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13章 入彀

第613章 入彀

弈倾天再进朱雀城的时候,明显地察觉到了城内气氛的不对。

好似一夜之间,城内居民醒来后就是发现天塌了一般,草木皆兵的肃杀气息充斥着朱雀城的每一个角落。

弈倾天心里有些猜测的同时,又是有些疑惑不解。

就算封天下意外中毒的事情宣扬开来,也不该造成这般影响吧。

“老弟,你跑哪里去了?”

弈倾天带着疑问才走进丹道联盟,穆大师有些焦急的话音便是在他耳边响起。

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穆大师,弈倾天回了一句:“只是出城,回之前落脚的所在取了一些东西。”

之后,他紧接着问道:“穆大师,我不在的这断时间内,城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修者都有储物的虚空戒,对弈倾天的说辞,穆大师虽然有些奇怪却是没有多问。

他回道:“老弟啊!你不在的这断时间里,朱雀城可算是翻天了······”

穆大师将花凌峰帮助封天下医治封公子,反被毒素侵染,导至两家绝裂一事。

以及,南宫世家广招天下医师,为花凌峰解毒等事。

向弈倾天一一说了一遍。

听后,弈倾天面上微露诧异之色,心里却是泛起了一丝古怪意味。

他在清灵圣露内,暗藏无常形之毒,本是打算用来对付封天下。

却是没想到,最终,没能毒到封天下,中招之人反而成了花家家主花凌峰。

还真是够阴差阳错的啊!

不过,花馫在碧波城阻击他,如今间接地因为弈倾天,而导致花凌峰落到这个下场,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想起穆大师提及的另外一件事,弈倾天有些诧异地问了一句:“北渚几人被杀,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自认自己刀剑合流之招威能不弱,却也不至于一招之下就能秒杀龙二四人吧!

穆大师说道:“谁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呐?不过,据说北渚四人被杀后,他们身上的北渚龙珠也是同时消失了。”

“所以,大家都在猜测,杀人凶手之所以杀人,所图的,便是北渚龙珠。”

听到这里,弈倾天不由微微蹙眉起来。

北渚龙珠现在就在他身上,所以,杀人者不大可能,是为了北渚龙珠杀人。

亦或者,杀人者在斩杀北渚那四人后,才发现他们身上没有北渚龙珠?

弈倾天心中存在疑惑,半响没有说话。

穆大师请他随着丹道联盟的几位大师一同前往南宫世家,借着替花凌峰治伤的机会,增增见识,弈倾天心中有了安排,委婉的拒绝了。

穆大师也没见怪,只当弈倾天性格孤僻不喜欢和人接触而已。

而等到穆大师随着几位白发老者离开后,弈倾天脚步一转,亦是向着外头走去。

无常形之毒本是天魔一族的奇毒,随着诛魔圣战的结束,各大魔神或被斩杀或被镇压,这种奇毒,便也是逐渐地绝迹天痕大陆了。

以南宫世家为首组建的丹道联盟,虽说实力不弱,在丹道一途也是有着不凡建树,然而,当他们面对这种失传已久的奇毒的时候,未免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他们就连花凌峰所中的是何种毒素都是不知道,又谈何解毒?

“姑父,这些个大师,都是奈何不了我父亲身上的奇毒,您老人家真有法子吗?”

一批批应招而来的医师车水马龙地被引进来送出去,然而,花凌峰身上的伤势却是丝毫不见好转的迹象。

就算南宫苍保证有人能替花凌峰解毒,花馫心中难免还是有些担忧起来。

闻言,南宫苍哈的一笑一声,道:“侄儿放心就是,若是我估计的不差,早则今日,晚则明日,那个能解你父亲之毒的人,就会来我南宫世家。”

南宫苍说得信誓旦旦。

花馫眼中虽是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怀疑之色,却是没敢问出口。

然而南宫苍身边的南宫玲珑却是没有花馫的顾忌,直接问道:“父亲,您老人家又不是普算子,难不成也能掐指一算?”

