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17章 人魔双脉

第617章 人魔双脉

“给我去死吧!”

“嗤啦!”

一声快意中带着遮掩不住的狰狞话音响起后,弈倾天顿时感觉胸口一疼,一道显目的剑尖透体而出,在他胸口出露出大半截闪亮的剑身。

却是趁着弈倾天和南宫玲珑两人交战之际,一直守株待兔,背后偷袭弈倾天的花馫,一剑洞开了弈倾天的胸口。

“噗!”

剑气在体内四处蹿升开来,弈倾天抑制不住,张嘴便是喷出了一口鲜血。

然而,他后退之势没有停下半分,被花解语贯穿的胸口,直接顶在了剑柄之处。

“抓住你了!”

后背直接转入花馫怀中的时候,弈倾天反手一掌,势若雷霆般,按在了花馫脑壳上。

像是揉捏橡皮泥一般,五指直接深深陷入对方的天灵盖。

让得花馫刺骨惨叫的同时,不可置信的惊呼声,亦是从他嘴中惊叫而出。

“你怎么可能没事?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经搅碎你的经脉了、明明······”

“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吗?下地狱后,再去问封公子吧!”

杀意蹿升,弈倾天一掌起风雷,猛然下压,宏大的气劲,瞬时,自花馫头顶贯穿而下,弥漫全身。

“咔嚓!咔嚓!”

“噗嗤!噗嗤!”

筋骨断裂声、血柱喷洒声,同时不断地响起。

弈倾天一声沉喝,震出体内花解语的同时,返身便是一脚猛然踹出,将生死不知的花馫,宛若破麻袋一般踢飞。

“噗!”

击退花馫,弈倾天体内伤势牵动,张嘴又是喷出一口血来。

而就在此时,鼎内花弄影、南宫苍两人之间的交战,已然进展到如火如荼之势。

人之脉被完全压制的花弄影,已然收起朱雀紫炎之力,纯粹的天魔气,若黑夜一般,不断的与朱雀赤炎之力轰撞在一起。

南宫苍想要通过花弄影魔功修为的高低,判断一些事情。

所以,虽然很是愤怒花弄影的行为,他却是没有失去理智,一招镇压花弄影,功力始终维持着比花弄影高上那么一线。

在南宫苍掌下苦苦支撑的花弄影,知晓自己依然无法顺利脱困。

“幽魔闪!”现在弈倾天身侧后,她一手团出一缕赤红,弹进弈倾天体内,同时,低喝一声:“快走!”

“你呐?”弈倾天目光一凝。

“南宫苍不会杀我的!”花弄影急速地道了一句。

怕弈倾天不相信,花弄影直接道:“我本名南宫紫影!”

弈倾天心头因为这句话轰然一荡,往昔许多的记忆,像是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他却是已然来不及细想了。

“你小心了!”

深深地看了花弄影一眼,弈倾天转身瞬移开来,向着九龙离火炉外而去。

花弄影仰头看了一眼,再低下头时,邪魅魔纹在她眉间眼角浮现而出。

天相九柳更是直接长在了她的背后,幻化出黑色妖媚羽翼的同时,一柳宛若护甲一般,护在了花弄影肩胛两侧。

形态大变,花弄影魔威再涨,天魔气自异空间急急蹿升而出,涌入她的体内。

“无赦天魔!”

无赦天魔!

天魔无赦!

无赦的乃是苍生,行杀戮的乃是天魔!

随着花弄影冷然话音的落地,一股灭绝苍生的滔天魔意,汇聚成一道庞然法印,无赦镇压向急追而出的南宫苍。

感受着这股无赦的气息,陌生中带着熟悉的景象,不由在南宫苍脑海中泛起。

“这就是命吗?这就是······我南宫苍的命吗?”

想起妻子花翎梓的那番意外遭遇,想起自己的无奈,南宫苍不由仰天长啸起来。

“人非人!”

“魔非魔!”

“人之脉!”

“魔之脉!”

“天生魔胎!”

“后天双脉!”

“这便是你给我出的选择题吗?!”

十八年来一直活在挣扎中,南宫苍今日才发现,自己所面临的抉择,远远不是自己所想象的。

情绪激荡着,他努力压制的气息,顿时不受控制,像是洪涛一般,向着天地八荒宣泄出去了。

江河翻覆,南宫苍无双气势顺着鼎盖向着外界宣泄了出去,顺带着将花弄影几人一起冲击而起,高高抛出了九龙离火炉。

“一步错,步步错!或许,当年,我就不该让你出生的!”

南宫苍身影浮现长空,一步一踏,缓缓走向了花弄影。

至强的规则之力,在南宫苍周身隐隐间化出了另外一个世界,直接碾压向了花弄影。

世界之力轰击而来,花弄影身后天相九柳宛若手臂环绕一般,在她身前化出一个巨大的宛若黑色骨架构建而成的蚕茧,抗衡着南宫苍所带来的压力。

“噗!”体内再度受创,花弄影却是倔强地冷冷看着南宫苍。

状态同样好不到哪里去的南宫玲珑,听到南宫苍有些诡异的话音,不由问道:“父亲,她到底是谁?”

心中莫名的有些不好的预感升起,南宫玲珑以前一直期待的某件事情,此刻,却是成了她心中最不想被验证的事实。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因为某些人的期待而改变。

看了南宫玲珑一眼,南宫苍轻声道:“以前,你不是一直就很想找回你那个失落的小弟吗?她······”

“不可能!”南宫苍话音未落,南宫玲珑已然有些失控地尖叫起来了。

这个魔女怎么可能是她、是她的小弟?!

这怎么可能?!

“你明明就是说过,我有一个小弟的,怎么会是一个小妹呐?怎么······”

南宫玲珑不愿相信。

然而,真相却是宛若青天白日一般,摆在了她的眼前。

花弄影不仅会花家的武学,更是会南宫世家的几大绝学。

更加重要的是,她的血脉之力,就是南宫世家朱雀赤炎的变异体,和南宫天沐一般无二的朱雀紫炎。

这一切的一切,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她的身份吗?

小弟也好,小妹也罢,南宫玲珑此刻已然不在乎,她在乎的只有一点,这个人、这个是她的亲人的人,为什么会是花弄影?

为什么独独是她!