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06章 往事父女

第606章 往事父女

火树银花不夜天,在一片一望无垠的赤色大地上,点点光辉散发着璀灿的红色光华,从地面缓缓溢出,漂浮在空中遮蔽住整个空间。

远远看过去,这个美丽的世界,被点缀着,宛若成了无尽的星河一般,绚灿无比。

此处便是,南宫世家的秘境之地。

而龙一所疑惑因何而闭关的南宫家主,南宫苍,此刻赫然现身在这里。

然而,他可不是在闭什么关。

此地。

此刻。

站在他身边的,还有另外一人

“在这里好歹也是待了十三年,没想到,才离开几年,再踏足这里,一切却都是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了。”

星屑碎舞着,花弄影伸手掬过一缕,目光幽幽,在她眼底深处,遮掩不住的感慨,流淌而出。

“有些东西,就算是过了千年、万年,都是不会发生变化的。”

南宫苍目光落在花弄影身上,道:“然而,人却是一种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的生物。”

“哦”花弄影不置可否,却是反问道:“你也会变吗”

南宫苍哈的笑了一声,“当然。”

“所以,你就再一次地带我来这里了”花弄影追问道。

明知道,她如今已经是魔,不是人,却仍旧没有杀她,而是带着她来到南宫世家的秘境之地,企图利用这里的赤炎之力,炼化自己的魔性。

这就是以往铁面无私的南宫苍,你的变化吗

南宫苍没有否认,说道:“我会不会变,最终还是要看你的变化。你变,我就变。”

“你不变,我也不会变。”

你若魔性不除,南宫苍只会是南宫苍,而不是

另一种身份。

花弄影轻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大地上飞起的火点像是萤火虫一般向着她体内钻了进去,带出的疼痛,宛若刺骨。

南宫苍看着花弄影身子微不可查的颤抖,眼波不由微微晃了晃。

“若是五年前,你没有从这里离开,也许,今天就会是另外的一种局面了。”

另外一种局面吗也许吧花弄影叹息一声。

世人都道,南宫家主,南宫苍,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然而,真正进入了世人眼中的,却是只有南宫天沐和南宫玲珑。

那最小的一个所谓儿子,在人生的最初十三年,却是只见过两个人。

一个,是她呱呱坠地时,见到的生母。

另外一个,则是让她与世隔绝长达十三年之久的父亲。

在那十三年里,她像是被世界遗弃在一个暗无天日的角落里一般,一个人默默地,品尝着自己的孤独。

因为身份尊贵,整个大陆,几乎所有人,都是知道她的存在。

然而,整个大陆,却又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

她大哥知道,他有个小弟,却是从来没有见过她的面。

她二姐知道,自己有个小弟,却不知道,那是自己的小妹。

在这片与世隔绝的世界里,她看着赤地千里,看着星光点点,看着时间流去

终于。

在度过了十三年后,她再也忍受不了只能等待着那一人来看自己的生活。

她逃出了这片,对于她而言,是囚笼的所在。

然而

“也许,当年,我若是没有任性妄为地逃出这里,今天的一切,真的会不同吧。”

花弄影感叹了一声,转过头看向南宫苍,逼问道:“可是,将一个初生的婴儿,孤单单地,置于这片焚天火地的世界中,不管不顾。”

“南宫苍,你不觉得,这是一种残忍吗”

“还是说,从我一出生的时候,你就”

“当年,我困你入秘境,只是因为,你天生就是一个魔胎”南宫苍面色生硬,直接打断了花弄影接下来的话。

“今日,我再困你入秘境,同样只是因为,你魔性难除”

冷冰冰的话音落下,南宫苍没再看着花弄影。

他伸手,向着千里赤地的远处一招。

登时,地动山摇起来。

一座山峰从大地深处破土而出后,轰然一声,就是拔地而起,呼啸着,向着南宫苍两人飞来。

“砰砰”

一峰飞来,南宫苍挥手拍出几道大手印,若雷霆一般轰击在山峰之上,震荡着整个山体不断崩碎裂解开来。

层层山石像是粘在衣服上泥块一般,裂出蜘蛛网般的裂痕后,哗啦啦地便是一块接着一块地摔落了下来。

山峰裂解,赤色的岩浆,像是埋藏在大地深处的地狱火一般,不停膨胀涌动着。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山体上下已然尽数被染成了璀璨的赤色,点点黑斑沾染在上面,却是暂时没有剥落的山石块。

而落在花弄影两人眼中的这飞来一峰,如今,已然再也没有峰的模样。

三足两耳,分明就是一方古朴的大鼎

“这是”花弄影美眸微微眯起。

“九龙离火炉。”南宫苍以为花弄影不知道大鼎的来历,接着道:“乃是我南宫世家的镇族之宝。”

当年,花弄影魔胎出世的时候,南宫苍一怒之下,就是准备将对方投入九龙离火炉,彻底炼化磨灭。

却是,被花翎梓阻止了。

南宫苍心软之下,改为将花弄影困入秘境之地。

希望通过赤炎之力长时间的慢慢浸染,磨灭掉花弄影的天生魔性。

最后,却是棋差一招。

如今,花弄影再度被他寻到,而且,花弄影修为已然无比高深。

不动用九龙离火炉,普通的法子怕是根本就是奈何不了对方了。

一念至此,南宫苍双指微曲,赤炎之力运转,在天地勾勒出一个栩栩如生的朱雀虚影的符文。

被南宫苍屈指一弹,印入花弄影的身体之中。

符文入体,花弄影面色不由一变。

南宫苍道:“这是我参悟赤炎悟出的一式封印,你魔功虽然已入化境,被赤炎封印住,在九龙离火炉内,也只能勉强自保而已。”

“你魔性何时炼化干净,我何时在放你出来。”

说完这句话,南宫苍掌气一拂,将花弄影吹入大鼎内。

随之,他手中印诀掐起,大鼎被他一掌再度轰入地底深处。

土石翻飞,在南宫苍注目之处,一句南宫苍听不到的话音,却是在花弄影心底缓缓响起。

“终究,还是来到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