南宫玲珑口中的普算子乃是天痕大陆的一位奇人,能知过去,晓未来,是一个比之前任缥缈雪峰峰主还要来的厉害的人物。

被南宫玲珑调侃着,南宫苍不以为怒,笑道:“在别的事情上,为父还真自认,没有普算子那般神通广大的本事,不过,在这个人身上,我还真是有着这样的本领。”

南宫玲珑还想从南宫苍口中探出一些消息。

就在此时。

一个南宫世家弟子急急而来,高兴道:“家主,门外有一人揭了榜,说能够解花老爷身上的毒······”

“哼!之前来得那些个奇人异士,哪个在诊治之前不是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能够解毒?”南宫玲珑听这些类似的话,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

花馫也是不再抱多大的希望了。

“可是、可是,花老爷近日的一些症状,那人可是说得一清二楚,就像是亲眼见过一般。”

报信的南宫弟子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

闻言,南宫玲珑张嘴便是准备反驳:“榜单上一切都是写的清清楚楚的,谁不知道症状!”

南宫苍却是轻嗯了一声,问道:“你说,花老爷最近的一些病症,那人也是说得一清二楚?”

报信的南宫弟子点点头。

南宫玲珑花馫两人反应过来的同时。

南宫苍已然笑道:“玲珑,为父没有骗你吧。那个能够医治花兄的人,已经来了。”

话音甫一落下,一袭白衣已然缓缓现出。

南宫玲珑几人望过去,来人却是一个手执蒲扇,仙风道骨的白衣白发青年。

“嗯?就是你自称能够解我父亲所中之毒?”

来人虽是华发丛生,然而看面容却是年纪不大,整个丹道联盟都是不能奈何的奇毒,这样的人却是能够解开,花馫心里着实有些不信。

“正是在下。”青年点头笑道。

花馫上前一步,逼问道:“你若是解不了呐?”

青年道:“解不了就解不了,还能怎么办?”

不以为意的话音落下,花馫怒上眉间,多日以来一直压抑的怒火轰然一下就是要爆发出来了。

南宫苍却是微微皱眉地定住花馫,看向青年道:“这位公子既然敢进我南宫世家的大门,想必是一定有把握解毒的,不是吗?”

青年笑道:“先看看吧。”

南宫苍伸手一引,青年随着几人踏入花凌峰的客房内,他身后,南宫玲珑微微蹙眉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起来。

几人进入病房后,围在床榻四周的几位白发老者赶忙站起身,向着南宫苍施礼。

而几人目光向着床榻移去,映入他们眼帘的花凌峰,红润的面容,已然惨绿地放佛能够滴出水来了一般。

显然毒素已然深入骨髓。

见此,青年轻轻嗯了一声,却是没有动作。

花馫不耐烦道:“能不能治,你倒是说句话啊!嗯什么嗯!”

南宫苍一皱眉,呵斥道:“不得无礼。”

青年蒲扇轻摇,又是嗯了一声。

南宫苍还未说话,一旁的南宫玲珑突然道:“大师的这声嗯可是表示着大师有把握医治我舅舅?”

青年道:“花家主所中何毒,我已然瞧出,和我猜测的一般无二。不过,要想医治,还得具体看过之后才能下判断。”

南宫玲珑沉思不语。

丹道联盟的几位大佬,已然怒道:“黄毛小儿胆敢如此大放厥词!”

这奇毒,他们还没能瞧出个名堂,这陌生小子却是直接道他能够解毒了!

这、这是在侮辱他们的智商吗!

青年轻轻一笑,不以为意。

南宫苍道:“还请大师为花兄医治。”

“好吧。”青年应了一句,他手中青色蒲扇倏忽一旋,激射出九根尖细的青色丝线,嗤啦一声便是扎入了花凌峰的九大主脉内。

花馫吓得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旁边不满南宫苍如此礼遇一个黄毛小儿企图看青年笑话的几位丹道联盟大佬,在青年九针射出的下一瞬,皆是不可抑制地惊呼起来:“天玄九针!”

