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78章 牛马猪狗它爹

第578章 牛马猪狗它爹

笑声刺耳,耳膜像是被棒槌不停敲击的鼓面一般,上下起伏着。

封公子面色因为羞辱变得涨红至极。

他再如何的喜欢一个女子,也不能任由自己,被对方如此戏弄吧。

再度被花弄影逼得后退了一步,封公子身子还未稳住。

花弄影紧随着一掌穿叶摘花,向着他心脏拍了过来。

这一次,封公子却是没有狼狈窜逃开来。

在花弄影手掌堪堪拍到他胸口的时候,封公子体内气息骤然暴增。

锁链化出,像是蟒蛇一般,将花弄影手臂缠了个结结实实。

花弄影面色瞬息一变。

封公子冷笑道:“你以为,我的修为,还只是人皇六重天?”

“你错了!”

最后三字,还未落下。

缠绕在花弄影手臂上的锁链,尾端已然化出骨刃,向着花弄影周身穴窍,刺了过去。

显然,封公子存了封住花弄影功体的打算。

封公子得意一笑。

他抬头想要看看,花弄影慌张的美人姿态。

花弄影变色的俏脸,却是瞬息再变,笑嘻嘻道:“就凭你这点本事,也想要抓我?”

“还是乖乖给我做牛做马吧!”

话音落地,花弄影功力猛然一提。

虽然,仍旧只是处在人皇六重天。

然而,爆出的力量,却是凝实至极。

轰然一震,将封公子锁住她手臂的锁链,震得寸寸断裂的同时。

花弄影的手掌,五指并拢成鸟嘴模样。

雷霆一般,点落在封公子的心口。

顿时,封公子身子轰然一颤。

随之,身影急速倒退开来,人在半空,他嘴中,已然喷出了一口鲜血。

封公子想要钻花弄影话中的空子,以暗藏的人皇七重天修为,压制花弄影的人皇六重天修为。

却不想,花弄影对他的修为,早就是一目了然,岂能没有防备?

她最后的这一招,虽然是以人皇六重天的修为,施展出来的。

力量却是足以击败许多人皇七重天的高手。

封公子一个初入人皇七重天修者,如何能够挡得住花弄影这一招!

一招创伤封公子后,花弄影眼中狠色闪过。

得势不饶人,她手掌一旋,花雨杀,化出层层密布的花雨。,

被她拢在掌心的方寸之地,像是一条细密的龙卷风一般,摇摆着刺向了封公子。

封公子重伤之下,又是面临这一致命杀招,当下,便是骇然的面如土色。

他急呼道:“你不是说过,我若败在你手里,要我为你做牛做马吗?!”

“你为什么还要杀我!!”

封公子脸上冷汗直冒,只希望花弄影只是在和他开一个玩笑而已。

花弄影却是冷笑一声:“你既然有了给我做牛做马的心里准备,难道就没想到,作为牛马的你,会随时被我这个主人斩了?”

花弄影这句话说得讥讽意味十足。

封公子面色猛然涨红起来。

家畜养来,不就是等待着,被主人家宰杀的吗?

若是不宰杀,那还叫家畜吗?

该叫宠物了吧!

“不好!我命休矣!”

封公子心里苦恼地,道了这么一句。

他眼前便是乍然一黑。

一条黑色锁链,横空激·射而出,一叶障目,从封公子眼前穿过后。

势如破竹地,向着花弄影洞穿而出。

这一招,虽然是威风赫赫,杀意却是隐含着,没有显露出来。

显然,出招之人,因为某种原因忌惮颇多,出手也只是为了逼退花弄影而已。

可没有杀花弄影的打算。

有人出手相助。

花弄影知道自己是杀不了封公子了。

她一笑而过,倒退开来,避开锁链攻击。

她本来就没有斩杀封公子的打算,出手针对封公子,也只是想让对方丑态百出而已。

谁让封公子诅咒弈倾天死来着呐?

身子在空中稳住,花弄影还未开口说话。

一道威严的话音,已然在半空中波及开来。

却是封天下,恶人先告状,怒喝道:“姑娘,你出手就是于置小儿于死地,未免有些太狠毒了吧!”

对方没有老前辈的样子,花弄影自然不会给对方好脸色看。

她嗤笑一声,道:“我怎么对待我的牛马,还需要你管?”

“是了!”花弄影一

拍手,恍然大悟道:“这封公子是我的牛马猪狗,而你,又是封公子的父亲。”

“你说,我一个好好的人,这脑子要昏到什么样子了,才会和你这个牛马猪狗的老子讲道理。”

“还真是,对牛弹琴啊。”

花弄影拐着弯,骂封天下是畜生。

封天下如何还能忍得了。

他拍案而起,转头怒视着南宫落,道:“南宫城主,这死丫头,如此口出不逊,我实在忍不了了。”

“我出手教训她,你还要护着她吗?!”

封天下这话说得,甚是气势凛然。

南宫落面色不由一愣,疑惑道:“封家主,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何时护过这丫头?”

封天下心中一震,问道:“这丫头,不是你们南宫世家的弟子?”

南宫落哈哈一笑:“说告诉你,这丫头是我们南宫世家弟子。”

“虽说南宫世家的每个弟子,我不一定全部认识。”

“可是像这位姑娘这般优秀,又是这般、这般······调皮的女娃子,我是断然不会不认识的。”

南宫落说得斩钉截铁。

封天下面色不由一喜。

他一直不敢出手针对花弄影,可不就是忌惮着,花弄影南宫世家血脉传承者的身份吗?

眼下得到南宫落的确认,封天下心中忌惮抛开。

只觉得,压在身上的一块大石,被掀开了。

气势轰然一震,淌威压,势若风雷一般。

一荡漾开来,向着花弄影平铺了过去。

南宫落本来还想问封天下,对方为什么认定了,花弄影是他们南宫世家弟子。

只是见到封天下出手后,他愣了愣,摇摇头没再说话。

而花弄影,见到封天下不知羞地向她一个小辈出手。

她面色不由一变,嘴中骂道:“封天下,你还要脸吗!”

封天下也只是怒极,才亲自出手,眼下收招已然不合适。

他脑筋一转,冷笑道:“你这个死丫头,心肠歹毒至极,手段狠辣至极,在龙门城当着我封家众人的面,残忍杀害我封家一位人皇九重天的长老。”

“我不亲自出手对付你,难不成,还要继续置我封家长老于危险境地?”

封天下这话,说得大义凛然,一副为自家长老安危着想的模样。

花弄影却是翻了一个白眼。

她正琢磨着退路的时候。

众人环绕的那一片碧波湖,湖面却是猛然荡起了涟漪。

让得在场的高手,皆是神色一变,齐齐转头看向了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