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64章 只为一人

第564章 只为一人

被封不觉有些吃人的目光,盯视着,几人心中,不由都是狠狠一跳。

五大龙器已然人手一件地,被他们五人夺取了。

六人之中,也就只有封不觉一人,仍旧是毫无所获。

再加上,封家老祖宗,封侯的麒麟宫,近在眼前。

弈倾天五人哪里还不知道,对方想要的东西,就是在麒麟宫内。

他们心中这般想着的时候。

封不觉果然已经开口道:“这一路行来,老夫不辞辛苦地,护着你们五个小鬼。现在,该是你们回报我的时候了吧。”

他这话,说得理直气壮。

好似,之前五处关卡的被破,全是他一人之功一般。

弈倾天只是眉头一挑。

龙灵楠却是耐不住,对方这幅无耻模样,不由冷笑道:“这一路走来,到底是谁护着谁,大家都是有目共睹。”

“覆北渚都还没说话,你倒是抢着,先往自己身上揽功劳了?还有廉耻之心吗!”

龙灵楠不爽写在脸上。

封不觉骂了一声:“死丫头。”手臂一震,化出五道铁索,向着五人轰了过去。

弈倾天几人,脚步一闪,急忙躲避开来。

却见,攻向五人的铁索,在半空,倏忽一转。

矛头调转,尽数向着龙灵楠一人,捆绑了过去。

弈倾天几人,猝不及防之下,根本来不及救援龙灵楠。

封不觉伸手一招,已然将被俘的龙灵楠,抓到身前。

他骨刃化出,抵在龙灵楠脖子上。

看着弈倾天,封不觉道:“覆北渚,你给我过来,打开这扇大门!”

弈倾天心中一跳,面上却是冷笑道:“你让我打开这扇大门,我就该乖乖地,替你开门?”

封不觉哈哈一笑,看了龙灵楠一眼,诡异笑道:“她在手,你会乖乖替我办事的。”

弈倾天心中再惊,眼底忌惮之色闪过。

弈倾天还未说话。

封不觉已然开口,道:“从我们进入十三柱的幻境之地,到此时,这一路上,我一直有着一种怪异的感觉。”

“这种感觉摸不着,缥缈的像风一般,不可捉摸,可是、可是······”

“现在,我知道这种怪异的感觉,来自何处了!”

说到这里,封不觉兴奋得,面色都是涨红了起来。

很是有些佩服自己智慧的模样。

弈倾天仍旧是没有说话。

其他几人,倒是想要听听,封不觉的那种怪异感觉,到底是什么。

只见,封不觉抬手指了指龙灵楠,再指了指弈倾天,戏虐笑道:“我会产生怪异的感觉,一切都是源于,你对这丫头不一样的态度。”

“不一样于,你对琴凰几人的态度。”

听到这里,弈倾天缓缓地,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封不觉不是在虚张作势。

而是真正地,捏住了自己的软肋。

可是,他仍旧没有说话。

也许,因为赌不起。

所以,弈倾天的心里,还是存了一些侥幸。

而封不觉却是得意地,嘻嘻一笑:“在古林妖藤那一关,我被妖藤束缚住,元功被吞噬。”

“你们三人进来的时候,是不是看到我们三人都是昏迷了,所以,就是下意识地认为,我和封罗宇他们一样,都是元功被过度吞噬而晕了过去?”

琴凰蹙眉惊呼道:“你没晕!”

封不觉冷笑:“老夫当然没晕。那妖藤虽是厉害,但是想要吞噬我七八成的元功,少说,也要个两三日。”

“我装昏,原本是为了降低覆北渚,还有你们几个小鬼的戒心。好让你们,在这最后一关,被我所制,替我开启老祖宗的埋骨之地。”

“只是,没想到,这神来一笔,却是阴差阳错地,让老夫弄明白了,我一直以来怪异感觉的来源。”

封不觉哈哈一笑,指着弈倾天,道:“你覆北渚出现之后,第一时间就是四处搜寻,当时我还以为,你是在找我们三个,可是之后······”

“你发现我们三人之后,却只是迫不及待地,救走龙灵楠一人。”

“而我和封罗宇两人,你却是瞧都没瞧上一眼,这是为何?”

“覆北渚,你能告诉我吗!”

弈倾天沉默不语。

龙灵楠神色怪异。

琴凰却是叫道:“封不觉,单单只是凭借这一点,你就肯定,覆北渚和龙灵楠,有什么密切的关系?”

“这一路以来,覆北渚可是没少受龙灵楠的白眼啊!”

封不觉冷笑道:“若只是因为这一点,我当然不会如此莽撞地,冒着得罪覆北渚的风险,擒拿下龙灵楠。”

“你们几个还记得,龙灵楠炼化逆鳞甲的时候的情景吗?”

几人点头。

封不觉继续道:“当时,由于幻境之力阻挡,我们几人,都是不知道海底深处的情形。”

“而就在琴凰丫头耐不住性子,想要入海底,找寻龙灵楠的时候,覆北渚却是抢先一步,入了海底。”

“这又是为何?”

“琴凰和龙灵楠,虽是主仆相称,但是,我们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知道这两人是好友。”

“琴凰担忧龙灵楠的安危,乃是理所当然。”

“你覆北渚,和龙灵楠无亲无故的,为什么,比琴凰还要紧张龙灵楠?”

“而更加怪异的是,你覆北渚,深入海底没多久,龙灵楠就是转危为安,安然炼化了逆鳞甲。”

“这是不是说明,自从龙灵楠入海底的那一刻起,你覆北渚,就是一直在关注着龙灵楠的状况,随时准备着救援她!”

听封不觉这般一说,几人想想,当时的情景,还真是这样。

莫非,这覆北渚和龙灵楠,当真有着某些,不为外人知道的关系?

封不觉见弈倾天仍旧不言不语,继续道:“倒果为因,现在回头一想,有些不合理的事情,都是理所当然起来了。”

“我们一开始进入的时候,我封住了龙灵楠四人的功体,是你覆北渚,说他们还有用,不能封住他们的功体。”

“之后,我们在大漠幻境中,逐渐的失去耐心,龙灵楠顶撞我,我对她出手的时候,还是你覆北渚,突然说找出了破阵的法子。”

“再一次,吸引力我的注意力。”

“随后,你更是巧言,让我放开了,对龙灵楠四人的束缚。”

“这些事情,看起来像是,你覆北渚为了大局着想,替龙灵楠四人做的。”

“其实,这一切,你都只是为了龙灵楠一人而已!”

“只有龙灵楠一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