南宫玲珑花馫两人还不知道这四字意味着什么。南宫苍却是面容一动,大有深意地看了青年一眼。

施针的青年闻言,心中亦是微微一动。

他还真不知道这门针术的名头,不过,看这个老丹师的反应,这天玄九针,怕是来历不凡啊。

“本来只是为了装装样子,这才用出了无情的医术,却是没想到······唉!但愿不要再引起什么麻烦才好。”

青年心中这般想着,九根细长的丝线已然被他蒲扇一摇,收了回来。

见他诊断结束,南宫玲珑急急问道:“如何?”

丹道联盟的几位丹道大师也是有些期待地看着弈倾天。

与其说他们是在等待着弈倾天肯定的答复,倒不如说他们是在期待亲眼见证天玄九针的神奇。

几人心中所想,青年却是没在意,他措词道:“花家主所中之毒,实乃一种罕见至极的奇毒,据我所知,应该早就是失传天痕了。没想到,此生还有幸见到,真是足矣。”

“到底是何毒!你倒是快说啊!”一位老丹师催促道。

“不知道,你们可曾听说过,当初祸乱天痕的一位用毒圣手的魔神?”青年眯眼,还是再回忆着看过的一些典籍。

一位丹师愣了一愣,“用毒圣手的魔神······”

“可是被人族前辈斩杀的那位毒魔神!”

他这一惊呼,其他听过毒魔神名头的人,都是面色微微变化起来。

“毒魔神、毒魔神,你的意思是······花家主所中之毒乃是无常形之毒!”

说起毒魔神,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当年他屠戮众生所用的招牌奇毒无常形之毒。

“是了!我还道,什么样的奇毒,有着这种诡异的特性。原来,是无常形之毒,毒无常形往高处流。”

“这也是花家主接触到封公子后,被无声无息施毒,而我们接触花家主后,却是没事的缘故。”

几人都是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看向青年的目光,带上了一丝惊奇之色。

而见到几位丹道大师都是认可了青年的诊断,花馫一改态度,谦卑地道:“大师既然能够诊断出毒素来历,那么想来,大师一定也能够解毒了。”

青年嗯了一声,道:“解毒的话,以花家主如今中毒的情况而言,我倒是有着五成的把握,不过······”

“不过什么!”花馫急急问道。

“既然有五成把握成功,自然也是有着五成可能失败。”青年缓缓道。

就在花馫变色的时候。

青年却是紧接着道:“想要提高解毒成功率,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条件。”

这一次,不待花馫问话。

南宫苍已然道:“大师需要什么条件。”这句话还是一直含在他喉咙中,等着对方问出口一般。

青年心中微微一跳,看了南宫苍一眼,道:“天下间,邪秽之物,大多都是为火极之力所克,而火极之力中最为突出的,便是要数南宫世家的朱雀赤炎······”

“你想要入我南宫世家的秘境之地,借助赤炎之力替花兄解毒?”南宫苍面上神色不动。

青年点点头,“有南宫世家秘境之地的特殊环境相助,我解毒的成功率将大大提升,不说百分之百,却也是有着百分之九十的把握。”

“姑父,您老······”花馫生怕南宫苍不答应放外人进入南宫世家秘境之地。

然而,在青年话音落地的下一瞬,南宫苍话音已然响起:“既然大师要求进南宫世家的秘境之地,为了花兄的伤势,南宫苍岂有不答应之理。”

“明日,我们就一道入秘境吧。”

南宫苍答应地太过爽快,青年心中再度一跳,骑虎难下,他也只能道:“那我今日就准备准备,明日再来南宫世家了。”

“哎,大师仗义出手,南宫苍岂能还劳烦大师处理这些琐碎的小事,关于医治过程的一些准备,就让我南宫世家的弟子去做吧。大师今日就好好休息一番,养精蓄锐。”

闻言,青年眼角一跳。

不妙感觉升起的同时,他只能道:“南宫家主盛情,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南宫苍早就是知道我会来?疑问在他心底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