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95章 最毒

第595章 最毒

c_t;被弈倾天功力挡住后,匕首已然大半渗入弈倾天体内,只剩下短短的刀柄残留在外。

体内宛若被腐蚀一般,传出阵阵痛觉,弈倾天一手化出草木之气按在腹部,一手持着斩苍刃,身影迅速向着后面倒退开来。

“现在才想着要走,会不会已经晚了!”

熟悉话音,落地的下一瞬。

弈倾天脚步倏忽一滞。

同时,在他身后位置,得到信号的数十人,拥着一个妖媚的‘女’子,踏着轻柔的步子,缓缓向着弈倾天而来。

弈倾天咳嗽了一声,吐出一口黑血,转身道:“是你?”

那被数十人拥着的,可不就是,当初被弈倾天救了一命的柳絮?

影家三爷影不留的妻子!

只是,相比于弈倾天第一次见到柳絮时,对方此刻的模样,却是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好似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般。

仇恨还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啊······弈倾天心中轻笑了一声。

柳絮却是见不得弈倾天这幅淡然的模样,笑道:“身陷死地,弈倾天,你还能如此平静,还真是让我惊讶啊。”

死地吗?那可不见得。弈倾天心中说了一句,没有接柳絮的话。

柳絮冷笑了一声,目光落在了弈倾天的身后。

偷袭弈倾天成功的影乐乐,看到母亲目光转来,低着头,小跑着,向着柳絮奔来。

抚了抚影乐乐的脑袋,柳絮古怪笑道:“弈倾天,被乐乐这么一个毫无修为的孩子,一招重创,你是不是很意外啊?”

这一次,弈倾天没有沉默,点点头道:“确实‘挺’意外的,不过······”

“让我更加意外的是,你这个当母亲的,为了杀我,居然会让这么一个孩子以身犯险来偷袭我。

“难道,你就不怕,我一怒之下,一掌毙了他吗?”

看了影乐乐一眼,弈倾天继续道。

闻言,柳絮咯咯地笑了起来,妖媚姿态,让得她身周几十人,皆是目光微微发愣起来。

见此,弈倾天古怪笑了一声。

柳絮笑过之后,愈发轻柔的抚了抚影乐乐的脑袋,看着弈倾天道:“你这不是没有杀他嘛!”

“再说,就算你杀了他,那又如何?”

能够让你弈倾天间接死在他手中,就算乐乐死了,那也该是虽死犹荣吧reads;!

柳絮话音落地,弈倾天心中不由一冷。

他皱眉看了柳絮一眼,没再说话,脚步一闪,弈倾天便是准备离开。

柳絮见弈倾天对她视若无睹,不由冷笑道:“当着我的面,你就想这般光明正大的离开?”

弈倾天猛回头,冷然一笑:“不然,你还能怎样?”

柳絮道了一句:“当然是杀你!”之后,她一挥手,拥着她的数十人,如鸟兽散开一般,分布在八方之地。

将弈倾天团团围绕住。

弈倾天功力运转,腹部的伤口,却是若泉涌一般,溢出黑‘色’的血液,将弈倾天的一袭白衫涂抹出条条黑斑。

弈倾天脚步一滞,抹了抹嘴角的黑血。

柳絮却是哈哈笑道:“弈倾天,你知道你是被什么重创的吗?”

“暗影刀!”

“伤你的,乃是影家镇族之宝,暗影刀!”

“被暗影刀重创的修者,四肢百骸将尽数被暗影刀气贯穿,就像是将你整个人浸在水里一般。”

“无孔不入的暗影刀气,随着你每一次的功力施展,将更加深入的侵入你的功体,直到最后将你这个人搅的稀巴拉。”

“所以,你又何必急着杀我呐?”弈倾天淡淡道:“一刀了断的报仇,岂不是最不解恨的。”

“让我被刀气折磨,痛不‘欲’生的死去,应该更加能够让你心生痛快吧。”

“不!”柳絮眼中仇恨之‘色’流淌而出,恨声道:“我不仅要让你被刀气折磨得痛苦而死,更要让你痛苦的样子,时时刻刻地落在我眼里,只有这样······”

“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弈倾天吐出:“无聊!”二字,草木之气涌入腹部伤口的同时,弈倾天脚下苍穹瞬,瞬移开来。

一个闪烁后,伴随着斩苍刃无尽刀芒的倾洒而出,弈倾天身化流光,再也看不见人影。

围攻弈倾天的数十人,修为皆是不弱,都是处在人皇后期的模样。

虽然没有被弈倾天的刀气所伤。

然而,弈倾天视若无人的脱离,也是让得在场的这数十人,脸‘色’难看地宛若锅底一般。

“家主,我们要不要继续追杀下去!”

数十人的队伍中,其中一个青年模样的修者,走了出来,向柳絮请示道。

柳絮一摆手,道:“不必了。”

“弈倾天被暗影刀重创,暗影刀更是残留在他体内,没有那几样特殊之物,就算他身怀草木之体,也是抵抗不住暗影刀刀气的侵袭的。”

“那······暗影刀不需要夺回了吗?”青年继续道。

暗影刀可是影家镇族之宝,就这般失落,好吗?

柳絮却是满不在乎地道:“一柄暗影刀,换取弈倾天的一条命······”

“值了!”

脱出柳絮布下的杀局后,弈倾天沿着一个方向奔袭了半天,这才找了个地方休息起来。

他腹部的伤口,已然有些溃烂起来。

这一路的动用功力,更是让得暗影刀的刀柄,大半都是渗入了弈倾天体内。

弈倾天尝试过,将暗影刀拔出来,却是发现,暗影刀宛若已然扎根在他体内一般。

轻轻一碰,弈倾天都能感觉到,全身血‘肉’被撕扯开来的疼痛。

感受着体内若暗流一般,汹涌流淌的暗影刀气,弈倾天心中暗暗叹息一声。

他落到现在这般境地,能怪谁?

怪自己太过心慈手软吗?弈倾天摇头苦笑一声。

弈倾天将伤势暂时压制住后,单掌伸出,化出一枚‘玉’简,‘激’发出南世家的地图。

弈倾天目光在地图之上扫视了片刻。

找到目标地后,他身影一转,循着一个方向,纵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