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85章 封侯骨的归属

第585章 封侯骨的归属

弈倾天心中这般想着的时候,南宫落已然接着开口道:“只要弈倾天身在碧波城,我南宫世家就要保他不死,这是我南宫世家······”

“唯一的大小姐说的!”

“封天下,你待如何!”

这话一出,众多参与围杀弈倾天的世家众人,不由面面相觑起来。

南宫玲珑要保弈倾天,他们还能怎么样?

再说,这里是碧波城,他们南宫世家如此做,也是无可厚非。

将心比心。

要是他人随随便便地,就是在龙门城、玫瑰城、无双城大闹,封家、花家、绝家定然也是不会同意的。

然而,能够理解南宫落做法是一回事。

真要封天下就此放过,斩杀弈倾天的这个大好机会,他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不甘心的。

面色铁青着,封天下注视着南宫玲珑,道:“南宫大小姐,当真要保这个弈倾天!”

南宫玲珑没说话。

只是,她的沉默落在封天下眼里,可不就是默认了吗?

封天下眼角抽搐着,眼中满满溢出来的,尽是憋屈与怒火。

要不是南宫世家有着一个天痕巅峰的南宫苍坐镇,威慑大陆,他封天下,何至于这般忌惮一个小辈!

封天下心中嘶吼着。

在他身前,南宫落目光闪了闪,说道:“封家主,南宫世家保弈倾天,没有什么私人的原因。只是因为,弈倾天身在我碧波城而已。”

“仅此而已!”

封天下心中怒火一灭,问道:“那弈倾天,要是出了碧波城呐?”

南宫玲珑神色一急。

南宫落却是已经开口道:“弈倾天出了我的碧波城,自然就是和南宫世家再无瓜葛,封家主是杀是留,都是你们封家之事。”

“南宫落,自然不会再插手的。”

“而且,我相信,南宫老大也不会干涉你们封家的事情的。”

听到这句话,封天下的面色,总算是好看了一些。

南宫玲珑怒气冲冲地瞪着南宫落。

南宫落却是苦笑一声,手指接连在南宫玲珑身上点了几下,封住了南宫玲珑的功体。

这下子,不说她要出手帮助弈倾天,就算是行动和说话,都是受到限制。

只能像是个木偶一般,待在南宫落身边。

而封天下得到南宫落的承诺后,一转头,看了看被一个封家长老护持着的封公子。

随之,他目光冷然盯视着弈倾天,杀意溢出,道:“今日看在南宫城主的份上,我不杀你,识相的,就快快将封侯骨给我交出来!”

闻言,弈倾天冷冷一笑。

不杀他?

他封天下,能够杀的了他弈倾天吗!

“你封天下算个什么东西!封侯骨在我手里,你狗吠几句,我就该扔给你?”

众目睽睽,弈倾天却是不屑地讥讽一句。

他身旁,花弄影嘻嘻一笑,添油加醋道:“弈倾天,你还不知道吧!他家那个立志要觅封侯的宝贝儿子,和我打赌打输了,早就是我的猪狗牛马了。”

“他封天下,现在可不就是猪狗牛马的它爹吗?”

“哪里还是什么东西!”

他两人,旁若无人地说着话。

却是骇得周遭众人,心里皆是一寒。

天下间,胆敢当着封天下的面,骂对方是猪狗牛马的人,可是屈指可数啊!

有吗?

以前,众人打死了也不信,有这般胆魄之人。

今日亲眼所见,却是不得不相信了。

单单只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在场许多人羞愧的,在弈倾天花弄影两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心中微妙的羞辱之意升起的下一刹那,众人心中便是再度被幸灾乐祸的湖水溢满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说得,可不就是现在这幅情景吗?

封天下可不是什么唾面自干的老好人。

被一个毛头小子一个黄毛丫头如此羞辱,他心中杀意,前所未有地沸腾了起来。

就在他气息微微溢出的时候,一股不输于他的泰皇气势,亦是缓缓波及而来。

让得封天下心中一颤,功力如潮水一般,回收入体。

封天下没出手,却是揪着封侯骨不放,道:“弈倾天,封侯骨乃是我封家老祖封侯的遗骸,你私自夺了据为己有,不觉得有些过分吗!”

这句话说完,他不待弈倾天说话,便是转过头朝着南宫落道:“南宫城主,封天下给你面子,不刁难这个小辈了。可是······”

“在取回老祖遗骸这件事上,我封天下,绝对不能妥协。”

“南宫城主,你觉得该如何处理。”

南宫离眉头一蹙。

封天下要取回封侯骨,可不是简简单单的迎回遗骸,埋骨桑梓地。

封天下若是得了封侯骨一身精华之力,他的修为,可就是······

“南宫城主该不会,是怕我封天下得了老祖的封侯骨,会威胁到南宫家主的地位吧!”

就在南宫落心中心思荡漾的时候。

封天下有些冷笑的话音,却是轰然荡漾开来。

让得南宫落的面色,不由微微一变,急忙道:“封家主多虑了,迎接家主老祖的骸骨回族,乃是天经地义的大事,南宫落岂会做这般小人猜测,再说······”

“就算你封天下炼化了封侯骨,修为暴涨,能够胜得了我南宫落,难不成还能胜得了南宫老大!”

说到这最后一句话,南宫落面色神色一凛。

咄咄逼人的气势,骇得周围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颤。

南宫世家,其威如斯!

封天下干笑几声,附和道:“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至于,他心里是怎么想的,那可就不得而知了。

南宫落也是不以为意。

他伸手指了指弈倾天,道:“小子,封侯骨是人家封家老祖的骸骨,你还是还给人家吧。”

南宫落说话的语气,倒是挺温和的。

然而,对方开口就是让弈倾天交出封侯骨。

好似,这封侯骨,不是弈倾天夺取的。

而是南宫落的一般。

弈倾天目光冷了冷,没有动作。

而南宫落,见自己开口后,弈倾天却是如同木桩子一般。

非但,没有交出封侯骨。

反而不屑看着他。

他眉头不由一蹙,“你不愿意交出封侯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