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34章 龙皇,龙凰

第534章 龙皇,龙凰

因为弈倾天的缘故,封家先后在影家以及升龙道上失利。

再加上这几日,封公子得到消息,知道当初他在梅居小院看到的那个心仪女子,和弈倾天关系亲密。

封公子如何还能给弈倾天好脸色看!

他没有立刻动手,也只是为了,逼着弈倾天灰溜溜地自己滚出升龙道而已。

只有这样,才算是对弈倾天最大的羞辱。

封公子挡路。

弈倾天绕路。

众人只见弈倾天身上黑芒一闪,下一瞬,在那个龙皇太孙身边,幽芒紧接着便是浮现而出。

直到此时,封公子手中骨刃,才斩落而下,轰击在弈倾天原先所站立的位置上。

只是,除了飙射出一连串的火花,再无一物了。

被弈倾天急速闪过一招,封公子面色一冷,返身,便是欲再出一招。

只是,当他看到弈倾天身影浮现的位置,身子一颤之后,诡笑之色浮现在他面上。

“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封公子心中冷笑,他朝着一个封家弟子,打了个眼色。

那人收到暗示,朝着弈倾天叫嚣:“覆北渚,龙皇太孙的身边位置,岂是你这个卑贱之人可以站的,还不快给我们滚下来。”

他这一叫嚣,顿时群情激奋。

除了草菅胜谷、红衣寥寥几人,没有参合进去。

其他之人,都是大骂弈倾天,“不自量力”“没有自知之明”之类。

有些人,可不都是这样子吗?

自己不敢做的事,一旦有人去做了,心中便是无端的有些不舒服。

觉得自己矮人一等了,非要将对方也是拉下来,和自己站在一起,甚至被自己踩在脚下,才舒服。

弈倾天见此,只是冷笑一声。

有时,言语最是伤人。

同样,言语往往也最是惨白无力。

这里大部分的人,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够,一瞬间就将对方送出升龙道,只是······

“何必呐?”

和弈倾天中途相识的那位龙公子,蹙眉说了这么一句。

封公子眉头一皱。

众人骂声稀稀落落。

弈倾天诧异一笑。

一声“聒噪!”传出之后,龙首之地,紫龙之气翻腾而起,轰然一震。

方才还在叫嚣个不停的众人,顿时被震得,人仰马翻起来。

而弈倾天身边,那个闭目养神的龙皇太孙,已然睁开眼睛。

他璀璨的紫眸,冷冷扫过众人一眼。

顿时,万籁俱寂。

“言辞争锋算得了什么,相互看不顺眼,那就打上一场好了。”

这位北渚皇朝太子的嫡长子一开口,就连封公子,都是不得不停止了小动作。

封公子轻轻一笑,道:“龙皇太孙,这人,你恐怕还不知道是谁吧,他······”

“他是覆北渚嘛!我知道,不用你多嘴。”

龙皇太孙毫不留情地,打断封公子的话。

说完这一句,他看都不看,封公子有些尴尬的面色。

转而看向弈倾天,他笑道:“这里的人,大部分人,都是畏惧我的身份,寥寥几人,则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不愿意和我站在一起。”

“你是第一个,顺从自己的心意,知道这里对你的修炼有益,所以就站在了这里的人。”

“这一点,我很欣赏。”

弈倾天一笑而过,道:“不必。”

旁人心中一惊。这么不给面子?

龙皇太孙毫不介意,笑道:“我也觉得不必。我介意的······”

龙皇太孙语调一转,道:“是你的名字。”

“覆北渚、覆北渚,覆灭北渚,别人都说,你这名字取得便是覆灭北渚之意,我不想冤枉人。”

“所以,我想亲口听你说,覆北渚,不是覆灭北渚。”

龙皇太孙说到这里,话音才冷了下来。

弈倾天和他对视着,体内血液带着熟悉的气息,汹涌澎湃地流淌着。

反而,让他的心境,格外的冷了下来。

他看着龙皇太孙,缓缓道:“若是我不愿意说呐?”

龙皇太孙眉头一拧,怒意在眉间升起了。不愿意说,那就是有这个意思了?

封公子冷笑一声。

他本来还以为,弈倾天会低头说出这句话。

却是根本没想到,这个覆北渚,如此不知死活。

龙皇太孙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罕见地,没有因为覆北渚之名动怒。

这弈倾天,却是逼着龙皇太孙发怒了。

封公子心中幸灾乐祸地一笑。

龙皇太孙背负的右掌,缓缓探出。

紫龙之气,骤生。

就在双方一触即发之际,一抹红芒,流转到两人中间。

现在弈倾天眼中,便是一抹熟悉的红衣。

红衣丫鬟背对着弈倾天,面对着龙皇太孙。

她嘻嘻笑道:“龙皇太孙,你是欺负我们人少吗?真想打,姑奶奶和你玩玩?”

红衣挑衅而来。

龙皇太孙眼睛微眯,道:“我只是想和这位小兄弟,排解开一些误会而已。琴凰,你又何必插手呐?”

红衣原来叫做琴凰,弈倾天默默记下这个名字的时候。

琴凰已经接着开口了:“龙皇太孙,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我和覆北渚暂时可是一家人,你可不能伤害他。”

琴凰说的一家人,乃是同住在梅居小院的意思。

龙皇太孙却是理解成了别的意思。

他蹙眉,暗道:“是了,之前,我便是察觉到,这个覆北渚身上有着一股特殊的气息,还一直奇怪来着。”

“想不到,他和琴凰居然是一家人。”

“这么说来,他对我北渚怀有敌意,也不是什么不正常的事情。”

“若是他不恨我北渚、不恨人类,反倒是不正常了。”

想到这里,龙皇太孙沉默起来。

封公子却是理解成了,对方要发怒了。

他挑眉看了绝无双一眼。

封绝两家,都是在西剑域惨败过一场,准备硬抗罗刹鬼宫的报复,自然而然地,就是站在了同一阵营。

以为龙皇太孙忌惮弈倾天和琴凰的联手,封公子笑道:“龙皇太孙,这个胆敢对北渚皇朝不敬的家伙,你大可以去教训。”

“至于这琴凰,就让我和绝无双,来对付好了。”

龙皇太孙莫名其妙得看了封公子一眼,没有说话。

琴凰却是冷冷一笑:“怎的?你们两个大男人,想要合伙,欺负我一个弱女子?”

封公子面色一红,张张嘴还没说话。

琴凰已经接着叫嚷起来了。

只见,她看着弈倾天半途认识的那位龙公子,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龙灵楠,你家婢女,都快要被人欺负死了!”

“你是帮!”

“还是不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