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55章 五龙爪

第555章 五龙爪

龙灵楠几人,定神再看封罗宇时,却见,对方胸口,除了一个偌大的脚印。

哪里有什么,被刀芒重创的血色痕迹?

既然没被重创,那封罗宇,你丫的,在鬼叫什么!

几人目光古怪地,看着封罗宇。

封不觉骂骂咧咧不断,却是没再对封罗宇下手下脚。

他得意一笑,看了仍旧闭目的弈倾天一眼。

心中越发确定了,自己没有得罪对方的正确决定。

弈倾天那句,“现在是真的”,可不就是,“以后就是假的”意思吗?

自以为猜出弈倾天话中含义的封不觉,小心翼翼地,放开周身防护。

金色刀芒倏忽斩落而下,击在他身上,却是,点滴痕迹都是没有留下。

这一点,愈发让封不觉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他哈哈一笑,护体罡气轰然,全部收纳入体。

封不觉,竟是一副毫无抵抗的姿态。

刀芒嗤嗤地,斩落在封不觉肉体上,却像是泥流大海一般,击不起点滴波澜。

众人对视了一眼,皆是看见,对方眼中的惊疑不定。

此地的刀芒,莫非此刻,真是假的?

龙灵楠试探性地,想要收回体外元气防御。

琴凰却是猛然抓住她的胳膊,对龙灵楠隐秘地摇了摇头。

随即,琴凰下巴又是朝着仍旧闭目的弈倾天点了点。

从十三柱被破之后,琴凰目光便是一直盯在弈倾天身上。

弈倾天如何做,她便是照搬照抄过来。

总之,一切都是力求,和弈倾天同步。

升龙道上,弈倾天能够以一式衍术,抗衡她一招。

他的衍道修为,怕是比之武道修为,只强不弱。

琴凰才不相信,弈倾天之前的鬼话。

得了琴凰的提醒,龙灵楠心中一惊,看向弈倾天时,却见,弈倾天体外元气波动,仍旧存在。

只是忽强忽弱的。弱的时候,近乎毫无防御。

强的时候,却是骇人至极。

而斩落在弈倾天身上的刀芒力量,却是亘古不变的越来越强。

龙灵楠心中明悟,传音琴凰道:“莫非,此时的刀芒攻势,不是单纯的虚,或者简单的实,而是······”

“虚实结合,真假难辨?”

琴凰嘻嘻一笑:“应该是吧。”

她看着龙灵楠,反问道:“不然,再厉害的法阵,难道还能无限制、无上限的提升攻击力?”

龙灵楠赞同地一笑。

两人一边留意着弈倾天的一举一动,一边注视着封不觉的情况。

漫天的刀芒,不断斩击而下,封不觉宛若没入金色的海洋中一般。

畅快不屑的笑意,却是不断地传出。

而就在此时,琴凰体内气息,不由自主地微微一动。

她面色微变。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紧随着,便是轰然传开。

和之前,封罗宇假象自己被刀芒斩中时,发出的鬼叫声,如出一辙。

然而,之前是假。

“怎么可能?!”

“这不是幻境吗?我怎么会受伤?!”

“怎么会受伤?!!”

封不觉嘶吼着。

身子倒退开来的同时,他前胸后背被贯穿的一道伤口,血色弥漫成血河,流淌而下。

被怒极的封不觉击飞的一道金芒,隔空一闪,留下一抹金色残影,就要消失不见。

琴凰心动一瞬。

金芒旁,一道白影,却是已然浮现而出。

随之,琴凰只看到,那道白影滞留了一息。

然后,金芒、白影便是一起消散开来。

白影再出现时,已然落在了她身旁。

现出身影的弈倾天,一言不发,单手握拳,带着无比锋锐的金戈气息,瞬息向着琴凰轰击而来。

龙灵楠心下一惊,怒意上眉间。

只是,还未待她出手。

琴凰轻喝一声,已然拍掌而出,向着弈倾天的拳头,拍击而来。

顿时,弈倾天泛着璀璨金芒的拳头,轰然一声,便是和琴凰白嫩小巧的手掌,触碰到一起。

金戈气息,轰然炸开!

弈倾天面色不变,猛然化拳为掌。

他掌心血色流淌而出的同时,一道金芒,就像是流动的水银一般。

被弈倾天一掌,拍到了琴凰的手掌心内。

琴凰心中一动,身子倒退开来的同时,体内元功,运转到极致。

手中五弦绝琴,更是化出一大半,五根红色的琴弦,像是月老的红线一般,死死地将掌心的那道金芒和自己的五指,捆缚在一起。

金芒挣扎不停,却是奈何不了琴凰的步步压逼,逐渐地,金色光华黯淡了下去。

波动渐弱,被红色琴弦一绕,化作一抹流光,没入琴凰的一根手指头内。

“琴凰,你没事吧!”

见琴凰右手被金戈气息,割裂的血肉翻开,一片狰狞,龙灵楠关心问道的同时,怒目瞪视着弈倾天。

若不是琴凰拉着,怕是,她都要直接向弈倾天动手了。

琴凰摇头笑道:“没事。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

龙灵楠放心了下来。

琴凰转头,却是朝着弈倾天道:“覆北渚,你没事吧?”

弈倾天知道,对方问得是什么,摇了摇头。

琴凰不信地,坚持道:“给我看看。”

弈倾天眉头一挑,顿了顿,在琴凰不放弃的眼神中。

弈倾天负在身后的右手,伸出,缓缓摊开。

却见,之前还是一片血色的掌心,此刻,却是光滑如初。

哪里有被金戈气息创伤的痕迹!

琴凰吃惊,不可置信道:“覆北渚,被五龙爪金戈气息创伤,你的伤势,怎么会好得这么快?”

她飞身跃到弈倾天身前,单手,向着弈倾天右手抓去。

被弈倾天一个侧身躲开。

琴凰还未开口说话,弈倾天却是淡淡道:“你觉得,为了欺骗你,我会动用精神力,施展幻境?”

琴凰尴尬一笑:“那倒不会。”

弈倾天说话前,她心中,可不就是这般想得吗?

两人说话间,其他四人,已经围了过来。

封不觉劈头盖脸地,责问道:“覆北渚,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

十三柱幻境之地,他封不觉,被自己一击的十二倍反弹重创。

如今,在这真假刀芒世界,又是毫无防备地,被一道诡异金芒再次创伤。

更加可恨的是,那道伤了他的金芒,定然是和十三柱一个等级的神兵,却是被弈倾天一个苍穹瞬抓住,交给琴凰炼化了。

来来去去的,他封不觉,一样东西没得到。

反而接连地,被重创两次。

封不觉,如何不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