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11章 阴差阳错

第611章 阴差阳错

就在封公子大肆抽取着,封罗宇体内封侯骨的时候。网值得您收藏。。

一点璀璨的白芒,却是在花凌峰、封天下看不见的所在,缓缓地,亮起在封罗宇的识海中了。

无形的波动,顺着这点白芒,缓缓扩散开来。

眨眼时间,便是波及到封公子身体上,波及到他们两人体外的气流护罩之上。

花凌峰还未察觉到不对。

一股,比之封公子运转残缺饕鬄功法,更为强烈的吸力,便是从封罗宇身体上,轰然传来。

拉扯着封公子的身体成了破布袋一般,向着封罗宇体内,缩去的同时,封公子的识海,更是被扯出了一条细线。

蜿蜒若蚯蚓一般,激射到封公子眉心处。

顿时,白芒骤然一亮。

封公子的识海,就像是破洞的气球一般,急速的骤缩了下去。

只是一瞬时间,封公子的气息,已然快要消失不见了。

而此刻,花凌峰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

他轻喝一声,功力再提,抵挡住那股磨灭一切的吞噬之力后。

双掌更是直接轰然拍出,抵在了封公子的背心。

“护心轮”

花凌峰一声低喝,双掌按落之处,一道青色圆轮,骤然浮现而出。

若烙印一般,刻在了封公子的背心之处。

被花凌峰一掌按落,纳入封公子体内,企图护住对方心脉。

护心轮入体,封公子被莫名吞噬之力化纳的速度,骤然弱减了下来。

花凌峰轻松一口气,刚要收回掌印。

暗藏在封公子体内的那一道惨绿色,却是宛若恶狗见到骨头一般,顺着护心轮的气息感应。

直线洞穿入花凌峰双掌,没入有些猝不及防的花凌峰体内。

“噗”

异样存在入体,花凌峰的面色,瞬时惨绿起来,张嘴,便是喷出了一口浓绿的血液。

“花兄,你、你如何了”

一旁,一直在焦急等待的封天下,眼见花凌峰莫名受伤,心中不由一疙瘩,急忙上前一步,准备搀扶住对方。

然而,迎接他的,却是滔天一掌。

砰地一声震飞封天下后,花凌峰犹自气喘吁吁,怒不可遏地吼道:“封天下,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我好心好意助你医治你儿,你却是暗施毒手,暗算于我”

“你如此欺我,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砰”

话音落地,冲霄杀意,瞬时,遮蔽住了整个密室。

压得大地向下塌陷开来的同时,花凌峰更是怒然一掌,直接拍出。

轰击在了,温玉床榻上的封公子两人身体上。

“噗”

一声炸响后,整个温玉床榻,在封天下一声凄厉的:“不要”中,瞬时,灰飞烟灭开来。

其上的封公子两人,更是直接被炸成了一摊肉泥。

只剩下,一具泛着冷芒的幽黑骨架,被摔在了地面上,白芒微微闪过。

“花凌峰,你胆敢如此对我”

亲儿在自己的眼前,被别人一掌磨灭的死无葬身之地,封天下不再追问缘由。

翻掌之间,黑色星河锁链,瞬时,窜动起来。

若黑色惊雷一般,向着花凌峰洞穿而去。

“花解语”

“花雨杀”

花凌峰怒然一摘胸口玫瑰花,化出花解语的同时。

花家绝学瞬息幻化出无尽的花海,层层螺旋着,轰向了封天下。

这两人,一者怒于对方的欺骗、对自己暗施毒手。

一者怒于对方不分青红皂白、对亲儿痛下杀手。

出手之后,愈发怒极之下,更是不再留情。

星河锁链和花解语轰撞在一起的下一刹那,一股毁天灭地的洪流,,顿时爆炸出来,向着天地四方,翻覆而出。

整个密室,还来不及发出牙酸的吱呀声,便是整个儿的被磨灭成虚无。

以着两人极招对撞之地,更是深深塌陷出了一个几十丈深的巨大坑洞。

泉水汩汩冒出的下一刻,便是被气浪翻飞着,轰出了大坑。

“噗”

被极招之力波及,花凌峰顿时再吐一口浓绿淤血。

见此,封天下心中杀机再升。

一声轻喝后,封天下体外飞舞的星河锁链,化出一根长枪,势若雷霆般,爆射而出。

杀招再至,花凌峰暗暗压制住体内伤势的蔓延,花解语横挡而出。

剑身巧力挡住枪芒后,花凌峰再度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却是倒射而出。

借着星河锁链之力,轰进土层之中,瞬息间,便是没了身影。

“想走给我死来”

见花凌峰没了身影,封天下仍旧有些不甘。

体外化出层层星河锁链,若炮弹一般,不断地向着大地深处轰炸而去。

土石翻飞之间,又是一片满目疮痍。

“家主,北渚来了一位客人,已经等了你三天了,你要不要见一见。”

南宫苍刚出了秘境不久,南宫落便是登门而来。

“哦北渚的客人嘛”南宫苍好似仍旧再想着其他事情。

自语着重复了一遍后,他才说道:“麒麟宫的事情,你是如何处理的”

这个关头,北渚来人南世家,为的自然只有这些事情了。

南宫落回道:“麒麟宫,我做主,交还给北渚皇朝了。”

南宫苍嗯了一声,点点头,又道:“那弈倾天和玲珑的事情呐”

南宫落冷哼道:“弈倾天极力维护花弄影那个魔女,和对方狼狈为奸,在碧波城,又是斩杀四大家族无数门人。”

“封、花、绝三家少主,在他手中,更是落得个一死、一废、一伤的下场。”

“这样人魔不分、背叛人族之人,就算北渚皇朝的人不捉拿他,我南世家也饶不了他。”

闻言,南宫苍点点头,没有说话。

南宫落接着道:“至于玲珑,逆鳞甲既然被她收服,那自然是她的私人财产。不过”

逆鳞甲,总归是北渚失落的五大龙器之一,南宫玲珑若是据为己有,总是有些麻烦的。

南宫落话没说出口。

南宫苍却是知道对方的意思了,轻笑道:“玲珑的事情,自有我处理。现在,我们还是去见一见那位北渚的客人吧。”

南宫苍没说如何处理逆鳞甲的事情。

南宫落却是松了口气。

南宫苍说会处理,这件事自然就是没有问题可言了。

就在两人准备赶往大厅的时候。

一个南宫弟子,却是急匆匆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