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69章 选择和意识争斗

第569章 选择和意识争斗

“为什么?”

琴凰呆愣地看着弈倾天,问出了这句话。

龙灵楠、龙皇太孙两人,也是错愕不解地,看着弈倾天。

弈倾天不是一直,在保护着龙灵楠吗?

为何,他舍弃了唯一的一次机会,却是没救龙灵楠。

而是救了琴凰?

弈倾天意识进入斩苍刃,正在和封侯留在里面的一道意识,抗衡着。

此刻,听到琴凰的问话,弈倾天看了几人一眼,沉沉道:“我救你,只是因为,在我眼里,你琴凰,比她南宫玲珑,更加重要。”

弈倾天这话,一说出口。

琴凰和龙灵楠两人,都是不由自主的身子一震。

一者讶异于,自己在弈倾天心中的分量。

一者却是讶异于,弈倾天居然真得知道了自己身份。

几人心绪不一。

弈倾天却是定定看着琴凰,道:“我助你,我救你,我想要的是什么,你应该已经知道。”

琴凰眼中复杂意味蔓延着,道:“我知道。”

不待弈倾天说话,琴凰已经接着道:“你若不死,那样东西,我定当亲手交到你手中。”

“你若死,那样东西,我也会交给她的。”

琴凰口中的那个“她”,指的是谁,弈倾天自然知道。

他点点头,看向了龙灵楠道:“我有一个至亲之人必须要救,而她想要醒过来,却是必须要琴凰的帮助。”

“所以,我必须要救琴凰。”

龙灵楠不知道,弈倾天为何要向自己解释,却是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弈倾天沉沉道:“即便到最后,我救不了你,有一点,我却是可以保证······”

“就算要死,我也一定会死在你前面!”

这是他自己对南宫天沐的承诺。

话音落地,弈倾天身影瞬息腾空而起。

斩苍刃内里那缕封侯意识对他的压制,已然被弈倾天湮灭开来。

一个苍穹瞬,瞬移到封侯骨的面前,弈倾天单手抓来长柄斩苍刃,倏忽一斩。

短柄斩苍刃,已然后发先至。

轰隆一声,就是斩落在封侯骨上。

顿时,璀璨的火花亮起。

刀芒再起,长柄斩苍刃,接连斩下。

挡住弈倾天轰击的,却是被封侯骨捏住的短柄斩苍刃。

封侯骨道了一句:“不自量力。”

之后,掌骨力量震动,轰击着弈倾天,不停的倒退开来。

随之,他更是随手一甩,将短柄斩苍刃砸出。

向着弈倾天轰了过去。

弈倾天脚下展开身法飘风之游,幻化出无数的残影。

短柄斩苍刃,像是匕首一般,被弈倾天长刀一卷,不停的旋转飞斩开来。

破空穿梭之力,在斩苍刃上,弥漫开来。

一瞬之间,短柄斩苍刃,已然在封侯骨上,斩击了成千上万次。

铿锵声,不停炸响起来。

封侯因为封不觉带来残缺断指的缘故,苏醒过来。

身体却是还不能大幅度地动弹。

而弈倾天,明智地舍弃了近身攻击。

只是依靠着斩苍刃,类似苍穹瞬的空间穿梭特性,对封侯骨,不断展开远程攻击。

一时间,封侯骨,宛若成了一个僵硬的靶子一般。

被弈倾天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狼狈姿态,尽显无遗。

被一个小辈如此欺辱,封侯嘶吼一声,双掌吞噬封不觉血气之力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了。

血膜震动间,封侯头颅黑色中,更是亮起了一点白芒。

在白芒出现的一刹那。

浮现在半空中,宛若无主的三大龙器,十三柱、逆鳞甲以及破妄眸。

瞬时,亮起了三色光华。

一股与白芒同样的波动,瞬息散发开来。

弈倾天暗道一声:“不好。”

黑色天幕,已然向着他席卷而来。

一眨眼的时间,天地剧烈变幻起来。

沧海桑田,人事皆非。

弈倾天看着自己身前,那道背对着自己的人影。

眼中忌惮之色,毫不掩饰。

他手中的斩苍刃,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似,未曾出现过一般。

只是,随着弈倾天心念的一动,斩苍刃又是逐渐的浮现出来。

让得弈倾天低语了一声:“意识争斗吗?”

听到弈倾天的低语,背对着弈倾天的那道人影,缓缓转过身子来了。

“是意识争斗。”

“又不是意识争斗。”

那人缓缓开口说道,话音很是熟悉。

却是没了之前那种,好似多年不曾开口说话、已经不会说话了的沙哑含糊。

弈倾天定神看向对方,道:“这就是你年轻时的模样?”

封侯点点头,叹息十足地道:“这的确,是我年轻时候的样子。不过······”

封侯看着弈倾天,又是邪邪一笑:“我相信,只要吞噬了你们几个小辈的规则之力,让我本体的规则得到修复。”

“很快,我就能变回去的。”

弈倾天闻言,了然地点了点头。

他意念落在了,自己识海中黑白双色符文锁链上。

此刻,符文锁链,正微微颤抖着。

让得包裹着符文锁链的青色薄雾,四处逸散开来。

弈倾天沉默了一会儿,抬头道:“你不仅要吞噬我们几人的功体,更是想要吞噬,我们的规则感悟。”

“也就是说,你不仅是功体被创伤了,你识海中的规则锁链,也是受创了?”

封侯奇异一笑:“你小子,对我能够吞噬别人的规则之力,好像不是很惊讶啊。”

弈倾天轻轻道了一句:“阿猫阿狗妖魔鬼怪什么的,都是见过了,碰到你这么一个老怪物,还有什么稀奇的。”

说话的时候,弈倾天手中斩苍刃,青芒微微流转开来。

封侯诧异道:“你想要对我动手?”

弈倾天反问道:“不动手,难不成,等着被你吞噬的干干净净的?”

封侯不屑道:“动手你就能赢了?”

弈倾天向前走了一步,道:“一踏入你的意识世界,你要是立刻和我动手,我还真不一定,能够胜你。”

“不过,现在嘛!呵呵!”

这句话落下,弈倾天斩苍刃上,青芒愈发的璀璨起来。

一股浓郁至极的草木之气,不可抑制地,散发出来。

映照着弈倾天看似得意的面容,愈发的,有些诡异起来。

而封侯的目光,更是被斩苍刃,紧紧锁住了。

他目中兴奋之色,闪耀着,道:“草木之体、草木之体······”

“你居然是草木之体!?”

“嗤啦!”

就在封侯这句话,落下的下一瞬。

弈倾天手中刀芒暴起,斩苍刃倏忽一闪。

草木之气,在空间化出一道碧绿的匹练。

瞬斩在封侯头顶之上。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的了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