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08章 忘情天刀

第608章 忘情天刀

北渚龙珠被炸飞,向着弈倾天的方向,洞穿而来。

见此,弈倾天心念一动,身影不动,沧桑的刀意,却是缓缓从他的身体中涌出。

刀意凛然,化出一圈又一圈的紫色波纹,向着八荒荡漾而去。

若年轮一般,拂过龙二四人的身体,让得对方四人的速度,越来越缓慢。

宛若,被无情时光,流逝了无数的生命力一般。

“他果真是他!!”

瞬息的刀意透体而过,龙二四人心中掩饰不住的震惊与惊骇,像是惊涛骇浪一般,一地在体内翻覆着。

几人失神的瞬间。

弈倾天刀意已然酝酿至巅峰之境,忘情一刀,倾城斩下。

天地风云,瞬时被断流两分开来,一条深邃的紫色沟壑,急速向着龙二四人蔓延而去。

眨眼之间,就是将来不及避开的四人,吞没了进去。

轰隆!一刀斩出,弈倾天不再停留,脚步轰然一跺。

被两分开来的气墙,若撕开的纸张一般,被他两手一拉一并,向着内里爆炸的漩涡,覆盖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弈倾天没再继续对龙二四人出手,身影一闪,探手便是向着北渚龙珠抓了过去。

“嗤啦!”

然而,就在弈倾天手掌堪堪触碰到北渚龙珠的时候,一道血色刀芒,却是带着至极的腐蚀之力,向着弈倾天斩来。

突如其来的刀芒,侵袭而来,弈倾天面色不由一冷。

变爪为掌的同时,斩苍刃已然在他掌心浮现而出,一刀斩出,挡住血色刀芒的同时。

短柄斩苍刃,已然破空穿梭而出,向着抓向北渚龙珠的血影刺去。

“嘿!斩苍刃吗?”

血影怪笑一声,在斩苍刃触及身体的那一刹那,身影猛然虚化起来,像是镜花水月一般,任由斩苍刃刀锋斩过。

而北渚龙珠被血影伸手拂过,一捞之后,便是不见了影子。

弈倾天讶异得嗯了一声。

“嘿嘿,斩苍刃就先寄存在你这里,日后我需要的时候,再来找你小子。”

血影一闪之后,虚化着,再也不见身影了,宛若从未出现过一般。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想当渔翁,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北渚龙珠被夺,弈倾天眼中惨白,猛然化出。

无情冷漠目光下,一道血影,像是黑夜中橘色的灯笼一般,一闪一闪地向着远处而去。

发现对方逃离的踪迹,弈倾天纵身一跃,苍穹瞬施展开来,若白色惊雷一般,向着血影追去。

“弈倾天,哪里走!”

见北渚龙珠已然被神秘人所夺,脱出忘情刀意的龙二四人,岂能再由弈倾天离开!

没了北渚龙珠,想要再次追寻到弈倾天的踪迹,不说痴心妄想,也是瞎猫捉死耗子!

所以,想要抓住弈倾天,只有这一次的机会了!

心念落下,龙二四人腰际未曾拔出的厚背刀,已然半露锋芒了。

然而,急着夺回北渚龙珠的弈倾天,岂会继续和四人纠缠下去!

在龙二四人气势还未臻至巅峰的时候,弈倾天身影不停地,向着挡在他前行之路的四人冲去。

斩苍刃在他左手浮现而出的同时,青色流光在他右掌溢出,化出神剑青玄。

“给我让开!”

左手斩苍刃,右手青玄,弈倾天一手运化忘情刀意,一手八极封天剑意冲霄爆出。

一刀一剑,交织着,斩出了最为璀璨的刀意剑意。

压迫着龙二四人手掌猛然下压,闭合刀鞘的同时,刀剑合流之招,若银河倒灌一般,直接将四人碾压着,轰然倒射而下。

像是一颗炮弹一般,向着地下山脉,贯穿而下。

四道烟尘柱子,升起的一刹那,弈倾天人影已然不见。

若流光一般,向着血影追去。

而满目疮痍的山脉之地,在烟尘消散后,缓缓的现出了四个巨大的天坑。

内里的地下水,涌出的瞬间,便是被炽热的山石煮沸开来,汩汩地冒着泡儿。

烟雾缭绕间,宛若海上仙岛一般。

“咻咻咻咻!”

四道急速的破风声,响起后,水流轰然被炸开,烟雾中,再次现出了龙二四人的身影。

“头,这下子该怎么办!”

四人环顾四周,然而,周围除了一片废墟以及遮天的水雾,哪里还能见到弈倾天人影的一角?

龙二面色有些难看起来。

这次的行动倒好,失了弈倾天的踪迹不说,就连北渚龙珠,都是丢了!

他该如何交代啊!

“还能怎么办?失了北渚龙珠,以弈倾天的速度,再加上丢了他的踪迹,我们想要追上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有先回去,和老大汇合再说吧。”

龙二有些懊恼道:“情报上只说弈倾天的修为初入人皇六重天,战力不明。这一交手,弈倾天哪里是初入人皇六重天!”

“分明,早就是步入人皇七重天的境界了!”

龙二却是不知道,弈倾天步入人皇七重天,也只是最近一次的破境而已。

在丹道联盟和穆大师虽是短短三天的相处,对于弈倾天衍道上的感悟,却是助益良多,他修为提升也是自然之事。

其他三人闻言,心中亦是微微震惊于弈倾天的手段。

他本来想说:“弈倾天这小子的。”

只是,猛然想到弈倾天可能的那个身份,大不敬的“小子”二字,又是被他吞了下去。

“弈倾天他、他会不会就是那个人的?”

龙二蹙眉道:“忘情刀意,只有那个人会,而弈倾天方才施展出的刀意,分明就是有着忘情刀意的影子在其中。”

“而且,弈倾天之前道出的那几句话,也是值得玩味。”

“什么叫做十八年前,我们没能杀死他?”

“这可不就是,说的那件事情嘛!”

“那这件事情,要不要立即上报?”龙三从腰际,摘下一颗紫色的铃铛。

龙二想了想,刚要点头答应。

一道有些戏虐的话音,却是缓缓响起了:“这个弈倾天,果真和那个人有关系吗?”

话音落地,惊雷瞬息炸响。

龙二四人猛回头间。

一人,缩地成寸。

一人,一步降临。

惊骇话音未落,铃铛声,乍然响起。

湮灭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