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03章 北渚龙珠

第603章 北渚龙珠

心中念头起伏着,这一次,穆大师看向弈倾天的目光,带上了认真的味道。

“无功不受禄。你知道,我识海受到伤势的影响而造成了魂力不济的现象,而你,又特意对症下药地拿出养魂丹。”

“想必,这和你接连两次的来到丹道联盟有关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弈倾天和他无亲无故,怎么这般关心他的伤势?

不合理的关注,定然是有所求了。

就是不知道,这样一位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丹道大师,能在自己身上图到什么。

穆大师开门见山地道出自己的疑问。

投桃报李,弈倾天自然不会拖泥带水,直接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不知道,穆大师对于经脉内异种元气的驱除,可有什么经验。”

弈倾天这个问题问出口,穆大师不由眉头一挑,有些诧异地看了弈倾天一眼。

这小子前日来我这,交换清灵圣露,莫非,就是为了驱除某人体内的异种元气?

穆大师心中存着疑问,却是暂时将其搁置在心里,将自己知道的几种法子,一一道出。

一旁,弈倾天认真听着。

在穆大师结束说话后,弈倾天方才问道:“这些法子,都是寻常法门,对我的问题,怕是没有多大的帮助。”

闻言,穆大师诧异了嗯了一声,道:“就连清灵圣露,也是不能解决你那位朋友的难题吗?”

穆大师没有在弈倾天身上,察觉到有被异种元气创伤的痕迹。

他自然而然地就是认为,弈倾天这个丹道大师,是在为别人找寻医治的法子。

弈倾天没有辩解,直接说道:“清灵圣露对我那位朋友的伤势而言,只能治标不治本。”

这下子,就连穆大师都是有些为难了。

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才说道:“就连清灵圣露都是不能解决的伤势,我提供的这几种法子,的确也是不够看。”

“想要对症下药,我还得,对你那位朋友的伤势情况,知道更多具体的信息才行。”

穆大师真诚地看着弈倾天。

他可不想,让弈倾天误解成,他想要探寻对方的隐私。

而听到穆大师这般说,弈倾天不由蹙了蹙眉。

若真是旁人受创,他还真能道出伤势情况,以求对症下药。

然而,如今受创的,是他自己。

而且,更是涉及到影家镇族之宝,暗影刀。

这要是道出了,任谁,怕是也要怀疑自己的身份了吧!

“一法通万法。你要是不方便透露的话,也可以举出一些类似的伤势。”

见弈倾天有些为难,穆大师善解人意地,提了一个建议。

弈倾天嗯了一声。类似的伤势吗?

有了!

“穆大师,若是水极体的修者,在破境的关键时刻,被人偷袭,水极体被阴邪之气污染,不知道,该如何医治。”

弈倾天说的这个人,自然就是罗刹鬼宫的鬼夜叉。

当年,她破境之刻,被阴冥王辣手偷袭,阴冥死气入体。

水极体被毁大半的同时,更是直接毁容。

鬼夜叉的这种伤势,和他被暗影刀扎根体内,倒是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嗯?水极体被阴冥死气入体?”

穆大师略显诧异地挑了挑眉,看向弈倾天的目光,惊奇之色再度浓郁了几分。

极体、佛体、道体······这些个灵体,可不是常见的存在。

这小子,居然非但遇到过水极体,而且,还是一个被阴邪之气污染的水极体,这种阅历······

可不是无名之辈该有的。

穆大师心中虽然好奇弈倾天的身份,却是没有不知趣地追问。

人人都有秘密,有时候,知道的少一些,大家才能相处的更加融洽。

“你所说的,这种水极体被创伤的伤势,已经算是异种元气入体里面最为难缠的。”

穆大师脑海中,闪过自己的丹道见识。

以他的手段,还真是没有法子治疗这种伤势。

听闻穆大师无解。

站在弈倾天身后的纪清晗,不由啊的叫了一声。

穆大师都是没法子,解决这位公子的问题,那这位公子的朋友,岂不是无救了。

弈倾天回头瞥了对方一眼,随之,看向穆大师道:“大师方才只说,几乎不可能治好,那么想来,还是有法子医治这种伤势的。”

“只是比较麻烦而已,是吗?”

暗影刀的创伤,对弈倾天而言,虽然没有严重到,性命攸关的程度。

却也是相差无几了。

若是任由暗影刀,长时间侵袭自己的功体,而弈倾天,又不能在草木经文,或者炼虚之术上更上一层楼。

最终,他怕是不死,也要废掉了。

所以,只要有一丝治愈的可能性,弈倾天都会全力以赴地去争取。

“那种法子,可不是简单地只是以麻烦就能来形容,而是,几乎不可能的······”

“登天之举。”

穆大师摇头感慨着。

在弈倾天的平淡,以及纪清晗的期待中,穆大师一字一顿道:“要化解这类扎根体内的异种元气,我所知的,只有一种方法。”

“北渚龙珠!”

北渚?龙珠?弈倾天眉头一拧。

穆大师却是接着解释起来了:“只有运转北渚龙珠,借助它的至清之力,才能消融净化功体。”

生怕弈倾天不知道,北渚龙珠是什么东西,穆大师继续说道:“咱们南世家的南宫世家,有一柄神剑赤炎的事情,你们可能都知道。”

“而与南宫世家齐名的北渚皇朝,有着一柄神剑沧澜的事情,你们这些小辈,怕是不见得晓得了。”

“而北渚龙珠,便是北渚皇朝圣地南塘溪的圣水,吸纳沧澜之力,凝结而成的。”

“因为,天生能够感应到北渚龙气的存在,所以,被北渚皇朝之人,尊称为龙珠!”

北渚龙珠······能够感应北渚龙气的存在吗?弈倾天心中自语着。

他自身血脉,便是北渚龙气的源泉,再加上,他身怀龙器斩苍刃,以及十三柱。

即便,他的血脉没有完全复苏,他的龙气之盛,却也不是普通的北渚之人,可以比拟的。

让他去夺北渚龙珠,怎么看,都是有些不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