝之人。

只是,他化名覆北渚,是一回事。

若是他亲口说出,要覆灭北渚皇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封公子这般言辞,可真是诛心至极啊。

弈倾天目光瞥过封公子,再瞥过封天下。

他淡淡道:“覆北渚是不是覆灭北渚,就不需要封公子操心了。”

“封公子若是闲得发慌,可以再壁虎游墙供大家观赏一番,纯当闲暇看戏逗人一笑。”

“或者,为封家、影家之事,焦头烂额一下子,也体谅体谅你父亲,让大家看看你的孝心嘛”

弈倾天不说封家、影家之事还好,一说起这个,不说封公子。

就连封天下,面上都是现出冷然之色。

他脚步在空中一踏,就像是一脚跺在了一块巨大的透明玻璃上一般。

震荡着所有人,都是一震一震的。

“你就是那个,挑起我们南世家内乱的外来人”

封天下一顶帽子,随意就是往弈倾天头上扣去。

封家、影家两家之事,何以代表整个南世家

弈倾天冷笑着,指了指封天下身边的封罗宇,道:“封家主,你是目中无人,还是鼻孔朝天”

“死皮赖脸地,想要拉着影家上你们封家战船,残忍杀害了影家少主影乐安的,可是您老人家的这位义子”

“就算真是有人想要挑起南世家内乱,那也是你的这位义子。”

“而且,您这位义子身后,还有没有什么大靠山,那就不得而知了。”

封天下眼中冷色一闪。

封罗宇身后,还能有谁

这不是一清二楚的事情吗

只是,要他对这么一个小辈出手,而且还是众目睽睽之下,他还真拉不下这个脸。

封天下朝封公子打了一个眼色。

封公子兴奋一笑,刚想要对弈倾天下手reads;。

天际,一抹紫芒划过。

在众人震动的神色中,只见紫芒蜿蜒,化作一条紫龙,盘旋缭绕着升龙道,不停游转着。

之前,在众人眼中,触之即死的升龙道。

此刻,却好似乖宝宝一般,温顺地任由紫龙游转着。

直到紫龙游转一圈,消失在天际。

众人还是没有回过神来。

心中齐齐响起一个疑问:“这人是谁”

何以这般霸道

、、、、、、

因为紫龙意外的出现,让得之前壁虎游墙登上升龙道的封公子,一下子黯然失色起来。

所以,封公子脸色难看自尊心受到**,没脸待在这里的他,自然也是没有再找弈倾天的麻烦。

对于弈倾天和封公子而言,都算是免去了一桩祸事。

回转梅居小院,弈倾天眼中溢出一抹喜色。

北渚紫龙的出现,意味着,他离神无情又是近了一步,他怎能不喜

“那人,应该就是北渚太子的嫡长子吧”

弈倾天回过头看向花弄影。

花弄影似笑非笑道:“你自己能够确定的事情,何必再问我”

弈倾天心中一惊:“你早就是知道,我身体里的情况”

花弄影笑道:“在你谷突破的那一次,你身上就是现出了异象,再结合你的年龄以及遭遇,我就是猜了个七八分。”

“后来的种种迹象,再加上近日,升龙道出现之时,你的气血反常的波动,这七八分的肯定,也是成了九成九的确定了。”

弈倾天没有说话。

在升龙道现出之时,当初天荒山脉被他吞噬的紫龙之气残留之力,便是激发了他血脉隐隐间沸腾起来,让他恨不得脚踏升龙,飞天而去。

最后,那条紫龙现出之时,更是差点就是逼出他体内的紫龙之气溢出体外。

这种种迹象,岂不就是表明着,他和北渚紫龙的密切关联

弈倾天摇了摇头,暂时不再去想未来之事。

他看着花弄影,道:“之前,你不是有话和我吗是么事情”

方才,花弄影才提及惊雨身份,便是被出现的升龙道异象,给打断了。

这会儿,她便是接着笑道:“那惊雨丫头的事情,你怕是不得不要插手了。”

弈倾天不解地看着花弄影reads;。

花弄影却是说起了过往之事,她笑道:“你可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所在”

弈倾天道:“荒野破庙。”

花弄影继续问道:“你还记得那个被你所救,赖在你身边的小孩子吗”

弈倾天:“嗯”了一声,那个小子,他怎么不记得

那是他第一次目睹魔族屠戮人间。

他第一次对魔族深处痛恶之情。

他第一次十步杀一人。

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无力。

只是

“惊雨和那小子,有什么关系吗”

弈倾天想起江不凡所说,道:“据我师兄所言,那小子应该是被司雪带去雪峰了,他”

弈倾天话说到一半,不由愣了愣。

那小子既然能够被司雪看中,想来天赋不差,很有可能,就被司雪收为亲传弟子。

而惊雨,也是司雪那人的弟子。这两个孩子,年纪又是差不多大

“你该不会是说”

弈倾天眼中露出古怪之色。

花弄影戏虐笑道:“这个世界,还真是太小了。惊雨可不就是,当初你救得的那个假小子吗”

弈倾天嘴角轻轻咧了咧,道:“所以,你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是骂你花狐狸”

当初,那小子可不就是,骂过花弄影相同的话吗

花弄影笑得花枝乱颤。

弈倾天摇头无奈一笑。

雌雄莫辨,能怪谁

他说道:“你道出惊雨的身份,该不会是想要我,为她排解难关,毁了这一次封家和雪峰的婚事吧”

花弄影白了弈倾天一眼,道:“不然,你以为呐”

弈倾天蹙眉道:“对付封家、绝家以及影家,我的打算是温水煮青蛙,急不得。”

“我挑起封家、影家两家以及影家内部的矛盾,也只是为了先让他们窝里斗,慢慢消耗他们的力量而已。”

“可没暴露自己身份、正式和对方杠上的打算。”

“事有轻重缓急。想要对付这三大家族,至少也要等我进了南宫世家秘境之地取了那样东西,才能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花弄影眼睛一瞪,道:“所以,惊雨的事情,你不准备插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